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什麼是「價值」?高瓴張磊與老友們頭腦風暴

什麼是「價值」?高瓴張磊與老友們頭腦風暴

【今日直播】

招商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新浪金麒麟最佳分析師張夏(金麒麟分析師):從流動性驅動到基本面驅動

南方基金 史博:下一個A股投資機會在哪裡?

嘉實基金 陳正憲&中金公司 劉剛:發現港股投資良機

新華基金 馬英:A股前路漫漫,是迷霧還是機會?

華安基金 蘇卿雲:為何投創業板要選大公司?

銀河基金 袁曦:2020年四季度行情的危與機?

營長說極品第一期:神農投資創始人 陳宇:不要在慢牛市裡虧大錢

國泰基金 徐成(金麒麟分析師)城:新能車投資價值展望

匯添富基金 葉盛:理財市場變化中的基金投資新機遇

華盛證券 鍾俊鏘:失業人數超預期,美股下周或現死亡交叉

  什麼是「價值」?高瓴張磊與老友們頭腦風暴

  來源:上海證券報

  9月14日晚,由高瓴資本掌門人張磊組局,海底撈創始人張勇、奇績創壇創始人陸奇、去哪兒網原CEO庄辰超以及「未成年就創業」的90後國儀量子CEO賀羽進行了一場關於「價值」的對話。

  這四個企業家創業年代、創業方向和創業經歷都不相同,但他們都是長期主義的「粉絲」。

  危機是試金石,2020年的疫情大考,試煉出人內心真正的價值觀。此次重逢,他們共話「價值」,頭腦風暴。小編對這次對話的精彩觀點進行了一番梳理:

  高瓴資本掌門人張磊:

  我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一條護城河,這個護城河就是你能不能不斷地瘋狂地創造長期價值。

  價值的核心是創造價值。

  價值是什麼我不知道,價值不是什麼我們得知道,首先不是零和遊戲,不是博弈思維,不是風口理論,我覺得首先三不是,才能說價值是什麼。

  如果你不斷地瘋狂地創造長期價值,你會得到你想得到的東西的,這個社會早晚會重新回報不斷創造價值的人。

  最本質的價值,實際上還是長期主義,就是說你是不是長期主義價值觀的勝利。

  穿越周期就是手有價值,心頭不慌,這樣你才能獲得心靈寧靜、才能感到坦然。

  海底撈創始人張勇:

  我們的價值我還是堅信雙手改變命運,這個是我們認可的一個價值觀。

  你可以犯一樣錯誤,可以貪,但是不能愚蠢;但是愚蠢千萬別貪,就可以穿越周期。

  奇績創壇創始人陸奇:價值就是能夠持續不斷的滿足人類需求的能力。

  去哪兒網原CEO庄辰超:價值,就是用最低成本創造最大的用戶體驗。

  2020的意外收穫

  五位大佬先各自介紹了在2020年這個非比尋常的一年,做了什麼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

  庄辰超:年初我們計劃要大量的開店,疫情來了之後,首先是大家的店都關掉了,尤其是我們的辦公樓店是非常非常多的,還有很多大學店、醫院店,這些店全部都不能營業了。只剩社區店營業,後來逐漸恢復,但是辦公樓和學校、醫院都恢復的比較慢的。

  這裏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什麼才是便利店的長期價值,或者我們便利蜂長期價值是什麼。我們認為創造便利店的長期價值,是我們用演算法來優化和覆蓋整個便利店營運中的一切。那正好借這個機會大量地進行系統改進,得到的好處就是系統演進速度大大加快,這一年幹了可能平時要兩年才能幹完的活。隨著最近經濟的復甦,我們很多系統的能力反而就出來了。

  陸奇:對我來講,首先就是思考了很多,特別是關於長期價值核心點的思考,有幾個總結點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就是改變人類歷史的,往往是黑天鵝事件,機率很小,但是影響很大。

  我一直在思考在疫情的情況下,哪些是不變的,哪些是有短期的變化,而且是有非常大的非確定性的。非確定性的時間是一年半呢,還是兩年,它的窗口有多大。另外對一些已經形成的長期趨勢,我認為這次疫情是有很大加速度的,等於說突然給了我們一個很大的望遠鏡,本來我們可能只能看50公里,現在我們可能看到100公里之外的事情,說實話有幾個賽道已經可以讓你放大的看,看得很清楚了。

  張勇:我的選擇都是被迫的。首先我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想停業,但是疫情來了也沒有辦法。最可怕的是當中國逐漸恢復的時候,美國海外的疫情又來了,門店又要停業了。到現在為止,一些國家的門店還沒恢復正常。疫情期間我的員工是很密集的,包括我以前的組織架構都肯定是不適合的,所以說我們停業的同時,又對店的組織結構也不得不做了一個調整。

  但是沒想到意外收穫了一些好處。就是當時剛好是過年,我就把公司幾個高管都叫到我們家來了,結果這個疫情一來了大家就都不用走了。我們有半年的時間在一起思考,這才發現,我們以前在海底撈做的很多組織結構調整,它都只是針對海底撈門店做得比較透徹,但在關聯公司、供應鏈管理方面,或者其他職能部門的組織架構沒有做的很深。所以最後通過這幾個月靜下心來一個部門一個部門的梳理,就是把每一個部門的組織架構真真正正地落實了。

  張磊:大家說的讓我都挺有啟發的。對於我來說,不得不做的事就是我終於有時間把這本書(《價值》)寫完了。五年多以前就開始起草,平時根本沒時間寫。疫情期間只能待在家裡,沒想到還真把書給憋出來了。

  第二件我不得不做的事,也是讓我有點啟發的事是關於我的女兒。因為疫情期間沒法上課,後來遠程學拉丁舞,我就跟著我女兒一起遠程學習,給她作伴。現在一周四次,再這樣練下去我都能豎劈了。這個也是一個很大的啟發:很多時候都是在逼你做一個好的行為方式的選擇,當你做了這個選擇,實際上才能體會到這個好的選擇讓你很舒服。我自己現在感覺渾身通透,筋都給拉開了。

  世上只有一條護城河

  張磊:對我來講,價值這兩個字還是有很多層含義的。

  價值投資這個詞我覺得被叫爛了,或者叫淺了,或者叫薄了,或者叫老了。之前大家對於老的價值投資定義,都是說所謂的尋找「護城河」。找了一個獨門秘籍,永遠不變,不管是什麼IP知識產權、渠道、品牌等等,恨不得弄完了這一個其他什麼都不用幹了,就直接收壟斷的錢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呢,我是反對這種靜態的價值投資論的。

  我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一條護城河,這個護城河就是你能不能不斷地瘋狂地創造長期價值。

  張勇的海底撈有價值,不光是因為海底撈牛,還因為張勇帶了團隊他們在疫情期間大家還一起去打磨,不斷地想,怎麼能不斷地繼續創造價值。這是第一點,我覺得價值的核心是創造價值。

  第二,價值核心能不能用一個長期的角度看。如果你不用長期主義看,只看一個季度的事,一年的事,甚至幾年的事,你很多的決策都會發生變化。當長期一拉長,很多事你反而想明白了,長期主義最後是支撐價值的核心理念。

  陸奇:對我來講價值就是能夠持續不斷的滿足人類需求的能力。然後不同的行業可能它的行業的價值點也會不一樣。對於早期創業者來講,我們認為就是兩大需求,第一就是活下來,第二滿足他們加速產品和市場匹配的速度。這個時代其實是非確定性最大的,按照我們系統的分析研究,唯一可以提高成功機率的是提高迭代的速度。

  庄辰超:價值對於我來說,就是用最低成本創造最大的用戶體驗。現在我做便利店,我覺得價值很多時候尤其對於用戶體驗來講它不是一個單點,它是一條曲線,它涉及到好幾面。在任何一個時間點,在這個行業裏面它可能最大的痛點是這個,但是你的痛點很可能被別的企業,甚至被外部的一些生態環境給解決了,那麼是不是說這個行業就結束了呢?其實不是,它的痛點就轉到下一個原來可能不是痛點的痛點了。因為當一部分痛點被解決的時候,另外一部分痛點反而變得更痛了。

  張勇:我們的價值我還是堅信雙手改變命運,這個是我們認可的一個價值觀。

  但是我覺得雙手改變命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所以如果我們要是能夠在海底撈培養出一種大家憑藉勞動能夠創造出屬於每一個員工自己的繁榮和未來的話,我覺得這是要努力的。

  永遠都在路上 每一步都算數

  五位大佬昨晚還分享了各自創業的初心,以及是什麼支撐著自己一直向前。

  賀羽:因為我是科大少年班嘛,就是念大學比較早。我還在念大一的時候,那個時候還沒成年,聽了我導師杜江峰院士的一個報告。那個時候他說要振興國家的科學產業。他當時講了兩個故事,一個故事是買儀器的故事。那個時候他還不是院士,國外的儀器公司報價六百萬,他好不容易把錢湊齊了,就到國外要去買,然後對方現場漲價,漲到一千萬。

  第二個故事就講的是我們的儀器壞了,然後花了整整半年的時間,才真正把它修好。那個時候我聽完這個報告之後,我覺得我就被擊中了。我當天晚上夜不能寐,第二天就找到杜老師,我說這個事我一定要干。因為中國的科研工作者或者第三世界的科研工作者,佔了全球科研工作者的絕大部分,如果說能夠把這一部分的科研工作者的效率提高,那麼其實也是為全球的科研做服務。

  張磊:這是一個非常樸素的夢想。有競爭才有進步,否則全是壟斷的,沒人給你好的服務,沒人給你更好的產品。能不能推動價值的核心,首先我覺得是你不能用零和遊戲這種思維來想問題,這是一個正和遊戲。你作為競爭對手出現,人家也很高興,激起大家的創新,讓大家都能做得更好。

  所以說我覺得價值的反面是什麼,我覺得首先要反兩樣東西:第一,反零和遊戲,在他眼裡所有人都只是競爭對手。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種對手是促使你進步的;第二個要反的是什麼呢?就是反風口,什麼東西都要追風口理論。價值是什麼我不知道,價值不是什麼我們得知道,首先不是零和遊戲,不是博弈思維,不是風口理論,我覺得首先三不是,才能說價值是什麼。

  張勇:我當初創業就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我就想結婚的時候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所以說就整了這麼一個四張桌子的火鍋店。當時上班幾十、一百塊錢一個月就覺得很開心了,結果後來才發現你擺個麻辣燙,一晚上可以賺兩百,這種差別實在是太大了,房子很快就買上了。

  但是我陷入了一個怪圈,因為我倒是買上房子了,但是我身邊的大堂經理或者廚師長,他們還買不上。賺的錢都讓我拿去買房子了,這個讓我很內疚,所以我就沒辦法,為了讓他們能夠買上房子,我得再開一家店,讓他去當店長,這樣他不就分配得多一點了嗎?這是我的一個想法,也叫責任感吧。所以沒辦法,我就只有不停地開,不停地開,就一路這樣子。和我們員工追求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也是一致的吧。

  庄辰超: 我覺得價值創造首先是讓消費者有感知的東西,但是怎麼樣實現這個價值,縝密的數學可以讓更低的成本,更多樣地或者更高質量地來實現這個價值。其實,當時創業最初很簡單的初心,就是說我覺得不管有錢沒錢,吃得乾淨、高品質,是人的最基本需求。我相信所有開餐飲店的人他們都是好人,為什麼做不到呢?根本問題是效率不夠,就不能夠用高質量的生產過程來提供高品質和服務。

  提高效率的核心就是演算法。因為演算法可以把整個效率都管控住,把所有的浪費都壓制住,然後關鍵的時間提供關鍵的商品,這樣才能夠既不影響成本,同時還提供高品質的食品,解決食品衛生,提供美味的可口的食品,並且可以滲透到全國,我覺得這個就是初心。

  陸奇:我的創業可能比較特殊,我建立現在業務的時候已經57歲了。長期確實在比較宏觀的一個維度,哪些是價值創造可能性最大的,通過我自己的分析,我認為從宏觀和歷史角度來講,中國很有可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一個創新生態,因為所有的核心要素都到位了,人才、技術、市場、資本,這四大核心要素,基本上都到位了。

  我個人的理念就是,創新永遠是驅動人類社會進步最大的源泉,技術是創新最大的驅動因素,如果基於這樣的理論的話,如何建立一個機構,它既可以投資又可以幫助創業者從零到一,這樣的話他有長期地支持創業者的一個作用。所以當初我個人創業的初心主要是朝這個方向走,長期我個人比較傾向追求價值的源頭。在早期生態,其實本身就是兩樣核心:好的創業者何可以商業化的技術。所以這是我創業的初心。

  張磊:永遠都在路上,每一步都算數。

  穿越周期的秘密

  張勇:我覺得企業家和大多數人一樣,我們身上有很多缺點。我覺得企業家最容易犯的缺點有兩個。一個是貪婪。能成為企業家,肯定取得過一些成功,這些成功會讓你更「貪」,而且有時候我們會把這種貪婪包裝成一種理想。但你要區分你是真正有理想,還是在包裝自己。當然如果一點不貪,好像當一個企業家也有問題,就只種一畝三分地,種完回家了。所以我覺得企業家是可以有一點「貪」的。

  我們還容易犯另外一個錯誤,就是愚蠢。我們愚蠢地覺得我們講的話都是正確的,愚蠢地覺得我們的流程制度都是正確的,愚蠢地覺得我們員工都應該那麼努力。如果你的企業規模足夠大,其實你愚蠢點也沒關係,因為大到一定程度時規模是可以幫你掩蓋愚蠢的。

  所以,我覺得如果一個企業想倒掉、想不能穿越這個周期,他必須兩個錯誤都同時犯,又要貪婪,又要愚蠢。

  張磊:你的意思就是,穿越周期的法寶就是不要同時貪婪和愚蠢,可以允許一樣。

  張勇:你可以犯一樣錯誤,可以貪,但是不能愚蠢;但是愚蠢千萬別貪,就可以穿越周期。

  讓長期主義成為「肌肉記憶」

  張磊:如果你不斷地瘋狂地創造長期價值,你會得到你想得到的東西的,這個社會早晚會重新回報不斷創造價值的人的。可能羊毛不是出在羊身上,它可能會出在豬身上,出在哪裡我們不知道,但只要你能不斷地創造價值,它一定會回報你。

  我覺得最本質的價值,實際上還是長期主義,就是說你是不是長期主義價值觀的勝利。你如果看得短,什麼事都很難辦,你稍微一拉長,很多事就看明白了。就是我們說的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創業也是一個長期修行的過程。

  價值和長期主義是一個生活方式,是你自己生活方式的人生哲學的選擇。找工作,找男朋友、女朋友都是要秉承這個長期主義,你要問自己,這到底是一個讓你能心神寧靜的選擇,還是說喧囂之下被迫做的很著急的選擇?所有的事情都苟且的話,那一定沒有長青。

  在苟且於當下的時候,還得心裏有詩和遠方,最後還得是長期主義做你的丈量尺。怎麼量?不光是創業,而是每天你的生活方式、你做每件事的選擇。

  我認為,判斷一個真正的長期主義者,就是看能不能把長期主義應用在你生活中每一天的微決策里,最後形成肌肉記憶。你自然而然的就是長期主義,你心裏就不慌。穿越周期就是手有價值,心頭不慌,這樣你才能獲得心靈寧靜、才能感到坦然。抓住這一點,其實前面的問題都解決了,你怎麼選擇長期夥伴、與誰同行、開啟怎樣的事業,你再做這些選擇都會變得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