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拿下金獅獎的華人女導演,不只是「宋丹丹繼女」

拿下金獅獎的華人女導演,不只是「宋丹丹繼女」

馬絲佳

9月12日晚,華人導演趙婷憑藉與奧斯卡影後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合作的新片《無依之地》,拿下了威尼斯電 影節主競賽單元「金獅獎」的最高榮譽,成為了歷史上首位獲得此殊榮的華人女導演。

威尼斯電 影節官宣

趙婷這個名字最早進入國人的視線,還是因為「宋丹丹繼女」的標籤,儘管當時文案的重點,是宣傳她的上部電 影《騎士》榮獲戛納電 影節導演雙周獎的消息,但這個標籤還是奪走了她高光時刻一大半的關注點。大家心裏都捉摸著,原來宋丹丹還有個繼女?還是個在美國搞電 影的導演?獲獎作品還是關於美國牛仔的故事?這姑娘有點意思。

宋丹丹與趙婷在平遙國際電 影節合照

 3年過去了,趙婷的新作再次登頂國際電 影節,還成為了探照燈影業今年主推的「沖奧」作品,但「宋丹丹繼女」的名號依然像狗皮膏藥一樣粘在了許多宣傳稿上。或許是為了加深大家對她的印象,或許是為了強調身世背景的影響力,但若用心了解就會發現,趙婷本身的才華遠比這一標籤耀眼百倍。 

趙婷《好萊塢報導》專訪硬照

這位三十加的小姐姐,早已是國際電 影節的寵兒,手捧威尼斯電 影節、戛納電 影節、多倫多電 影節和美國獨立精神獎等大大小小26個獎項,36項提名。兜里除了三部獲獎無數的獨立電 影外,還有一部來自漫威宇宙的好萊塢大片《永恆族》。這麼具有國際范兒的成績單,隨手一抖就令人臣服,連宋丹丹也曾忍不住在微博上公開誇讚自家的女兒「一個中國女孩,在別人的強大領地上獨自闖蕩且獲得如此成就,我太激動太高興了,必須和大家分享一下。」

宋丹丹微博截圖

優秀的電 影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專注且謙卑。趙婷的第二部作品《騎士》上映後,不少業內老大們叫喊著「趙婷是誰」,開始找尋此人尋求合作。眼看著好萊塢的大門正式向自己打開,但現實主義的趙婷也僅是一臉風輕雲淡:「這些成功只是意味著,我的下一步作品將有更為寬裕的啟動資金。」就如她一貫素雅的裝扮一樣,她所在乎的從來不是形式上的東西,而是通過一個故事傳達有意義的普世價值。

趙婷在美國獨立精神獎頒獎典禮紅毯

趙婷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大妞, 15歲去英國讀書,後來在美國蒙特霍利約克學院取得了政治學學士學位。隨後又到紐約大學電 影學院繼續深造,成為了李安的學妹。與其他在好萊塢闖蕩的移民電 影人不同,趙婷撬開這扇大門的作品,並不是與自己文化背景息息相關的內容,而是連美國本地人都不太關注的非主流邊緣人群。

她的第一部電 影《哥哥教我的歌》上映於2014年,講述的是在南達科他州印第安人保留地里,一個女孩與哥哥的故事。電 影關注了印第安群體生活的窘迫和當地年輕人對現狀與未來的迷茫。 

《哥哥教我的歌》海報

此片的預算低到近乎沒有,趙婷帶著攝影師和不到十人的劇組,駐紮在當地完成了自己的處女作。影片中的主角基本都是當地的村民,趙婷根據他們本身的特性打磨了整個故事。因為資金帶來的局限性,整部電 影的拍攝手法像極了紀錄片,畫面全靠自然光,沒有劇本只有個大綱,拍攝的內容都是根據人物前一天的表演和狀態,邊拍邊寫。 

《哥哥教我的歌》劇照

《哥哥教我的歌》劇照

但趙婷卻從中發現了新大陸,「因為這些限制,讓我學會了善用眼前所擁有的一切,反而呈現出了意想之外更為質樸的真實感。對我們來說,『真實』反而成了我們唯一能夠負擔起的東西。」從那之後,「真實自然」成為了趙婷的導演名片。

《哥哥教我的歌》劇照

《哥哥教我的歌》劇照

2017年她的第二部作品《騎士》出爐,故事再次回到了南達科他州的印第安人保留地。這次的主人公是一位年輕的牛仔,因為頭部受重創而被迫要終止牛仔競技事業。心懷夢想的他不甘就此放棄,可身體的不配合卻又不斷將他拉回現實,沮喪失落徘徊讓他迷失。故事的結尾,趙婷選擇了開放性的結局,給了觀眾一絲希望與幻想。 

《騎士》劇照

此片的預算稍微多了點,漲到了八萬美金,組員也多了幾個,但演員照舊還是當地的村民。主演布雷迪·詹德羅是一位天賦異稟的馴馬師,前途一片光明。趙婷找到他是在為第一部電 影做調研的時候。看到布雷迪訓馬時與馬兒之間親密的互動,她就決心要拍一部關於他的故事。後來布雷迪受傷了,也就有了這部電 影的誕生。趙婷說:「他就像是這匹馬的父母、老師和舞伴,能夠讓它們信服。所以我相信他也有這個能力感動觀眾。」

《騎士》幕後花絮

在趙婷細膩的刻畫下,布雷迪的故事做到了。這部《騎士》獲得了影評人們的一致好評,並將趙婷送上了美國獨立精神獎傑出女導演的頒獎舞台。也正是在這裏,她得到了影後弗蘭西斯的隔空「表白」,當眾確認了兩人下一部電 影的合作。而這部電 影,就是上周斬獲威尼斯電 影節「金獅獎」的《無依之地》。

趙婷與弗蘭西斯在特柳賴德電 影節電 影展映活動

本片是根據紀實小說《無依之地:21世紀美國求生記》改編而成,趙婷根據自己的理解和感受將其重新加工,編寫成了屬於她的「流浪記」。

《無依之地》講的是弗蘭西斯扮演的寡婦弗恩,在經濟大蕭條後失去了工作,生活了一輩子的小鎮也在地圖上就此消失。六十幾歲一無所有,被迫成為了住在廂式貨車裡邊打工邊流浪的現代遊牧人。她從美國中部一路向西,最後抵達太平洋西北岸的加州。 

《無依之處》劇照

《無依之處》劇照

這是趙婷第一次與專業演員合作,更是她第一次拍攝由好萊塢影業公司投資的電 影。影片在2018年的秋天開始啟動,同期趙婷還收到了來自漫威的呼喚,邀請她擔任最新超級英雄電 影《永恆族》的導演。趙婷就這樣一邊拍著《無依之地》,一邊籌備著《永恆族》。對於一個好萊塢的新晉導演來說,其工作量和壓力可想而知。

雖說《無依之地》的預算已過百萬美金,組員也增加到了25個,但拍攝方式依舊延續了她一貫的風格。一行人住在廂式貨車裡走遍了美國7個州,過了4個月的遊民生活。除了弗蘭西斯和大衛·斯特雷澤恩外,其他演員依舊是真正的遊民。「大多數出現在電 影裡的人都是非演員,就像我之前的片子一樣。他們很驚訝我竟然對他們的故事感興趣,因為在他們看來,自己只是個無名小卒,沒有故事可講。但在我看來,他們才是最有意思的人,這些故事的精彩程度是我編不出來的。」趙婷說。 

《無依之處》幕後花絮

趙婷的作品不帶任何文化界限,既感受不到東方文化的色彩,也沒有為了刻意融入西方世界而加入的西式風格。她的作品始於對不同人群的好奇,終於對人生前行的思考,核心在對普世價值的宣揚。而她相信這都與自己作為中國人在海外的背景有著一定的關聯。「每當我拍一部電 影,我都會想到遠在中國不太講英文的家人。他們可能對這邊的電 影不太感興趣,也不太關注這邊的社會問題。要如何讓他們也喜歡這些故事,我就得從人出發,發掘一個不受文化限制的故事。不管你來自哪裡都能感同身受,產生共鳴,而並不是一個固定群體才能有所感受的事情。」

《無依之處》幕後花絮

目前趙婷正在忙著漫威大片《永恆族》的後期,影片目前定檔於2021年2月12日上映。不知道善於捕捉人物情緒,一直追求真實感的趙婷,會為這部超級英雄電 影注入怎樣的新鮮能量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趙婷與《永恆族》卡司在聖迭戈動漫展

本期編輯 常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