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有人可以先看到底牌嗎?長春高新是否信披違規

有人可以先看到底牌嗎?長春高新是否信披違規

  9月14日,醫藥大白馬長春高新跌停,原因是,一份關於上市公司股東與某基金公司一對一交流的會談紀要流傳於市面。

  會談紀要顯示,部分城市營銷模式還是有問題,三季度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這是歷史首次出現的,之前善於做線下活動,今年疫情影響線下活動受限。同時,由於需要交稅10億,年底還會做減持。

  會談紀要顯示,北上廣大城市疫情影響大,外地患者減少,醫生去外地支援,8月短暫的放開了一段時間,但是到8月下旬因為開學原因又不能動了。其他城市營銷模式方面,內部還是有些問題,三季度銷售情況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也是歷史首次。之前善於做線下活動,但今年線下活動受限。

  紀要還顯示目前公司產品覆蓋率還是太低,所以生長激素還有巨大潛力。今年浙江、重慶有 20-30%增長,之前這些地方已經算所有地區覆蓋比較多的地區,浙江覆蓋到縣了,重慶覆蓋率也算深的。但是很多地方一個省會城市1、2家醫院佔全省70-80%的收入,其中2、3個客戶占這家醫院的60-70%,這些地方覆蓋率不夠。

  在問及新產品布局時,紀要顯示,4-5年內會有新一批的競爭對手陸續上市,未來用藥人群也會增多,增多以後消費者心態會變化,對價格會比較敏感,一個產品做大以後,不能靠高價形成壁壘。

  公司這幾年研發佈局不夠,之前金賽沒有真正做過創新藥,之前的創新是圍繞患者去改善他的臨床用藥體驗。金賽靠生長激素一個產品可以滿足長期發展,一是兒童用藥時長增加,二是成人市場拓展,現在已經開始做成人的覆蓋,以及大齡備孕。在一個產品上面不斷更新換代,金賽之前做的不錯。金賽聚焦自己的核心優勢,類似於諾和諾德。

  從這兩年開始,長春高新布局產品線圍繞在原創創新開始做突破,不止有生長激素,儘管生長激素本身仍有創新空間。二是聚焦身高問題,女性性成熟平均早1年,男性骨齡成熟晚1年,按照這個思路,以後可以從推後骨齡成熟入手。此外,兒童長高還和營養相關,公司最近也找到了一個從營養角度促進長高的產品。

  在問及生長激素未來的價格體系時,紀要顯示,生長激素本身還有創新空間,4-5年內會有新一批的競爭對手會陸續上市,未來用藥人群也會增多,增多以後消費者心態會變化,對價格會比較敏感,一個產品做大以後,不能靠高價形成壁壘。未來生長激素核心優勢是覆蓋,覆蓋率很深,產品價格會在合適的時候下降,降低利潤率,能更好的抵禦競爭對手,把患者數大幅提升。5年生長激素目標200億,目標50W-100W使用人群。未來長效可能會降到水針的價格,覆蓋人群增加4-5倍。

  在談到減持計劃時,紀要顯示,年底會做減持,因為要交稅 10 個億,減持以後未來還是核心股東,未來也會全心投入到金賽上。

  受此紀要影響,當天長春高新放量跌停,尤其是下午封死跌停。作為機構最為重倉的醫藥股之一,此事對市場情緒的殺傷性很大。

  可能是為了消除影響,今日長春高新迅速發佈業績預告以「救場」:業績預告顯示公司前三季度凈利潤同比增長75%-85%,盈利21.7億-22.95億。

  事實上,公司的暴跌無論是因為下調業績預期、市場預期太滿導致很好的業績也依然不及預期、巨額的減持還是宏觀經濟復甦背景下基金抱團的瓦解,其實這些都不重要,問題是,為什麼市場上可以有一部分機構可以提前知道公司的業績和減持計劃?如果有部分人可以提前看到業績「底牌」,那麼吳敬璉老先生所說的中國股市「賭場論」是不是依然沒有改觀?

  信息披露作為監管工作的核心,信息披露是體現資本市場「公開、公平、公正」這三公原則的一項重要內容。公司一旦選擇上市成為公眾公司,首先就要接受信息披露這一義務或約束,除了按照《證券法》及相關規定完整按時發佈公開信息,上市公司發生可能對其股票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而投資者尚未得知的重大事件時,也應當立即向所有投資者公開披露信息,並不得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

  中國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規定:信息披露義務人應當同時向所有投資者公開披露信息。作為投資者判斷投資價值的信息保障制度, 信息披露制度被稱為證券市場的核心制度, 是證券監管制度的基石。

  上市公司有義務和責任遵循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公平的原則,主動披露有關信息,以便幫助投資者了解公司的生產經營等情況。也正是通過這些基本信息,建立起投資者與作為投資標的的上市公司的樸素聯繫,並由此直接影響投資者的買賣決策。

  因而,這一系列信息發佈務必及時、真實和客觀,不能具有選擇性,以免對投資者的投資決策產生誤導。

  而如果重要經營信息可以提前告知部分機構、有人可以提前看到經營業績的「底牌」,那麼自然可以提前行動起來,比如昨日長春高新已經暴跌的股價就是證明,而普通中小投資者只能今天才能看到長春高新的「業績預告」,如果普通中小投資者處於這種信息劣勢,那麼投資者保護可能只是一句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