財經 北京新浪網 福立旺IPO:3C產品依賴蘋果,研發費用是否達到科創板標準?

福立旺IPO:3C產品依賴蘋果,研發費用是否達到科創板標準?

來源:金色光

福立旺精密機電(中國)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簡稱「福立旺」)主要從事精密金屬零部件的研發、製造和銷售,主要為3C、汽車、電動工具等下游應用行業的客戶提供精密金屬零部件產品。目前,公司正在衝刺科創板IPO。

3C類精密零部件收入靠蘋果

業績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福立旺實現營業收入2.70億元、2.91億元、4.43億元、2.00億元;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4775.26萬元、4927.63萬元、1.07億元、4451.04萬元。公司經營成長性看似不錯。

報告期內,福立旺主營業務收入主要來源於3C類精密零部件、汽車類精密零部件及電動工具精密零部件,這三類精密零部件收入合計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90.16%、86.43%、89.75%及87.78%。其中,3C類精密零部件收入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38.81%、29.88%、50.69%、48.31%,是公司重要業務。

而據招股書顯示,福立旺於2017年度獲得終端品牌蘋果公司的供應商資格認證,為其提供精密金屬零部件的開發,此外,公司還通過獲取富士康、莫仕、正崴、易力聲等廠商的訂單,最終將產品應用於蘋果公司的產品。

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福立旺最終應用於蘋果公司產品的3C類精密零部件產品營業收入占公司3C類精密零部件產品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0.04%、64.63%、75.24%及71.90%,佔比頗高,福立旺的3C類精密零部件對蘋果公司已經存在一定依賴。

此外,報告期各期末,福立旺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1.16億元、1.35億元、2.41億元、1.79億元,2017年—2019年末應收賬款賬面餘額占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42.76%、46.38%、54.40%,應收賬款大幅增加。不僅如此,公司的逾期情況也愈發嚴重,報告期各期末,福立旺應收賬款逾期金額分別為2133.29萬元、3000.58萬元、4569.58萬元、4346.73萬元,應收賬款逾期金額佔比分別為18.46%、22.21%、18.95%、24.34%。

此外,福立旺通過收購強芯科技,於2018年新增金剛母線產品,主要用於光伏行業矽片的切割,擴張了產品類型。但是由於該收購,公司形成商譽2810.27萬元,2019年末,強芯科技形成的商譽就減值223.33萬元。收購次年就計提減值,這筆的收購是否如願以償?更值得注意的是,福立旺在招股書中表示,若未來光伏行業建設規模不及預期,產業政策等外部因素髮生重大不利變化,或強芯科技不能保持產品的市場競爭力,收購強芯科技形成的商譽存在進一步減值的風險。

大客戶銷售是否依賴關聯關係?

根據招股說明書,福立旺的部分董事、高管、核心技術人員曾在上海立滬五金彈簧有限公司任職,立滬彈簧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的洪水錦曾100%控制的企業,該公司2017年6月已被註銷,註銷後,福立旺承接了立滬彈簧19名員工,主要為管理部、財務部、採購部、品保部及生產部人員,與這些人員均重新簽署了勞動合約,並為其繳納社會保險、住房公積金等。那麼,此前立滬彈簧是否獨立存在?這些員工是否此前實際已經在為福立旺工作呢?

而合眾機電(崑山)有限公司(公司簡稱:合眾機電)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的許惠鈞曾控制並擔任董事的企業,公司董事洪水錦也曾出任該公司董事、監事,福立旺現任的監事會主席、汽車事業處處長耿紅紅也曾經任合眾機電採購課長,職工代表監事鄭秋英曾任合眾機電會計。此外,合眾機電的郵箱域名也與福立旺相同,都是freewon.com.cn。另據福立旺精密機電(中國)有限公司與李某成勞動爭議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2010年5月李某成勞動關係由合眾機電轉入到福立旺,福立旺為何會從合眾機電轉入員工?是否存在員工共用的情況?合眾機電此前是否也和立滬彈簧存在一樣的問題呢?

此外,另一個需要警惕的是公司第一大客戶銷售在2018年的下滑情況。報告內,福立旺的第一大客戶均為富士康,對其主要銷售產品為3C類精密金屬零部件(最終客戶為蘋果公司),2017年至2019年整體銷售收入分別為5583.54萬元、4099.06萬元、5914.66萬元,占該公司3C類零部件收入的比重分別為53.31%、47.94%、26.51%,而值得注意的是,福立旺的原副總經理詹佳彬親屬擔任富士康(崑山)電腦接插件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新海洋精密組件(江西)有限公司董事長。此外,富士康(崑山)電腦接插件有限公司持有富鼎精密工業(鄭州)有限公司75%股權,因此,福立旺與上述三家公司構成關聯關係。然而,詹佳彬於2018年4月離職,其親屬也已於2018年5月離職富士康(崑山)電腦接插件有限公司,於2018年10月離職新海洋精密組件(江西)有限公司。那麼,2018年福立旺與富士康業務量下滑明顯,是否與此有關?公司銷售是否依賴了這種關聯關係?

研發費用達到科創板要求了嗎?

科創板公司非常重視研發。研發人員方面,2017年到2020年6月末,福立旺員工總人數分別為838人、867人、1067人、980人。截至2020年 6 月30日,本科及以上的人數41人,佔比4.18%。而按照員工專業結構劃分,福立旺共有技術人員130人,即使上述本科及以上41人,全部是技術人員,但佔比也只有31.54%。公司技術人員學歷似乎偏低,是否存在將非研發人員歸集到研發人員的情況?

再看研發費用,2017-2019年,福立旺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327.18萬元、1923.45萬元和2189.08萬元;研發費用率分別為4.91%、6.6%和4.94%,低於同行業可比公司。以2019年數據為例,同行業上市公司研發費用率的平均數為6.53%,中位數為7.15%,均高於福立旺的研發費用率4.94%。

對於研發費用較低的現狀,福立旺表示,公司的主要研發人員深耕精密金屬零部件製造行業多年,對各項生產工藝及主要材料性能有較為深刻地理解,因此公司研發投入相對較少,研發費用率也略低。

福立旺還在招股書中稱,公司符合科創板科創屬性認定要求。在有關研發投入方面聲稱「公司最近三年累計研發費用占累計營業收入的比例為 5.41%」,但根據證監會3月20日發佈的《科創屬性評價指引(試行)》,符合標準的科創企業在研發方面的認定標準為「最近三年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 5%以上,或最近三年研發投入金額累計在 6000 萬元以上」。

福立旺最近三年中有兩年的研發費用佔比不足5%,累計研發費用三年研發投入總計金額僅為5439.71萬,不足6000萬元。那麼,福立旺研發費用是否達標?公司2018年和2019年研發費用相對2017年大幅增長,是否調節了研發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