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三槍集團創始人蘇壽南逝世:8個支架也擋不住他「上上班」

三槍集團創始人蘇壽南逝世:8個支架也擋不住他「上上班」

  三槍集團創始人蘇壽南逝世:8個支架也擋不住他「上上班」

  說起「三槍」內衣,上海人幾乎無人不曉。其實,早在解放前這一老牌子就已經存在,但真正將三槍打造成為全國知名品牌的,是滬上赫赫有名的企業家、全國勞模蘇壽南。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今天從上海三槍集團獲得一個不幸的消息:三槍集團創始人蘇壽南於2020年9月12日21時55分在上海逝世,享年82歲。蘇壽南畢其一生鑄就了「三槍」這個中國民族品牌,為中國針織工業和上海針織工業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7年前,記者曾採訪過時年已經74歲的蘇壽南。如今,那次採訪的場景似乎就在眼前,印象實在太過深刻。在此之前,記者雖然從未與蘇總謀面,但他的故事卻被前輩們口口相傳。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單位的書架上還有一本專門講述蘇壽南打造三槍故事的專著《嘔心瀝血鑄三槍》,採訪前,記者就是通過這本書提前做好了採訪的準備。

  那是一個夏日的午後,見到蘇壽南時,他正在位於魯班路的「辦公室」奮筆疾書。所謂「辦公室」,其實就是蘇壽南早年一家人住的約80平方米的老房子。幹了一輩子紡織,退休後仍然閑不住、不習慣,家人的勸阻從來不起作用,即使心臟內有8個支架也擋不住他每天跑到辦公室「上上班」。如有相關企業需要諮詢紡織工藝、公司生產或並購方面的問題,這位紡織「老法師」,都會給他們出主意、想辦法,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就是「對紡織事業的那份情感始終難捨難分!」

  退休後依然堅持在自家老房子辦公室內「上班」的蘇壽南。

  出生在蘇州的蘇壽南,三個哥哥一個姐姐,但人丁興旺對窮人家並不是件好事。11歲那年,母親一病不起,母親臨終前最不放心的就是他。兩年後,父親也撒手人寰。為求生計,13歲的小壽南在三哥帶領下,來到上海針織九廠前身新陸針織廠當學徒工。從早到晚什麼都干,且不拿工錢只吃「白飯」。師傅師兄們看他勤快懂事,將技藝悉數傳授,18歲就當上了班長。

  1977年,是改變他人生的一年。是年,他被任命為針織九廠廠長。此時,改革春風開始涌動。蘇壽南覺得企業搞很多牌子,作用互相抵銷,一個也成不了氣候,必須創建品牌。為何選擇「三槍」?蘇壽南認為,「三槍」商標誕生在抗戰烽火年代,由針織九廠前身的老闆干庭輝創立,當時他在射擊比賽中獲得三連冠,為提倡國貨、抵制日貨,在1937年使用「三槍」商標,具有鮮明的民族特徵。自此,針織九廠將最好的產品注入「三槍」品牌。

  為了擴大「三槍」影響力,蘇壽南甚至到處打廣告,這在當年的國企中並不多見。有人說他是瘋子,不愁銷還打廣告。當市場經濟的大潮湧來時,「三槍」的威力開始爆發,「三槍」任何一款產品出來,都是銷售一空。

  當國門打開,世界名牌內衣迅速佔領市場時,紡織國企紛紛陷入困境。蘇壽南卻認為,紡織行業危機中正孕育著「三槍」的機遇。蘇壽南要員工向外商和個體老闆學習,樹立「市場第一線」的觀念。蘇壽南把副廠長和部門負責人組織起來跑馬路、逛市場。他曾對員工們說,圍繞生產轉,越轉越死;圍繞市場轉,越轉越活,品牌要靠廣告擴大影響,但更要靠產品創新鞏固市場。

  有人說,蘇壽南是一個企業家,也是冒險家。的確,當「三槍」越做越大,而其他兄弟企業入不敷出時,他提出了「1+(-1)>2」的公式。1991年至1996年,針織九廠連續兼并7家虧損企業,承擔債務3.58億元,安置員工5000多人。6年中,針織九廠經濟效益增長100倍。其間,最驚心動魄的當屬對百達針織廠的兼并戰。當時百達廠累計虧損7000多萬元,危在旦夕。然而,兼并後針織九廠資產負債率將達101%,「救火」不成,很可能反把自己搭進去。然而,在蘇壽南看來,河豚有毒,但味道鮮美,關鍵看怎麼吃?一盤死棋硬是讓蘇壽南盤活。此一戰,讓他留下「兼并大王」的美譽。

  1994年,針織九廠改製為上海三槍集團有限公司,此後「三槍」的「內衣帝國」之路越走越穩,蘇壽南完全可以把這種好日子過到退休。然而,2001年,臨近退休之際,蘇壽南又幹了一件大事,建設「三槍工業城」。當時一些朋友也勸他,已經60多歲了,項目搞好了留給別人,搞不好成千古恨。不過,蘇壽南內心卻有一個隱憂,三槍集團當時既是創稅大戶,也是排污大戶,留在市區是「等死」。時年已過60歲的蘇壽南拉資金、跑政策,硬是用短短兩年時間,在康橋建成了三槍工業城並順利投產,而這也讓三槍迎來發展的全新時代。

  退休後的蘇壽南依然發揮餘熱,傳播「三槍」文化。

  每每有人稱讚蘇壽南對三槍品牌的巨大貢獻時,他總是謙虛地說,不是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本事,都是腳下這片上海熱土的功勞和改革開放的機遇。正如蘇壽南所說:「時代造就了一個蘇壽南,我必當殫精竭慮,用全部心血為時代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