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90后」成首席:券商研究所分析師年輕化透露這些原因

「90后」成首席:券商研究所分析師年輕化透露這些原因

  原標題:「90後」成首席:券商研究所分析師年輕化透露出這些原因

  日前,1992年出生的國泰君安分析師陳顯順被提拔為首席策略分析師的新聞刷屏,算上他,目前公開報導的「90後」券商首席分析師已有5位。

  「券商研究所分析師群體正趨於年輕化。」上述現象引發行業如是討論。澎湃新聞記者採訪多位行業分析師了解到,年輕化勢頭確有加強,這與券商研究業務現狀以及行業整體的變化不無關係。

  一面是行業的擴容,一面是資深人才的流失,券商「90後」首席頻現,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這一群體的生存狀態。

  「90後」首席又添一位

  9月10日,原國泰君安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師李少君卸任,由「90後」陳顯順接棒。陳顯順1992年出生,年僅28歲, 2016年入職國泰君安研究所策略組,僅四年就升任策略首席。

  加上生於1991年得安信證券銀行首席張宇、「 94後」浙商證券銀行首席梁鳳潔、國盛證券生於1990年的計算機首席分析師劉高暢以及1992年出生的首席策略分析師張啟堯,目前公開報導中「90後」首席軍團已至五位。

  事實上,每有一位「90後」首席出現,都能引得市場驚嘆。畢竟在以研究為核心競爭力的分析師群體里,資歷是很重要的標準。

  「10年以上的從業經歷成為首席是行業默認的標準。」有券商分析師直言,認為年限不長的沒有足夠的產業經驗和人脈圈積累,不足以深入行業。

  不過也有人認為這不是問題。「看機遇,4-7年可以成就一個首席。」一家中型券商分析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你別忘了,『90後』最大的也有30歲了,從業也有六七年了。肯定是有些長處才能當上首席。」

  另一方面,「分析師是極耗體力的工作,需要調研寫報告,改模型、路演,到了一定年紀不一定幹得動。」某券商研究服務業的分析師告訴澎湃新聞。

  「不得不承認這個行業有些經驗和資源的積累需要時間,但也有很多年輕人比老人做得好得多,因為市場不斷在變化,有些老人對市場變化感覺鈍化了。」上海一家不願具名的券商分析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比如,此前廣為流傳的《單身經濟崛起,消費新勢力抬頭》《「他經濟」真的就不如「她經濟」?——被忽視的男性消費》等令人耳目一新的券商研報,多為90後分析師對新經濟的描述。

  此次陳顯順任國泰君安策略首席,國泰君安研究所所長黃燕銘就直言陳顯順是其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年輕是他的資本,專注是他的標籤。恰如後浪,奔涌而來」,黃燕銘說。

  陳顯順也在日前發文表示,成為首席後,「如何帶好一個團隊?這問題我近來苦思無果,前日幸得師父點醒:一切福田,不離方寸。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以最真誠的心,對待研究,對待他人,對待自己。」

  年輕化趨勢明顯?

  實際上,分析師首席的年輕化,與整個券商研究行業的變化不無關係。

  首先,券商布局研究業務的增多了。2015-2019年,證券業協會註冊登記全國分析師人數分別為2278、2460、2663、2985和3382,規模不斷增長。

  從同比增長情況來看,排名靠前的均是中小券商,但大多都是從零起步,發力研究業務。換言之,分析師人數的擴容,主要來源於中小券商研究業務的發力。

  對此,《新財富》認為,中小券商布局研究所的背後,是資本市場生態正在發生變化。科創板的實踐表明,註冊制下各方博弈的關鍵在於合理定價,而定價能力在於研究能力,研究對於券商的引領和拉動作用將越來越大。

  另一個原因是,「頭部效應強的情況下,中小券商想要做出成績做出特色來,最快最見效的突破口是研究,因為研究業務主要靠人,砸錢挖十幾個分析師,寫報告做研究,很快就能在市場上打出聲量,從而把券商品牌做起來,帶動其他業務。」上海一不願具名券商分析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相較而言,做別的業務就沒那麼容易了,比如投行,「投行的人既要有企業資源,又要有政府、監管層的關係,這很難的。」該分析師表示。

  這也就衍生了一個現象:研究所分析師流動較大,一些資歷深的去到別的券商當首席,導致有些券商分析師團隊青黃不接。

  而從行業本身來說,資深的分析師知名度上去後,會有其他變現手段,有的會轉到買方,或上市公司、一級市場,券商內部因此也就要補充更多年輕的血液。

  所以一定程度上,「券商分析師的年輕化趨勢是必然的。「有券商分析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目前整個券商研究板塊是存量市場,競爭激烈,傭金收入總量下降,價之對腦力體力要求較高,行業很難留住資深的分析師,干十幾年以上的已經很少。

  再說,「年輕人有槓桿紅利」,該分析師稱,資深分析師的用工成本高,而年輕人便宜,研究所的一些案頭研究工作並不需太多經驗。

  不過,有券商分析師坦言,當前國內培養年輕分析師的路徑有待改進。「海外有些分析師前兩年是不停在家拆模型、寫報告、調研企業,絕不會去接觸客戶,但國內分析師對考核更急切,很早讓你去接觸客戶,做服務,就變得追逐熱點,很浮躁,這樣怎麼做深度研究呢。」某不願具名的券商分析師對澎湃新聞記者說。

  其原因一些中小券商缺乏長期培養人才的機制,不願意承擔人才的成長成本。「很多年輕的分析師時間就這樣被耽誤了。」該分析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