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晶元斷供首日,華為負重前行

晶元斷供首日,華為負重前行

  美國對華為的新禁令正式生效。短期內,華為等國內科技企業無法避免地會因晶元「斷供」帶來負面影響,但面對生死存亡,中國半導體產業鏈在華為的帶動下將進一步發展。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來源:中國企業家

  斷供風暴到來。

  和華為一樣,中國手機界乃至半導體產業的從業者都在等待,等待9月15日的最終結果。但美國方面並沒有宣布禁令延期,這意味著美國對華為的新禁令正式生效。

  8月17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對華為採取進一步的限制措施,升級版禁令包括:基於美國軟體和技術的產品,不能用於製造或開發任何華為及子公司所生產、購買或訂購的零部件、組件或設備中;限制實體清單中的華為及子公司作為「買方」「中間收貨人」「最終收貨人」或「最終用戶」參与相關交易。

  新禁令意味著華為將失去外購晶元的渠道。包括 台積電高通 、三星及SK海力士、 美光 等半導體企業不再向華為供應晶元,華為海思麒麟系列晶元在這一天之後無法製造,正式成為「絕唱」,台積電、聯發科等半導體廠商此前的加緊趕貨,也將在這一天被按下暫停鍵。

  據外媒消息,華為海思近日大手筆包下一架貨運專機,趕在9月14日期限前將1.2億顆晶元運回,以緩解即將面臨的晶元危機。

  華為的一舉一動也牽動著國內晶元供應鏈。近期,像聞泰、華勤、龍旗、光弘這些圍繞著華為的上下游ODM企業、代工企業,都密切關注著華為的情況。但華為晶元到底備貨了多少,能撐多久,沒有人知道。

  而針對華為手機未來可能空出來的市場份額,不僅 小米 、OPPO、vivo等中國手機廠商蓄勢待發,三星、 蘋果 等國際廠商也在發起爭奪戰,和晶元產業一樣,手機產業同樣正經歷著一場前所未有的變局。

  任正非曾將華為比喻為二戰中一架被炮火打得千瘡百孔卻仍在空中飛行的伊爾-2戰機。現在,這架千瘡百孔的飛機還在繼續飛行,只是飛行狀態將會調整、飛行速度將會變慢,但這一切都是為了存活下去。

  如今,華為和國內晶元企業一樣,最需要的就是和時間賽跑,早日「去美」,找到替代品。

   虎視眈眈

  河南鄭州一位華為經銷商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最近華為麒麟晶元機型的拿貨量已經開始削減,市場上的炒貨價格已經上浮到每台機器需加價150元到280元。對於規模更小的華為零售商來說,他們已經面臨著全線缺貨的窘境,上級經銷商手裡的庫存都在加價售賣。

  華為福建某區域經銷商也反饋表示,拿貨的價格漲了,廠家給到經銷商的價格每台漲了100元到200元,但華為官方對外零售價仍保持不變,這意味著經銷商的利潤空間在降低,經銷商對華為的賣機熱情也在遭遇挑戰。

  儘管沒有人戳破,但大家都心照不宣——華為在有意識地控制出貨量。一位高通內部人士對《中國企業家》直言:「華為無非是想通過庫存,支撐得更久一點,以期尋找到更多的自救方法,畢竟生存下來才是他們現在的第一要務。」

  正是由於晶元「斷供」導致可預見的下滑空間,華為原來龐大的銷售體系,將面臨一輪優勝劣汰,保大城市大客戶、放小城市小客戶是華為的選擇。

  過去幾年,華為手機業務迎來爆發,線下渠道也經歷了大量迭代。自2015年提出「千縣計劃」后,華為開始向Ov學習布局全國渠道「毛細血管」,爆髮式向線下進軍。截至2019年底,華為在全球建成超過65000家零售陣地,其中包括6000家體驗店、2家直營店和4家智能生活館。原本走互聯網輕資產模式的榮耀,也在近一年將重金砸向線下,試圖用渠道下沉的策略跑出「火箭二級增長」,今年上半年榮耀的線下出貨已經超過了電商渠道。

  在《中國企業家》的採訪中,華為核心代理商的態度顯得非常謹慎,他們不知道華為接下來該怎麼辦,也不願意多談論,但他們仍然選擇跟著華為的節奏走,與華為同進退,並期望華為能儘快走出困局。相比之下,留給非代理商的選擇餘地明顯更多。一位深圳華強北的經銷商告訴記者:「我對這些不感興趣,不關心,市場有什麼貨就賣什麼貨,反正有很多選擇。」

  留給華為的時間和空間都越來越少。一方面,華為手機產品的迭代速度將受到影響,有限的一部分晶元或將供應給即將上市的華為Mate 40。另一方面,三星、蘋果、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則蠢蠢欲動,試圖分走華為空出來的市場份額。

  《中國企業家》了解到,小米正大力招聘線下渠道管理和拓展人員。線下渠道一直是小米的短板,但近期小米正在發力線下渠道,希望在這個特殊的窗口期抓住機會。據媒體表示,9月4日,小米召集代理商和經銷商開了一場渠道溝通會,發布了「同心計劃」,小米很快也將迎來渠道上的重大變革。

  一位OPPO四川地區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線下渠道一直以來都是OPPO的優勢,Ov也同樣看到了機會,因此對經銷商的態度開始有所轉變,變得更積極了。目前OPPO在渠道端主要在搶佔專區形象、布局專賣店建設。

  反饋到產業鏈,虎視眈眈的小米、Ov也在加大對晶元的採購量。上述高通內部人士對《中國企業家》透露,大部分手機廠商將明年的出貨預期都調高了50%,但由於晶元行業的特殊性,生產流程要求高,導致出貨周期至少在三個月到半年,另外這種陡然增加的訂單量,任何一家工廠都很難在短期內快速滿足,因此近期表現在出貨量上的影響不會太大。

  「各廠商都在準備2021年二季度之後的競爭。」上述高通內部人士透露,「下半年我們也會努力調整產能,看能否有機會擴大市場份額。」同時,他吐露,作為一家美國公司,「我們很願意幫助華為,也在向美國政府申請,但是沒有辦法」。

  「華為事件對中國手機行業來說,短期可能是利空,但市場需求長期存在,中國人不怕吃苦,中國人也不怕沒錢,中國人需要的只是時間,在產業配套發展和整個行業的投入程度上來說,未來肯定會加大。」這位高通內部人士表示。

   唇亡齒寒

  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且將繼續負重前行。此前華為已經表態,將按照既定節奏,繼續加大研發,推進業務向前,從智能手機到5G基站,甚至是晶元,華為都不會放棄。

  除了在智能手機領域面臨挑戰,華為在安防監控領域的海思晶元,同樣面臨著915封禁的困境。目前,華為海思在安防監控晶元市場牢牢佔據著市場龍頭的位置,有數據顯示,華為佔據了國內安防監控晶元市場約70%的市場份額。

  晶元一旦斷供,那些與華為唇齒相依的產業鏈合作夥伴也將受到影響,他們能支撐多久,同樣為外界所關心。

  徐景衛是一家創業公司的CEO,公司主要產品是採用海思AI晶元的8K全景相機。在5G機遇爆發的前夜,2019年徐景衛離開國內知名安防企業浙江大華,在杭州開始了創業之旅。

  但,還沒有等到想象中的5G爆發,禁令卻先來了。對於這家初創企業來說,打擊幾乎是致命的,徐景衛的全部產品使用的都是海思一款高端的AI晶元,而海思已經對緊缺的14納米以下晶元予以限流,「對於我們這種創業企業,海思直接說不能提供晶元了」。

  徐景衛向《中國企業家》表示,自己是後知後覺,當時禁封消息一確認,海思就去跟大客戶通氣,表示後面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建議客戶提前採購。跟買房限購類似,海思也會針對每個客戶的歷史需求量,去評估其現在每個月的消耗量,限流供應。

  目前海思留給像海康威視、浙江大華這樣大客戶的時間還算充裕,他們早早就開始了囤貨,並且可以根據形勢作出彈性調整,如果未來解禁無望,還有替代方案可以選擇。相比之下,徐景衛要花更大的代價尋求出路,要先找晶元,再找替代方案。

  此前,一顆海思AI晶元的採購價不到600元,7月底,每顆晶元已經漲到了1000元,徐景衛一次性囤了100顆晶元。「結果隨著9月15號的臨近,炒晶元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前幾天,一些代理商已經把價格炒到了3500元了。」徐景衛很是無奈。代理商只輕鬆對外放出幾句話,說海思庫存告急,賣一顆少一顆,未來肯定還要漲價,即使價格翻了6倍,也依然有人要。

  業內人士表示,鑒於庫存不斷在消耗,未來海思客戶的流失率會很大,為了生存,華為的客戶需要去找替代方案。

  「好在華為的盤子大,資金也很雄厚,所以目前還沒有分崩離析,但這個打擊實際非常大,要放在任何一家普通公司的身上,我估計可能都堅持不下去。」徐景衛對海思的前景依舊樂觀,他相信海思未來能解決底層技術封鎖,只是時間問題。

  對於更多產業鏈上的合作企業,華為內部啟動了新的「南泥灣計劃」,寓意忍苦耐勞,自力更生,在產品零部件和技術方面儘力做到去美國化,同時加速推進筆記本、智慧屏業務。

  近年來,華為「南泥灣計劃」產品不斷推向市場,鴻蒙OS取代了過去常見的處理器和操作系統,華為旗艦級筆記本電腦MateBookX8也是「南泥灣計劃」的產物。

  另外,華為還在擴大自身生態系統以應對晶元危機。未來,華為會在雲、5G、IoT領域的業務上尋找更多的出路。華為在這些領域的布局早已開始,但華為的IoT可能不是小米的生態鏈模式,而是更多聚焦在工業級、政企級的應用上。

  在IoT領域,華為很早提出了1+8+N的全場景戰略。1是作為主入口的手機,8是PC、平板、智慧屏、音箱、眼鏡、手錶、耳機、車機等八種輔助入口級設備,N是智慧出行、影音娛樂等其他設備。

  截止到今年第二季度,華為手腕可穿戴產品在全球和國內份額均為第一,手錶全球第二、國內第一,平板全球第三、國內第二,筆記本國內第二。毫無疑問,在手機業務受到巨大衝擊的當下,IoT將承擔起華為消費者業務的下一個增長引擎。

   負重前行

  就在9月15日前夕,一則英偉達收購ARM的消息,或讓華為再遭一擊。

  美國當地時間9月13日,英偉達宣布了400億美元對全球最大半導體IP公司ARM的收購事宜。此項交易還需獲得中國、美國、歐盟和英國的批准,預計監管審批可能需要長達18個月時間。ARM的CPU架構幾乎支持著全球九成以上的手機晶元,在全球半導體產業面臨的不穩定背景下,這項收購可能會對華為造成進一步打擊。

  弘信資本合伙人鄭俊彥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儘管華為海思拿到了ARMv8的永久授權,華為也可以基於ARMv8研發新一代手機處理器,但技術在進步,併購案一旦成功,ARM將被納入美國管轄範疇。如果形勢進一步變化,不止在手機領域,在更多感測器的IP研究方面,國內半導體產業想獲得最新CPU內核IP或者新的指令集架構授權,可能都會變得更加麻煩。

  整個半導體產業的投資重點也因為華為禁令事件在發生變化。從投資角度,鄭俊彥最近也在看一些不受美國技術卡脖子的半導體產業,例如汽車電子等晶元企業。他認為,做國產替代的半導體材料和設備廠商,也是另一個投資賽道的關注重點。

  鄭俊彥表示:「斷供事件不可避免,但我們其實看 好未來 三年整個中國半導體產業的升級。」在當前的國際形勢下,政府很多大基金都在支持硬科技和晶元行業,另外科創板的註冊制,也體現了國家對高科技企業的支持力度,未來三年中國半導體產業都將迎來較快發展,甚至出現一批IPO企業。

  聖暉集團董事長特助廖美惠在半導體行業從業近25年,曾為台積電等硅晶圓、光電、PCB材料基板大廠提供建廠擴產建設。她看到,過去30年裡,中國半導體產業在兩岸不斷地變遷與轉移。

  「台積電花了近20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短時間內華為要想實現突破確實不容易,但中國芯必須要國產化,我們必須要建立起上下游供應鏈,華為現在就是在跟時間賽跑,現在不做的話,未來時間只會拖得更長。」

  《中國企業家》採訪的大多數半導體從業人士都像廖美惠一樣,提到了對封禁事件背後的積極意義。儘管短期內晶元「斷供」將帶來負面影響,但只有在面對生死存亡的時候,中國半導體產業鏈才會在華為的帶動下進一步發展。

  「中國發展半導體的決心從未間斷,這幾年國際形勢變化如此激烈,最終只會加速半導體的發展。這需要國家的力量扶持,在這個時間點,兩岸應當促進合作,讓中國半導體順勢而為。」廖美惠說。

  在外界看來,華為已走到至暗之際。

  但一位華為海外員工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大勢如此,每個華為員工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星星之火,或許可以改變被美國不公平制裁的狀況,一切都會過去。也如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上周在華為2020開發者大會上所說——「沒有人能熄滅滿天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