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疫情中離婚率飆升 奢侈品巨頭LVMH和蒂芙尼也陷入「分手混戰」

疫情中離婚率飆升 奢侈品巨頭LVMH和蒂芙尼也陷入「分手混戰」

  原標題:疫情中離婚率飆升,奢侈品巨頭LVMH和蒂芙尼也因160億美元陷入「分手混戰」|海外頭條

  來源:創業邦

  編者按:本文為創業邦原創報導,作者若卡,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由於疫情造成的隔離,終日居家的夫妻矛盾大增,很多國家的離婚率出現了飆升。

  現在,這一趨勢似乎正在向商業領域蔓延。

  去年11月,LVMH(Louis Williams酩軒集團)向美國珠寶商蒂芙尼(Tiffany & Co.)「求婚」,嫁妝是160億美元。

  這是奢侈品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交易。

  行業普遍認為,兩家聯姻不僅將壯大LVMH的品牌陣容,也將使蒂芙尼走出低谷。不出所料,蒂芙尼答應了。

  每個人都認為這是天作之合。

  當時,LVMH總裁兼CEOBell納·阿爾諾(Bernard Arnault) 曾慷慨激昂地表示,他對蒂芙尼無比尊敬,認為它那麼浪漫,是全球公認的愛的象徵,並承諾要確保這家珠寶商在未來幾個世紀蓬勃發展。

  只不過,九個月過去了,現在LVMH反悔了。

  本期推介the Startup的文章《LVMH和蒂芙尼的分手混戰》(LVMH and Tiffany & Co.』s Messy Breakup),作者Annia Mirza。

  今年5月,媒體紛紛報導說,由於疫情,LVMH打算重新審視它與蒂芙尼的交易。

  因此,LVMH上周宣布由於一連串事件,它無法繼續完成交易,也就不讓人奇怪了。

  除了新冠疫情,LVMH還拿出一張不尋常的王牌。

  這家奢侈品巨頭表示,由於美國威脅對法國產品徵收貿易關稅,已收到法國政府的一封信,要求LVMH推遲交易。

  今年早些時候,法國對數字公司實施了一項有爭議的「科技稅」,對谷歌、Facebook和亞馬遜等美國科技巨頭的打擊最大。

  為此,美國今年7月有針對性地宣布將對25%的法國產品徵收關稅。

  LVMH解釋說,這封信是一項政府命令,公司別無選擇只能遵守。

  蒂芙尼的代表只看了幾分鐘信的翻譯版本,還被禁止拍照。

  但是,作者認為這只是一個障眼法。

  其實數月來,LVMH一直在尋找從這筆交易中脫身的方法。

  阿爾諾因其咄咄逼人的商業策略而被稱為「披著羊皮的狼」,人們普遍猜測,可能是他要求政府提供幫助的。

  當然LVMH堅稱這些指控毫無道理,但這並不是阿爾諾第一次捲入奢侈品大戰。

  2017年,LVMH威脅要突然發起對愛馬仕的敵意收購,而愛馬仕是一個以其緊密的家族控制傳統而自豪的品牌。

  20年前,Gucci也曾因竭力擺脫阿爾諾的掠奪性收購而登上過類似的頭條。

  儘管兩起收購都沒有成功,但它們為阿爾諾贏得了戰略大師的名號。

  然而,LVMH算盤打得響,蒂芙尼卻拒絕離婚,立即前往特拉華州法院對LVMH提起訴訟。

  其董事長羅傑·法拉赫(Roger Farah)表示,法國政府的這封信不能為打破一份有約束力的合約提供法律依據,LVMH未能讓蒂芙尼參與與政府的談判,違反了其在合並協議中的諮詢義務,並沒有其他法國公司收到過敦促其「捍衛國家利益」的類似信函,這表明LVMH有問題。

  法拉在同一份新聞稿中進一步指責阿爾諾在收購過程中拖拖拉拉,蒂芙尼確信,LVMH試圖利用任何可能的手段,以避免按協議條款完成交易。

  受到蒂芙尼指控的冒犯,LVMH也不甘落後,準備發動一場法律戰。

  這家奢侈品巨頭在9月10日發佈了一份聲明,稱蒂芙尼的訴訟顯然早有準備,這證明了蒂芙尼在與LVMH的關係中不誠實。

  LVMH對蒂芙尼的財務狀況進行了披露,隨後宣布,蒂芙尼在2020年的業績非常令人失望,明顯低於LVMH集團的同類品牌。

  它還質疑蒂芙尼的管理層和董事應對新冠危機的處理方式,特別是在蒂芙尼虧損的時候發放股息的決定。

  LVMH正試圖援引合並協議中的「重大不利影響」(「MAE」)條款,MAE的一項條款規定,如果情況發生重大變化,導致目標公司的價值下降,買方可以被允許終止擬議中的交易。

  截至7月31日,蒂芙尼的全球銷售額下降了29%。

  如果LVMH能夠證明,這種低迷的財務表現構成了企業環境的重大變化,並降低了公司的價值,那麼它就可以在幾乎沒有任何影響的情況下退出這筆交易。

  作者表示,沒人知道誰會在這場混戰中勝利。

  今年5月,私募基金Sycamore Partners和維多利亞秘密也有過類似的分手經歷。

  前者想從收購這家內衣品牌55%的股份的交易中退出,也把協議中的MAE條款當作救星。

  Sycamore辯稱,該協議要求維密按照正常業務流程運營,但維密沒有做到這一點,而是關閉了門店,讓員工暫時休假,並拖欠了租金。

  作為回應,維密的母公司L Brands指出,在簽訂收購協議時,疫情已經出現。

  因此,雙方已經同意,與疫情相關的事務不適用MAE條款。

  最終,Sycamore和Victoria Secret同意「共同終止」收購。

  但作者指出,這起類似的案例並沒有絕對的參考價值,當LVMH和蒂芙尼之間的收購宣布時,疫情並不存在,才就MAE條款是否有效各執一詞。

  LVMH和蒂芙尼可能也會握手言和,共同終止交易。

  或者,LVMH可以利用這場法律戰作為藉口,壓低160億美元的收購價格。

  鑒於阿爾諾對長期戰略的偏好,這很有可能。

  這起奢侈品行業內的爭論結果非常重要,它將使人們明白,一場公共衛生危機是否會成為影響商業既定協議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