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封閉的中超樂子挺多 哪項娛樂設施竟無人問津

封閉的中超樂子挺多 哪項娛樂設施竟無人問津

  兄弟啊!想你啦!你在那嘎達,還好嗎?

  轉眼間,中超聯賽已經進行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在這次史無前例的賽會制比賽中,球員在賽區封閉的日子還好嗎?是否已經開始想家了?

  對於很多球員來說,剛開始都覺得難以接受兩個多月的封閉管理。

  但實際上,真正進入賽區后,大家會發現: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甚至有一些娛樂設施,都沒有去用過,賽區的比賽就快要結束了。

  通過與球員、工作人員的交流,我們得知,中超球員教練們的業餘生活原來是這樣的:

  打檯球要派人去「搶」

  在大連、蘇州兩個賽區進行前期準備工作的時候,除了競賽相關環節外,中國足協專門成立了後勤保障組,還給每個球隊都配備了貼身管家。

  一切訓練、比賽之外的事宜,都可以由管家轉告賽區組委會,有問題隨時給與解決。這一人性化的貼心服務,得到了各個參賽隊的好評。

  為了在封閉的兩個多月內豐富球員的業餘文化生活,兩個賽區的駐地都設置了多個娛樂設施。

  除了原有的特色餐廳、咖啡廳、書吧、撞球館、乒乓球房外,還設置了電競遊戲室、卡拉OK室等等。

  而在所有的設施之中,檯球是最受歡迎的娛樂項目。

  在大連賽區,酒店一樓的檯球案從每天中午開始就閑不下來,隊員們都會在餐前餐后打上幾桿。

  上海申花隊的餐廳就在檯球廳隔壁,因此申花隊球員通常會近水樓台先得月。

  非常有意思的是,申花隊的工作人員通常會在「搶」下檯球桌后交給球員們,讓隊里的功臣解饞。直到每天晚上11點過後,這些工作人員才會來到檯球廳里過過癮。

  看到檯球如此受歡迎,有的俱樂部則索性在自己的餐廳擺上了檯球桌。比如恆大和深圳,都在餐廳門口有專屬檯球桌。

  恆大主帥卡納瓦羅就是個檯球愛好者,經常在餐後主動抄起桿來約戰眾弟子。在大連賽區舉辦的電競比賽,卡納瓦羅去給韋世豪加油時,都不忘拎著檯球桿。

  仔細一問原因卻讓人忍俊不已:原來老卡是怕被別人把桿拿走,就輪不到自己打了,後衛出身的教練,顯然對「站位」有著自己的理解。

  蘇州賽區,各支球隊分別居住在不同樓棟,惟一的檯球廳在河北華夏幸福駐地一層,於是這裏成為了園區內最熱鬧的地方。

  華夏幸福則經常會「包場訓練」,華夏的隊員甚至跟其他球隊開玩笑道:我們可以提供佔位服務,歡迎提前預約。

  或許是因為檯球廳就設在這裏,華夏幸福的檯球高手也不少,高拉特被認為是「中超大師級」,一桿清台的能力不比他的射門水平差。

  不過在蘇州賽區的「檯球大師杯」中,高拉特面對國安隊巴坎布時領先甚多,卻在最後打黑8時爆了一記烏龍,直接保送巴坎布晉級,讓現場觀眾鬨笑不已。

  說起那次檯球大賽,巴坎布表示完全是被隊友忽悠參賽。

  到了比賽現場,巴坎布才知道是全程直播,邊學邊打的他一路憑著不錯的運氣竟然拿到了冠軍,還獲得了最佳球員。

  而此之後巴坎布就連連在聯賽中進球,大家都說是這個檯球冠軍讓巴坎布找回了進球的感覺。

  另外要補充一句,這些大牌外援樂在其中的比賽玩法,既不是斯諾克也不是美式九球,而是土生土長的中式黑八。

  熱內西奧蓋廷附體

  除了檯球,另外一個經常被球員們光顧的項目就是中國的國球:乒乓球。無論球員還是教練,無論本土還是外援,抄起乒乓球拍都能掄上幾板。

  在蘇州,有兩座乒乓球台,一處在上海上港所在駐地。不過,比起檯球廳來,這裏的人氣不算太旺。

  並不是大家不喜歡打乒乓球,原因是很多球員都前往另外一張乒乓球台了,因為那裡有在藍區採訪的美女記者守擂。

  這次中超聯賽因為所有球隊都集中封閉,只能有央視、PP體育與中超官方節目的記者進入封閉區採訪。

  在蘇州賽區的直播間處,剛好有一張乒乓球台,更巧的是,進入藍區採訪的一位美女記者又能打上幾板。所以很多外援、外教都饒有興緻地應邀來戰。

  女記者與費爾南多

  永昌外援奧斯卡、國安隊外援費爾南多都曾經前來過招。

  在費爾南多敗於美女記者手下的消息于飯桌上傳遍餐廳后,國安隊主教練熱內西奧直接前來「復讎」。

  女記者與熱內西奧

  結果法國老帥還真不含糊,打出了蓋廷的風采,為弟子找回了顏面。

  大連賽區則在比賽間歇組織了CSL乒乓大師賽。

  賽前,大連人隊的奪冠呼聲最高。因為其隊中的教練具備乒乓專業水平,外援哈姆西克也是箇中高手。

  此外大連隊的餐廳內還專門擺放了一張乒乓球台給隊員們練習。當其他球隊的球員都在琢磨怎麼一桿清台的時候,大連人把精力都放在了正膠反膠,直拍橫打上面。

  乒乓大師賽期間,哈姆西克面對其他球員對手,一路高歌猛進,斬獲全勝。

  哈姆西克的決賽對手是申花副總徐維,結果斯洛伐克人因為有些急躁意外告負。徐維也為乒乓王國守住了面子,要不然哈姆西克恐怕要上ITTF(國際乒聯)頭條了。

  在大連賽區,球員裏面公認的乒乓球高手就是哈姆西克與李學鵬。所以眾人皆在議論,下一次可以讓兩人打一次霸王挑戰賽,用來告別這難得的中國足球乒乓大亂斗。

  除了檯球與乒乓球外,人氣指數排在第三位的項目是籃球。

  在蘇州賽區,一塊空地擺上兩個籃球架子,就算是簡易的籃球場了。

  即使如此,在蘇州的高溫天氣下,這塊球場也經常不閑著。高拉特就時不時拉著隊員們來進行投籃比賽,據說他的中投命中率比在中超的射門成功率高的不是一星半點。

  相比之下,大連賽區因為封閉區就處在體育中心場館內,這裡有好多正規籃球場,所以每個球隊都能約到場地,很多球員和隊內工作人員都會在業餘時間到這裏進行放鬆。

  深圳隊外援馬里主動加入了與媒體隊較量的比賽當中,面對缺少鍛煉的記者們,馬里自然是硬吃籃下,橫衝直撞,就差直接爆扣了。

  茶道小白與電競王者

  除了在檯球廳、乒乓球台、籃球場能夠見到球員們之外,也有不少喜歡宅在房間里養生的。

  他們的大把時間都用在哪了?

  談到這個問題,很多隊員們都笑道:比賽這麼密集,開始還能打打檯球和乒乓球,後來累得就只能在房間里休息了。

  隨著比賽的深入,各隊不斷出現傷號。球員們每天訓練與比賽外,更多的就是治療與恢復,然後就是在房間內與家人打打電話、視頻連線。

  此外,就是大家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打打遊戲。而不打不知道,每支球隊中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電競王者。

  前不久,大連賽區舉辦了一次電競爭霸賽,廣州恆大隊的嚴鼎皓奪得了冠軍。

  不過,據說山東魯能隊的鄭錚才是超級王者。

  決賽中,嚴鼎皓戰勝魯能隊門將韓榕澤后,鄭錚就約上嚴鼎皓回到房間內PK。

  至於誰是勝者?

  你知道小李飛刀和龍鳳雙環的那一戰是怎麼打的么?

  我也不知道。

  江湖上只留下了他們的傳說。

  對於球員們打遊戲,恆大隊主教練卡納瓦羅一邊眯眼瞄著底袋,一邊搖頭表示不支持。

  在韋世豪參加組委會舉辦的電競比賽時,卡納瓦羅甚至專門衝進了比賽房間嚇唬韋世豪:「聽說你沒吃晚飯就來打遊戲了,等著挨罰吧。」

  隨後接受採訪時,卡帥還提到了一件往事,來勸誡球員不要沉迷於遊戲。

  「我踢球的時候,很重要的一個球員有一場很重要的比賽沒有踢成,是因為在比賽前一天打PS把手指打斷了,他就是內斯塔。」

  年輕人在一起玩遊戲,年齡稍微大一點的球員們則坐在一起喝茶養生,在他們看來,動靜結合才是道。

  這次中超進行賽會制比賽,8支球隊集中在一個賽區,隊員們有了更多的時間聚在一起交流。

  很多球員都帶著專業茶具來到賽區,各地名品茶葉也是被泡了個遍。

  有的球員品茶功夫著實不低,甚至已有七八年歷史,早就成了箇中高手,而有的球員則是此道小白。

  於是就發生了這樣的趣事,房間里上好的大紅袍剛剛泡好,就有人端著大茶缸子一下子給倒滿了。

  看得周圍幾個老炮目瞪口呆:小子,你這是暴殄天物啊。

  有人喜歡喝茶,自然就有人喜歡讀書。在兩個賽區都設有圖書吧,不少球員都來到書吧借閱圖書。

  蘇州賽區為此搞了讀書大會,當年少的張玉寧朗讀著《基度山伯爵》那一句:「苦難中的堅守、終會迎來黎明的曙光。」很多人都說,這其實更像張玉寧對自己的激勵。

  在所有的娛樂設施中,光顧最少、無人問津的竟然是卡拉OK。

  在兩個賽區,都設有唱吧機與卡拉OK房間,但幾乎沒有球員去一展歌喉。

  其實,平時隊員們都很喜歡唱歌,各隊都有歌王級選手。如果平時進行主客場比賽,打完比賽少不了會進行一番PK。

  但或許是因為在賽區沒有足夠的唱歌氣氛,唱將們都放棄了這一愛好,融入了檯球電競和茶桌旁。

  兩個月的時間一晃就要過去,這次封閉的日子也讓球員們難得地體驗了一次集體生活。

  日子雖然過得有一些清淡,但絕對談不上枯燥或是無趣。

  還是可以借用李霄鵬那句話來形容:比起很多行業,中超的業餘生活已經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