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動力煤現貨價格一路上揚 600元可以期待一下?

動力煤現貨價格一路上揚 600元可以期待一下?

  原標題:動力煤現貨價格一路上揚,600元可以期待一下?來源:文華財經

  自從上月末開始動力煤現貨價格節節攀升,從最初的555元/噸一路漲目前至581元/噸,累計上漲26元,逐漸逼近600大關。今年以來,動力煤現貨價格從未站上600元/噸,前兩次上攻也均以失敗告終,這次動力煤價格會不會持續成功突破600元大關呢?

  觀察動力煤現貨價格的走勢可以看出,雖然近期動力煤現貨價格強勢走高,但是僅僅是回歸到7月上旬的現貨價格水平,接下來我們看一看動力煤現貨價格在這兩個多月到底經歷了什麼。

  7月伊始,隨著大型煤礦上調長協價格以及宣布暫時停供現貨煤,動力煤價格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里迅速從573元/噸上漲至597元/噸,累計走高24元/噸。在動力煤價格逼近紅色區間之後,由於市場預期煤價調控風險加大,加之電廠庫存走高,市場觀望情緒增強,自中旬開始,煤價逐步回落,至月末,煤價已重回至月初起點573元/噸,隨後陷入持穩狀態。

  進入8月份,煤價更是節節敗退。由於電廠庫存高企,水電滿發,下游用戶並不著急拉運,電廠積極消耗自身高庫存,長協煤成為拉運重點,貿易商挺價失敗。動力煤價格從月初的573元/噸最低跌至月末的555元/噸,回歸到綠色區間。

  時間到了9月份,安全檢查和煤管票限制影響持續,主產地煤價整體穩中偏強,低硫優質煤貨源供應出現緊張,與此同時,東北地區開啟冬儲模式,分流優質資源,加之惡劣天氣及主要運輸線路兩次故障等因素制約,北方港口存煤補充緩慢,港口庫存的下降直接支撐了貿易商的挺價心態,之前一蹶不振的煤價突然迎來強勢上漲。

  單純就煤價而言,大家自然會想到進口政策這個變數。進口煤限制是2017年提出的,縱觀2017年以來的月度進口量情況,每年的7、8、9月份都是進口煤的高峰時間段,後續月份的進口量則呈遞減趨勢,且在接近進口調控總目標後,不排除出現極端銳減的操作手段。比如2019年12月份,單月進口量僅277.2萬噸,相較於年度月均進口量約2500萬噸而言,進口量微乎其微。

  而今年以來相較於之前幾年,進口煤限制政策有明顯的趨嚴。通關時間延長、不允許異地報關、嚴格的配額管控、進口貿易商缺乏配額退出市場、部分港口大量進口煤滯留……這無疑都在昭示著進口煤管控之嚴。往年8月煤炭進口量通常位於一年當中的高位水平,但是今年8月份由於進口煤通關政策依舊把控嚴格,煤及褐煤進口量環比下降約兩成至2066.3萬噸,為今年以來最低水平,同比則下降37.29%,創4年同期最低值。

  目前來看,進口煤政策放開的可能性較低,這不免讓人想到未來煤炭進口量或將進一步減少,由此推動煤炭現貨價格上漲。

  其實仔細觀察不難看出,自2017年開始,中國曾多次採用進口政策調節沿海動力煤的供需關係,而調節效果也不盡相同,其中2018年4月中旬的調控導致了煤價啟動了一輪高達24%的上漲,但是2018年和2019年的年內高點均未出現在9月份之後,而且在2019年12月份煤炭進口量僅為277.2萬噸的時候,動力煤現貨價格亦未出現明顯回升,當然也未成為全年最高點,說明2018年底和2019年底的進口煤收緊對煤價走勢基本沒有影響。

  在電力供應保障的前提下,進口政策常常只有收緊難有斷供,使進口煤政策變化作為單一變數難以大幅改變相關區域內動力煤的供需平衡表,其對煤價的影響常常通過影響電廠預期和採購節奏來改變北港煤價走勢,所以在供需偏緊的時候影響偏大,供需寬鬆時影響偏小。比如今年五一前後的進口預期變化對煤價的影響,則更多的是以多因素疊加為基礎的,節後下游日耗激增疊加北港市場煤結構性缺失等問題共同推動,才造成煤價的劇烈上漲,所以不能僅僅關注進口量這一單一變數來判斷,但是當前進口煤政策趨嚴造成進口煤偏緊確屬事實。

  而從最近關注度較高的動力煤港口庫存來看,目前環渤海三港總庫存和單一秦皇島港口庫存均較8月中旬左右水平下降約16%,下降幅度的確顯著,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當前用電需求旺季已然進入尾聲,後續庫存下降持續性存疑。

  此外,經過近段時間現貨價格大幅上漲,動力煤基差得到了明顯修復,不過目前現貨價格漲勢較前期明顯放緩,繼續上沖勢頭或將不足,但是今日期貨價格強勢上沖至598.6點,創下14個月新高,期貨價格強勢走高或將繼續發揮對現貨價格的帶動作用。

  綜合來看,當前動力煤現貨價格或將在供應偏緊及期貨強勁走勢的帶動下繼續上行,但自去年7月以來,動力煤現貨價格一直未能成功站上600元/噸,這不免體現了煤炭市場政策調控的作用,一旦這次成功突破600元,或將因承受一定的政策壓力而不能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