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天山生物「爆炒天團」都有誰?私募澤盈投資員工只有5人

天山生物「爆炒天團」都有誰?私募澤盈投資員工只有5人

原標題:天山生物「爆炒天團」都有誰?私募澤盈投資員工只有5人 來源:新浪財經

復牌之後,會一地雞毛嗎?

這家上市公司背後的資金推手們,若隱若現。

最近, 天山生物 (300313.SZ)火了,引爆一場低價股炒作「歪風」,最終引來監管注意,從9月9日停牌核查至今。

翻查最新重倉機構名單,一家名為「澤盈投資」的私募基金映入眼帘。

看到這家機構名字,是否很眼熟?

頗有點「澤熙投資」兄弟般的感覺?但這家機構並沒有徐翔式的領軍人物,一切都是個迷,但疑點叢生。

天山生物現象

9月8日晚間,天山生物、 豫金剛石 和 長方集團 三家創業板公司同時發佈停牌公告,因股票異常波動,公司將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三隻個股也於9月9日同時停牌。

天山生物更成為近一個月的創業板「巨星」公司。

自2020年8月19日至9月8日,天山生物累計漲幅高達494.51%,累計換手率為283.71%,期間5次觸及股票交易異常波動,1次觸及股票交易嚴重異常波動。

天山生物遭到各路不明資金「圍攻」後,帶動了整個創業板低價股的飛奔!

更有報導稱,深交所正全面排查天山生物等公司的交易情況,發現有些交易可能涉嫌新型股價操縱。

神秘私募「遙控」?

一提到妖股,總少補了私募基金的身影。

天山生物的重倉機構中,果然有一家私募機構。

天山生物半年報披露,前十大股東有個持有機構來自同一家投資公司「北京澤盈投資有限公司」。

一提到含有「澤」字的私募機構,想必投資者都會心裏一顫。

大機率會想到澤熙投資的徐翔,他一度被封為「股神」,但操縱市場的血腥慘烈程度,只有那些不幸被收割的股民有切身體會。

「澤」指水或水草積聚的低洼的地方,後引申指土壤中的水分,又引申指雨露,因雨水能滋養萬物,由此引申出恩澤、恩惠。

但「澤」系私募,真得能夠滋養萬物嗎?

恐怕不是!

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公式信息,能夠找到澤盈投資的蛛絲馬跡。

從成立時間,明顯看出這家私募在2015年A股股災前成立,但目前全職員工人數只有5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靜蕊成立私募前,在一家汽車銷售公司擔任財務總監;另一位風控總監白如冰曾在多家券商擔任投資顧問和服務經理。

對於其他三位成員的具體信息,無從知曉。

天眼查註明了澤盈投資的風險:因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繫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從半年報信息看,澤盈投資的兩隻基金均是二季度進入天山生物前十大股東,提前埋伏的時點與後期爆炒形成呼應。

早有前科

一家只有五個人的私募,是他們在背後翻雲覆雨嗎?

實際上,私募的「私」尤為關鍵,一切是隱而不見,從對外募資、內部管理運作等一系列流程,都是不公開的,更沒有公募基金的披露機制。

值得注意的是,澤盈投資曾經在另一家A股公司身上也有著微妙角色。

今年一季度,曾有一隻創業板妖股—— 中潛股份 ,單個季度漲幅高達194%,要知道當中遭遇過股市兩次V型深坑,卻依然能有如此高的上漲幅度。

如果把時間拉成從2019年7月1日-2020年4月3日,這家公司漲幅高達1218%,成為名副其實的十倍股。

值得注意的是,中潛股份股價啟動之時,澤盈投資也大手筆買了進去,與天山生物的操作如出一轍,也是兩隻基金一同進入前十大股東。

今年4月6日,深交所向中潛股份發出關注函,要求其披露自然人股東與私募股東資金來源和關聯關係。

更驚人的操作在回復函中曝光。

中潛股份披露,截至2020年4月14日,澤盈投資累計發行私募基金產品21隻(其中2隻清算)。仍在運行的私募基金中,17隻產品持有中潛股份股票,2隻未持有中潛股份股票。

公告還披露:澤盈投資旗下兩隻基金只持有中潛股份一隻股票。

對於押注一隻股票的操作,中潛股份稱,澤盈投資相關基金髮生投資人贖回,「因相關法規不允許進行短線交易,導致上述相關基金均先後賣出了所持其他公司的股票以保障投資人的贖回權益」。

說到這裏,熟悉上市公司的讀者想必一堆疑問。

很多情況下,上市公司對買入前十大的外部自然人股東具體情況並不了解。

然而,中潛股份短時間內回復給深交所的內容,可以看出與澤盈投資的「溝通」相當順暢,連產品運作信息都兜個底朝天。

這種投資者溝通工作做得確實到位。

澤盈投資還有多少秘密?也許天山生物復牌時可以看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