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蒙草生態業績下降股價卻大漲 財務困境不解業績反轉難

蒙草生態業績下降股價卻大漲 財務困境不解業績反轉難

  過去三年表現低迷的環保板塊近日卻表現強勢,頻頻領漲A股,尤其是環保工程板塊常常站在「C位」,吸引資金搶籌。而作為環保工程板塊一員的蒙草生態也成了二級市場的「香餑餑   」,8月3日至9月15日收盤漲幅高達76.49%,其中9月9日一度漲至6.5元,相比8月3日漲幅高達126.67%。

  從二級市場的炒作邏輯來看,環保工程的上漲受益於基本面和政策面的雙重驅動,一方面環保板塊整體估值偏低,但基本面確實有明顯回暖跡象。另一方面政策上,環保工程不但受益於新基建,還受益於政策法規的不斷完善,近期消息面又吹起暖風,這進一步打開了環保工程板塊的成長空間。還有就是不少環保企業國資進入後,融資能力得到了極大加強,有利於行業整合和業績提升。

  具體到蒙草生態,政策驅動作為外在影響因素利好的是整個環保工程行業,不過能否從政策紅利中分一杯羹以及分多少,最終還是取決於蒙草生態的基本面。

  H1營收凈利雙降 業績高度依賴內蒙地區

  從公司介紹來看,蒙草生態秉承「尊重生態、師法自然」的理念,提供因地制宜的解決方案,推廣「種質資源」和應用「生態數據」,是環境治理修復的科技型企業。

  2020年H1,蒙草生態實現營業收入9.06億元,同比下降30.0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189萬元,同比下降25.47%;扣非後歸母凈利潤為3284.10萬元,同比下降45.99%。上半年的蒙草生態營收、凈利雙雙下降,並沒有迎來業績反轉。

  分季度來看,2020年Q1、Q2蒙草生態分別實現1.87 億元、7.19億元收入,同比變動分別為-58.82%、-14.57%;歸母凈利分別為-1669.11萬元、7857.77萬元,   同比變動分別為-180.55%、26.10%。相比於一季度,蒙草生態二季度無論是營收還是凈利都在回暖。

  對於一季度虧損原因,蒙草生態稱主要原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公司工程施工項目春節後無法正常開工,導致Q1營業收入及凈利潤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實際上,蒙草生態自2018年就開始進入了業績下滑期,2018年至今無論是營收還是凈利都在連續下降。

  結合行業特性和解釋原因來看,蒙草生態屬於生態環保和環境治理業,業務涉及生態環保及生態景觀等工程施工內容,工程施工業務一般存在建設周期長、前期工程施工墊款較多,而後期工程結算回款慢的特點。

  2018年,隨著資管新規徵求意見開啟新一輪監管序幕,國家降槓桿等一系列政策出台,同時財政部出台 92 號文對 PPP項目進行規範清理,銀行等金融機構對 PPP 項目的融資政策趨於謹慎,PPP項目融資持續收緊,行業經歷了資金危機。

  雖然2019年PPP監管政策重點開始轉變,PPP 政策出台的重點從風險防控逐步轉變為對 PPP項目標準化、規範化的把控,並且國家出台資本金新規,規定專項債可以直接用作項目資本金,能夠更好的提升企業現金流,降低槓桿和風險。

  不過無論是2018年、2019年年報還是2020年半年報,蒙草生態披露一直在調整業務規模,這也導致了蒙草生態收入的連續下滑。

  對此有業內人士評價,隨著國家對PPP項目的收緊,蒙草生態資金承壓。而蒙草生態的業務又屬於資金密集型,同時由於項目周期長,資金的充裕程度直接決定了項目進度和規模。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資金不足才是蒙草生態收入萎縮的主因。

  值得一提的是,從2020年半年報披露的營收明細來看,蒙草生態無論是營收結構還是毛利貢獻,內蒙古自治區都佔據著絕對地位。而一旦脫離內蒙地區,蒙草生態不僅營收降幅更大,而且毛利率還是-10.12%,顯然內蒙之外的項目整體處於入不敷出的虧損狀態。這也反映出蒙草生態過度依賴內蒙地區,存在市場過度集中的風險。

  新訂單同比下降70.53% 財務困境不解業績反轉難

  隨著政策和融資環境的好轉,沉寂三年的環保股重新獲得市場青睞,身處其中的蒙草生態是否也能如市場預期一般,一改2018年至今的業績頹勢,迎來業績反轉呢?

  要想回答這個問題,或許涉及多個因素,不過具體到財務情況,能否獲得訂單以及能否將訂單成功轉化為業績或許是更為直接和重要的因素。

  首先看新簽訂單情況,蒙草生態2020年半年報披露,報告期內,公司新簽訂工程建設合約(含中標通知書和框架協議)30份,合約金額36283.75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0.53%;簽訂設計合約60份,合約金額2615.01萬元;簽訂苗木銷售合約13份,合約金額323.25萬元;簽訂技術服務合約2份,合約金額12.26萬元。

  從新簽訂單情況來看,無論是蒙草生態主動還是被動,項目儲備依然不容樂觀。

  除了項目儲備,如何把項目成功落地或許更為重要。而結合前文所述,蒙草生態收入萎縮更多是受困於資金不足,這個除了融資環境收緊影響,蒙草生態自身資金困難也佔據很大原因。

  從獲取資金的能力來看,可以分為正常的經營回款和外部融資(包括債務和權益融資)。最直接先看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2015-2019年和2020年H1分別為0.85億元、1.06億元、4.20億元、-18.72億元、-4.42億元和-8.96億元,自2018年連續大幅流出,累計凈流出高達25.99億元,顯然蒙草生態難以依靠正常經營來回血。

  由於正常的經營回款受阻,為了獲取資金,蒙草生態也是不斷的提高財務槓桿。從資產負債率來看,2015-2019年分別為51.2%、56.19%、68.55%、71.23%和66.96%,2019年負債率的下降得益於完成了8億元的優先股的發行,而截至2020年H1資產負債率依然高達65.10%。

  不斷提高槓桿,尤其是增加有息負債的融資方式,自然會導致還本付息壓力的不斷增大。

  近幾年財務費用占營收的比重也是不斷提高,2017年為2.55%,2018年快速提升到5.31%,2019年再度提高到9.48%,2020年H1更是高達12.39%。2017-2019年及2020年H1的財務費用分別為1.4億元、2.03億元、2.70億元和1.12億元,分別是同期歸母凈利的16.65%、99.60%、443.35%和181.37%。

  截至2020年H1蒙草生態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僅1.27億元,而一年內到期的有息負債則高達24.12億元,債務缺口非常大。

  對於蒙草生態來說,一方面正常經營不能帶來正向現金流,另一方面項目又需要不斷投入資金,更快的增長以及更大的規模意味著更大的資金缺口。雖然蒙草生態不斷通過定增、優先股、應收款轉讓來獲取現金流,但如果融資流入難以覆蓋掉資金消耗,只會進一步放大槓桿。如此一來,不僅不能帶來業績反轉,甚至還會陷入更大的財務困局。(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逆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