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中年危機的前浪,正在被後浪暴打?

中年危機的前浪,正在被後浪暴打?

原標題:中年危機的前浪,正在被後浪暴打?

原創 任易 任易

先給大家講一個梗,前晚團建,新老同事吃夜宵,坐我對面的新同事就問:咱們部門那個挺老又還沒結婚的同事,來了沒有???扎心×2。但是大家看我標亮的重點,「挺老的」三個字,對我的傷害明顯高於「還沒結婚」。

01bb-izeysaz1391567.jpg

這兩天看了脫口秀大會,已晉級選手全是90代後浪,絕大部分都是新面孔,結果剩下一批80后的前浪,為了競爭剩下的半決賽名額,先後來了兩輪三進二、二選一的PK,結果兇殘到讓人感嘆:年輕人已經贏了,中年人還在「老兵不死,只是自相殘殺」(呼蘭原話)。

3fe7-izeysaz1391569.jpg

畢竟在現場投票的,基本上都是90后,基本上沒幾個80后,畢竟80后已經忙成了狗,沒什麼時間去現場,而90后自然更青睞新面孔,不會給老殭屍投更多的票;而前浪講的中年危機、撫養孩子、被工作和生活毒打,在現場的後浪跟大張偉老師一樣,還無法感同身受——這是個由時間和閱歷製造的次元壁,無影無形卻亘古永存——大家不是因為年齡相仿而投緣,而是因為經歷閱歷相仿才能成為朋友。

7540-izeysaz1391629.jpg

作為一個37歲的單身80后老狗逼,在工作和生活中,我接觸到的90后和95后越來越多。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終於觸摸到了這個次元壁。一個中年危機中的前浪,想打破次元壁,融入年輕人的體系,是需要付出巨大努力的。

我周六剛剛參加了部門團建,有十幾個25-29歲的開發工程師;十幾個35-45歲的架構師,還有資深的產品經理和諮詢顧問;開發團隊大部分在重慶,架構師主要在北京,所以大家都是網友初次見面;但拋開彼此熟悉因素,當我跟年輕的工程師一起爬山時,在整整7個小時的山路上,我只能像當年的前輩對我一樣,除了問問工作、問問生活、八卦下感情,再聊聊王者榮耀、脫口秀之外,很難正式開展一段對話。

再往前數兩個周末,我在北京五道口的Global和Sound Check攢了兩次蹦迪局;因為五道口周邊都是高校,所以主要玩家都是在校學生。悲哀的是,而當我再次回到十五年前戰鬥過的地方,回到舞池中間的時候,我發現屬於我的酒吧時代已經過去了,我跟這些年輕化酒吧,已經很難兼容了。

雖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但當年,我真的是穿個Tshirt牛仔回力,在五角星(五道口的酒吧)喝得天昏地暗,蹦到曙光初現,還是精力十足,而且每一次都能在現場認識新的姑娘,跟她們開開心心的喝酒,高高興興的玩遊戲,也經常會有姑娘單純對我這個人有興趣,也就是說,在2005-2008的年代,我可是一個很受女生喜歡的小帥哥。

而如今,經過前兩次組蹦迪局的試錯,我得出一個慘痛的事實,就是我已經徹底不屬於五道口的夜店了——可能在工體還好點,畢竟那邊環境更好,消費更高,我還有點價值。但是在五道口,無論是我微隆的肚腩,眼角的皺紋,圓潤的臉龐,還是老氣橫秋的麻質Tshirt、牛仔短褲,都在提醒我一件事:我開始變老了——而去年我還沒有這樣。

正在變老的我,再也沒法在五道口的酒吧里,僅憑身高、顏值和有趣,認識平價夜店的主流女性用戶(95-00)了,我沒什麼能跟95年左右的富二代小帥哥競爭了?我的硬體條件,能吸引20出頭、喜歡蹦迪的小女孩子么?完全沒有。而我的閱歷和經驗,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從前那個少年,但是別人不這麼看。

拋開蹦迪這種年輕人聚集的場合,在正常社交里,前浪和後浪之間,同樣存在次元壁,這個次元壁,在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場合,突破的難度是不同的,取決於這個行業是以前浪為主,還是以後浪為主。在醫療、教育、石化、交通等傳統行業,越老越吃香,前浪是主要力量,那麼後浪會更樂於主動突破次元壁,向前浪靠攏;但在後浪的領域里,前浪仍然在被後浪暴打。

58d7-izeysaz1391628.jpg

而如果這個行業更多由後浪決定,比如在《浪姐》裏面現場投票的500位浪花,或者《脫口秀大會》現場投票的170位觀眾;或者互聯網公司的程序員;或者演藝圈裡的粉絲經濟;那麼前浪就必須要考慮後浪的感受,了解後浪的語言和愛好,爭取後浪的支持;

這就需要前浪只能放下框架,跟後浪一起玩,體驗後浪感興趣的活動,使用後浪的語言,比如角色扮演密室、機械密室、戶外燒烤,追一樣的劇,追一樣的綜藝,玩一樣的梗。

就像《浪姐》裏面,以寧靜這樣的咖位,各大獎項拿滿,在舞台上不也一樣喊出:「現場的500位浪花們,我是你們的靜靜子!」這不就是使用後浪的語言體系么。如果不是後浪喜歡這樣的語言體系,寧靜怎麼可能自稱「靜靜子」?

如果前浪還想保持框架,跟後浪說教什麼生活不易,就像張朝陽這樣每天直播,分享自己的個人感悟,比如9月11日直播說「長得漂亮的女孩老被人看,她就回看,回看之後就心理感應」,那在網路輿論上,只會被後浪解構,然後享受群嘲待遇。

b743-izeysaz1391660.jpg

但是這條路非常難走了,因為前浪遭受了更多生活的毒打,比如:

——呼蘭跟王建國兩個脫口秀名人一起喝酒的時候,也會討論工作社保;

——程璐也會遇到職場瓶頸,作為笑果文化的首席編劇,他的職場只剩下成名一條路可走;

——Rock也非常坦然地說他正在遭遇中年危機,健身房干不下去,只能走好脫口秀這條路;

——呼蘭也在表演中提到中年人需要面對老闆、工作、孩子和貸款的壓力。

面對這些壓力,前浪還能像後浪一樣沒心沒肺的笑么?前浪還能跟後浪一樣有熾熱濃烈的感情,還能體會少年維特之煩惱么?前浪還能像後浪王勉一樣喊出:「我不想上班!我不想回家陪女朋友」么?前浪還敢像後浪一樣,敢於年紀輕輕全職做脫口秀,不求回報的拼上一把么?

a1f8-izeysaz1391661.jpg

不能。

我有時非常羡慕大張偉,他這一生都沒有受過生活的毒打,一直順風順水,也保持了赤子之心,從15歲組建花兒樂隊,到26歲單飛,參加各種綜藝的同時還有作品問題,一直在走紅;所以他對呼蘭、Rock、周奇墨講的那種中年人遇到的壓力、挫折、生活的起落落落落落落,無法感同身受,所以他聽到社畜的梗時,怎麼可能覺得好笑?

a60b-izeysaz1391713.jpg

大張偉也是83年的,但是到現在為止,還是沒經歷過中年危機,所以他給出的建議,「大家都不要想這些危機」,但是這個解決方案完全沒用好吧?大張偉的錢掙夠了,有廣泛流傳的作品,也積累了足夠多的國民認可度,他是「成功人士」,跟我們這些普通人士完全不一樣好吧!

程璐說的就更扎心了,當年的《今夜80后》脫口秀,為什麼涼了?因為這是一檔給80后看的深夜檔節目,而80后在深夜的時候,已經睡著了,誰看?中年危機的80后前浪扛著工作、子女、身體三座大山,活力還能剩下多少?

d3b7-izeysaz1391712.jpg

80后前浪太難了,大部分人沒能像70后那樣,趕上了改革開放最好的時代,在房價暴漲前購入了足夠的房產,在快速發展的企業里提前卡好了位置;曾經以為錯過的只是幾年時間,後來才知道錯過了整個時間窗口。

8ade-izeysaz1391739.jpg

後生可畏的後浪,還在後面虎視眈眈,而且在輿論場上、娛樂圈上、傳媒行業、互聯網行業里,正在暴打前浪。但是,後浪們早晚會也老的,也會變成前浪的。

大家都會老的,還是早日一起努力,早點打破次元壁吧。前浪可以帶後浪去體驗新活動,比如沙漠穿越,比如草原觀星,比如滑翔傘、飛行、潛水、衝浪、滑雪,這些活動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經驗,後浪自己固然可以玩,但是跟前浪在一起玩得會更開心:

——正常的後浪不知道如何處理穿越中的翻車、水箱漏水等意外,缺少尋找路線和水源的經驗;

——正常的後浪不知道如何處理潛水中的意外情況,不知道哪裡的魚群最多最好看;

——正常的後浪不知道如何規劃一條吃得好睡得好的旅行線路;

後浪同樣可以帶前浪去玩密室,玩狼人,玩溫泉,到處旅行,把青春活力帶給前浪;世界這麼大,生活這麼好,大家為什麼不一起去看看?我還是從前那個少年,沒有一絲絲改變。

原標題:《中年危機的前浪,正在被後浪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