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21深度丨國泰君安3年黑馬換下10年老將,90后當策略首席,本屆首席會太年輕了嗎?

21深度丨國泰君安3年黑馬換下10年老將,90后當策略首席,本屆首席會太年輕了嗎?

原標題:21深度丨國泰君安3年黑馬換下10年老將,90後當策略首席,本屆首席會太年輕了嗎?

券商研究所的90後首席越來越多了。

近日,滬上研究大所國泰君安策略首席李少君離職,換上92年出生、從業僅3年的策略首席陳顯順,在業內又引起一波關注。

年紀輕輕步入首席、年薪百萬觸手可得……對稍早或同時期入行的同行來說,令人艷羡,又有點扎心。尤其是對同行80後來說,一股「前浪被後浪拍死在沙灘上」的失落感撲面而來。

不僅扎心,更讓人焦慮。

不過,冷靜之後,又要從兩方面看待這件事:一方面,這些年輕的首席們的確非常優秀,同時抓住了好的機遇,讓人羡慕;另一方面,則是年輕人上崗,各有各的因由,比如說目前市場上打上「90後」標籤的首席幾乎都出現在策略、銀行組,這些表面共性亦有其背後共性。

陳顯順3年從業即升策略首席

前任從業逾10年

陳顯順最近升任國泰君安研究所策略首席,這位出生於1992年的分析師,據媒體報導,是2016年正式入職國泰君安,著手策略研究。

從公開信息來看,陳顯順本科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2015年保研至清華大學,並於同年進入國泰君安從事紡服行業研究的實習。

不過,由於陳顯順在證券業協會上顯示的是2017年9月加入國泰君安,也即意味著,2016年的時候陳顯順可能還是一枚策略組的實習生。如果按照協會登記的2017年來算入職,陳顯順作為正式研究員在國泰君安工作的時間不過3年。

這與已在證券業從業10年的前任李少君形成鮮明的對比。

在中國人民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的李少君,第一份工作是中國工商銀行總行,擔任宏觀經濟研究員。2011年,李少君加入民生證券,一開始只是研究銀行業和金融業,對宏觀經濟和政策的分析均有關注,之後才逐漸開始了他的策略研究生涯,並在民生證券做到了首席策略分析師、研究院副院長。

2017年3月,李少君加入國泰君安證券,擔任首席策略分析師,並先後兼任所長助理、副所長。半年後的秋天,後生陳顯順正式入職策略團隊。

3年後,年輕人陳顯順接任了首席策略分析師的職位,而李少君去了國泰君安資管。不過,具體在國君資管負責什麼業務,目前尚未明確。

先後在兩個研究所擔任策略首席的李少君,同時兼任研究所副所長,帶有上一個時代宏觀研究員和策略研究員身上共同顯著的印記——有不少人此前在央行、四大行總行、相關政府部門或研究院任職,後來「下海」來到了券商,他們往往被認為對政策和宏觀,有更好的理解和把握。

新生代的陳顯順顯然沒有這樣的「印記」,甚至還帶點紡服行業分析師「半路出家」的味道。

「90後」策略首席會太年輕嗎?

1990年出生的人,到現在已經30歲了。看客們會說,這已是而立之年,30歲人群是這個社會生產力的中流砥柱。

但看客們往往忘記,作於春秋時期的《論語》,那時候還沒有K12教育,還沒有K12結束之後的本碩博教育。

「30而立」的年代,勞動者們從小就進入社會學習實踐經驗,而現在,漫長的教育時間使得年輕人在事業上有所建樹的年齡普遍後移。

策略研究領域分析師年輕化是不是好事?可能有人不認為是好事。

2014年,一家券商和一家媒體先後發表了《策略分析師之死》和《策略分析師會不會死?》,爭論有關策略研究的事,在行業中引起一片圍觀。

《策略分析師會不會死?》的作者彼時提出,策略研究其實主要是兩方面:宏觀策略和博弈策略。前者偏向賣方角色,講究一呼百應,後者偏向買方視角,講究實操和有效。宏觀策略追求傳播,博弈策略追求賺錢。

如果是這個思路,也即意味著,左有各家券商資歷深厚的宏觀經濟學家、右要洞悉各家大機構的資金管理者,這對年輕的策略首席來說,要做出出彩的研究成果,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有業內人士點評,美國市場上,類似策略首席的分析師,大都資歷深厚,與各家買方機構都建立了多年的聯繫,中國市場年輕化的趨勢未必好。

《策略分析師之死》的作者則認為,由於2010年左右,伴隨經濟的上升,自上而下的研究在業內非常盛行。而隨著經濟走向下坡,業內開始強調自下而上的研究。

「策略研究如果要延伸到行業和主題的層面去,那麼與行業分析師相比,又存在什麼優勢呢?直接把行業研究的團隊做專做強不就好了嗎?」作者的觀點稱。

這個思路對年輕的策略首席又是一個挑戰——如何能比行業首席更了解、更能見微知著地「預測」市場?

「90後」首席:常見於中小券商、銀行策略組

「90後」首席在業內並不多見,這才會被大家關注。公開消息中關注較多的,分別有:

張宇,1991年出生,任安信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2015年在國泰君安開啟職業生涯,2018年入職安信證券。

梁鳳潔,1994年出生,任浙商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2018年秋天入職國泰君安,隨後在2020年2月轉投浙商證券。成為目前為止行業中「最年輕的銀行首席」。

劉高暢,1990年出生,任國盛證券計算機首席分析師。2016年在申銀萬國證券開始職業生涯,2018年入職國盛證券。

張啟堯,1992年出生,任國盛證券策略首席分析師。2014年入職興業證券,2018年轉投國盛證券。

早在2018年初,方正證券在內部提出要「培養90後首席」,以進一步明晰梯隊建設的目標。

但上述年輕的首席們,存在一定的共性,這是讓外部吃瓜群眾不必過於焦慮的原因——這些年輕的首席們不僅具備實力,某種程度上,他們也因為環境的變化在做一些選擇,而這些選擇,可能不是行業中大多數人的主流選擇。

1) 入職於中小券商發力期

除了陳顯順是在大研究所國泰君安成為首席,其餘幾位受到業內關注的「90後首席」均在小券商任職,並且入職的時間節點是小券商研究所準備發力、招兵買馬試圖崛起的時刻。

最典型的是國盛證券。

2017年12月,原中泰證券研究所負責人楊濤宣布從中泰證券離職,加入國盛證券,並擔任研究所所長。此後的2018年,是國盛證券招兵買馬、努力向頭部躋身的一年。

「90後」首席劉高暢和張啟堯也是2018年加入了國盛證券。

楊濤帶領下的國盛證券的確取得了不錯的成績——2017年,國盛證券的分倉傭金在行業中排名77位;2018年,國盛證券一舉上升到第33位;2019年,國盛證券則衝到了行業第16位。

此外,在國泰君安呆了僅一年的梁鳳潔,2020年初加入了浙商證券,也正值浙商證券發力的時間節點。

2019年末,原國泰君安副所長邱冠華離職,宣布加入浙商證券,並擔任所長,隨後開始了浙商證券「再出發」的建設之路,從外部多方挖取人才。

雖然梁鳳潔在入職之初就打上了「最年輕的銀行首席」的印記,但實際上,彼時浙商證券銀行組只有一個研究員——首席和「小弟」是一個人,這意味著,首席和「小弟」的活兒都要干。

是否要在年輕的時候加入一個搭新團隊的券商?這個問題和「剛畢業要去創業公司還是大平台?」幾乎是同一個問題。

對於上述話題的結論,長久以來都是見仁見智。畢竟,在證券行業,中小券商研究所試圖發力崛起,但最終敗北的案例不少。

只是從事後結果來看,加入國盛證券的年輕人選對了方向。

而目前的浙商證券,部分業內人士同樣給予了厚望——據傳聞,浙江省試圖傾斜資源打造出知名券商,而選中的標的不是財通證券,而是浙商證券。

2) 為什麼是策略和銀行組?

上述提及的5位年輕首席,除了劉高暢在計算機行業,另外4位分析師分別在策略組和銀行組。

策略組和銀行組有其能容納年輕首席的特性。

前面提到的2014年的有關「策略分析師會不會死」的爭論,至少顯示出策略研究,作為一個團隊,在整個研究所的架構中有其尷尬的地位——或者與行業研究重疊(自下而上尋找主題)、或者與宏觀研究重疊(自上而下判斷周期)、或者與金融工程重疊(市場交易數據判斷博弈)——重疊,即意味著策略組的職能,可以被其他組部分地「替代」。

此外,為了保證研究所觀點的統一性,如果針對一個事件的解讀和另一個組不一樣,那麼該以哪個組的結論為準?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問題,而這些問題易將策略團隊的職能弱化,也即更易容納年輕的、帶領團隊的首席。

銀行組存在和上述策略組類似的「替代性」問題。由於銀行和宏觀經濟密切相關,所以在有些機構里,會存在「銀行地產」研究員,兩個行業一把抓。

而這些部分職能的可替代性,正是其能夠容納年輕首席的關鍵。

(作者:王媛媛 編輯: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