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美團:騰訊不疼 阿里不愛

美團:騰訊不疼 阿里不愛

  來源: 億邦動力網

  甩掉「點評」的美團,藏著創始人王興關於「美團系」更宏大的野心。

  9月11日,與大眾點評合併5年後,美團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董事會建議將公司中文名稱從「美團點評」簡化為「美團」,英文名稱由「Meituan Dianping」更改為「Meituan」。美團表示,名稱簡化不會對業務方向、組織架構、公司運營等產生任何影響。

  熬過千團大戰、8年上市和10年虧損的美團,如今來到了新的關鍵節點。

  近半年來,美團股價一路高歌猛進,觸及280港元的歷史新高,市值達到1.65萬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45萬億元),與3月19日的低點相比漲幅接近300%。這代表投資者和機構對美團長期價值的認可,但也將其推向了更「孤獨」的境地。

  「美團越來越有第三巨頭之相,不只是阿里, 騰訊 可能也要重新審視它了。」長期關注美團的私募基金投資人楊起(化名)表示。

  由BAT( 百度 、阿里、騰訊)和TMD(頭條、美團、滴滴)構建的中國互聯網格局正在重塑,無論關係親疏,阿里和騰訊會樂於看到一個新的巨無霸出現嗎?

   1、美團不做「房中客」

  一面雷厲風行,一面低調謹慎,王興的個人特質滲透在美團這家公司上下。

  「興哥走路都帶著風。」一位美團員工告訴億邦。他曾多次與王興在洗手間相遇,幾乎每次都看到他風風火火地洗完手,跑著去了會議室。另一名美團員工則稱,受老闆和高管層行事風格影響,美團整個公司的風氣都沉穩而低調,無論好事壞事都鮮少對外發聲,只「悶頭干自己的事」。

  被外界頻繁解讀的與阿里的故事,則是罕見的例外。

  有種說法是,阿里對美團有知遇之恩。

  2011年,美團在「千團大戰」中如火如荼地爭奪市場份額時,阿里與紅杉資本、北 極光 創投一同向美團注入了5000萬美元資金。為扶持美團,阿里還關停了自己的口碑網,將淘寶流量開放給美團。

  同年11月,在王興6次拜訪之後,曾擔任投資方調查人的 阿里巴巴 第67號員工的干嘉偉正式加入美團,親手打造了美團的線下地推鐵軍。2014年,美團完成3億美元C輪融資,投資方中再次出現阿里的身影。

  在業界看來,阿里「傾己之力、成美團之事」的目的,是將美團變為自己「房中客」。

  阿里想借王興之手擴張其本地生活版圖,但美團的野心不止於此。後者不斷擴張的業務邊界,開始觸及阿里的核心業務新零售,則讓阿里感到惴惴不安。

  阿里渴望掌控一切,但並非一切都能盡在掌握。

  騰訊科技此前報道稱,當時馬雲提出,阿里將加大對美團的投資,作為交換,美團的支付渠道必須去掉微信、只留下支付寶,這與王興「雙方互惠互利,各取所需」的理念背道而馳。阿里逼美團畫地為牢,王興則認為美團並非阿里旗下一個子公司,雙方只是投資關係。

  美團與阿里的「蜜月期」結束在2015年10月。風格強勢的王興不斷引入投資方稀釋阿里股份,還找來騰訊聯手,頂著阿里的反對促成了對大眾點評的合併,自此雙方徹底翻臉。

  王興在接受《財經》採訪時回憶,「新美大」合併之後,王興曾專程拜訪馬雲和逍遙子,在談話中提及滴滴與快的合併很成功,阿里、騰訊兩家巨頭從不共戴天到握手言和,共同成為滴滴的股東,但對方回答,「這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在滴滴快的的合併案中,阿里是最後一個同意的人——這成了王興的「心頭刺」。

  最終,阿里不再跟投新美大最新一輪融資,而是選擇退出美團,全力扶持口碑;美團則要求商戶全面停用支付寶,否則提高扣點比例。2016年1月,美團接受騰訊領投的33億美元投資,徹底投入騰訊陣營;同年4月,餓了么宣布獲得阿里領投的12.5億美元融資。

  值得一提的是,美團轉投騰訊懷抱后,阿里並未徹底退出,直至美團上市后仍持有其1.48%的股份。王興在上述採訪中提及,阿里不肯賣光美團股份,是為了能繼續給自己製造點麻煩。

  直到今天,美團與阿里1%的「愛情」仍被業界關注。

   2、阿里不再愛,騰訊不敢疼

  不做阿里的「房中客」,美團同樣沒成為騰訊的「麾下軍」。

  多位美團員工對億邦表示,騰訊在公司內部存在感低、給美團自由空間較大,甚至有人不清楚騰訊是美團大股東。一位美團程序員對億邦談及自己的感受時表示,除了優先考慮騰訊雲服務,他感覺不到美團與騰訊有什麼聯繫。

  楊起告訴億邦,美團站隊騰訊的最大理由是騰訊「參股不控股」,沒有阿里那麼強的掌控欲。另一原因則是,騰訊除了流量,自身幾乎沒有商業運營能力。

  或許正因如此,美團才有可能成長為中國互聯網「第三巨頭」。

  對騰訊而言,美團作為「乾兒子」,一定好於成為對手。但如果這個「乾兒子」體量日漸龐大,差距不斷縮小,甚至可能成長為比肩自身的另一極,這種親密關係還能繼續嗎?

  騰訊對標的公司沒有過強控制欲,不代表它沒有「狼性」。

  騰訊鼓勵內部競爭,同一業務開發同時交由不同團隊,「誰能跑出來誰就贏了」。這種企業文化映射到被投公司上,就是美團與滴滴、 京東拼多多 之間的相互鬥爭和制衡。

  今年上半年,「美滴聯姻」流言傳出后,多位業內人士向億邦分析稱,騰訊不會成為這場收購案的推動方。一方面,美團足以壓制阿里在本地生活領域的勢力擴散,戰略目的已經達成。另一方面,美團已成為二級市場的寵兒,如果併入滴滴后體量繼續擴大,騰訊系內幾乎沒有誰能再制衡它。

  雙方的矛盾還在於,美團當前尚未布局完畢,一旦它把交易流量全部吃透,下一步就是和騰訊搶場景流量。

  上海財經大學電商研究所教授崔麗麗告訴億邦:「騰訊流量雖多,但除了社交在變現方面其實沒有更多場景,還需引入一些消費場景來變現。如果美團的場景強大到足夠分割社交場景流量,估計騰訊不會坐視不管,畢竟觸及到根本利益。」

  另一邊廂,騰訊在尋找更多消費場景時,不可避免地侵入了美團腹地。

  2019年初,騰訊曾在發現一級入口內測「附近的餐廳」功能。雖然這一功能並未公開上線,但此舉被業內解讀為騰訊開啟本地生活服務板塊「賽馬模式」。

  隨後,騰訊又盯上了私域外賣。

  今年4月,億邦從外賣代運營平台「商有」創始人趙雲處獲悉,騰訊于春節期間,緊急聯合微盟、商有內測朋友圈「附近推」產品,嘗試3公里以內的餐飲廣告服務。餐飲商家在朋友圈投放外賣小程序廣告后,用戶可直接點開鏈接下單,由商有完成外賣配送。

  在商有之後,騰訊又陸續引入了多家外賣代運營商。據億邦了解,上圖商家後台顯示的「花費」一項,全部是騰訊收取的廣告收益。

  此外,億邦從接近騰訊的人士處了解到,騰訊正與多個餐飲品牌合作,通過《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手游發放餐廳到店優惠券,將流量延續到實體餐飲運營。未來,騰訊還將和奈雪的茶、喜茶等品牌聯名發布新品。

  騰訊想借流量優勢從餐飲行業穩賺一筆的意圖,呼之欲出。

  「美團已經足夠制衡阿里,如果我是騰訊,從現在起我都不願意再扶持王興了。」楊起告訴億邦。

   3、美團沒有朋友,但有勢力圈

  「阿里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但是依然不能阻止京東的崛起。」2016年初,王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如是說。

  將這句話中的京東替換成美團,結論依然成立。

  王興的野心,是讓美團成為與阿里、騰訊同一量級的公司,餐飲、旅遊、到店綜合品類,每個領域都可以值幾百億美元。至於多長時間能實現,3年前,王興給出的預期是5-10年。

  在成長為「第三巨頭」的路途上,美團逐漸用多塊業務拼圖拼湊起了完整的本地生活故事,也不斷招來或明或暗的競爭對手,餓了么、阿里、滴滴、攜程都在其中。

  當下,阿里對美團的憤怒值已經調到了最高點。

  扛著阿里本地生活大旗的螞蟻集團正在籌備上市,即將全方位對戰美團;餓了么調整戰略,搞起了外賣版「百億補貼」,重點是覆蓋北上廣杭等一二線城市的優質商戶。餓了么稱,要讓「百億補貼」常態化。

  孤軍奮戰的美團,還可能繼續樹敵。

  在互聯網分析師鄧志鵬看來,美團與騰訊終有一戰,戰爭的爆發點將是騰訊最根本的護城河和大殺器——流量。

  騰訊流量溢出效應明顯,騰訊可以向美團外溢流量,但不會允許被截流。而隨著美團自生能力增強、閉環生態形成,它對騰訊的依賴會逐漸降低,還可能與騰訊業務體系產生無法調和的矛盾和衝突。

  「換個角度思考,若美團成為互聯網的第三極,將電商、即時配送、外賣、支付等環節打通,美團對騰訊流量訴求就會減弱。騰訊拿什麼制約美團?」鄧志鵬稱,「到那時,美團還需要騰訊嗎?」

  當騰訊在餐飲領域動作頻頻,美團也在嘗試摸索支付領域。

  2018年9月登陸港交所時,美團通過直接入股、申請、全資收購等方式,集齊支付、小貸、銀行、保險經紀四類金融牌照。今年以來,美團通過綁卡下單立減、返現、返紅包等方式,推廣極速支付、美團月付等業務,並上線對標芝麻信用和微信支付分的美團信任分,企圖形成自己的支付閉環。

  騰訊支付的交易訂單中,大部分來自美團及其他第三方渠道的交易訂單。當前微信支付費率為0.6%,一旦美團支付日漸勢強,很可能與騰訊重新商定合作規則。

  「鑒於美團與阿里的分手,騰訊肯定會留有一手。」鄧志鵬對億邦分析稱,王興野心太大、攻擊性極強,結局很可能是騰訊與阿里共同培養出了一個對手。

  渴望成為巨獸的企業,成長之路註定孤獨。曾拒絕巨頭投資的位元組跳動堅持中立發展、拒絕站隊;背後同時站著阿里和騰訊的滴滴,也向來對外標榜自立。

  擁有一顆王者之心的美團,順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朋友只會越來越少。越來越有錢的美團,試圖通過戰略投資的方式,打造自己的勢力圈。

  IT桔子數據顯示,美團及其產業基金龍珠資本近年來在海內外投資公司71家,在本地生活、電子商務、汽車交通、智能硬體等各個領域均有分佈,其中不乏喜茶、誼品生鮮、 理想 汽車等知名公司。專註本地生活核心業務的美團,仍在嘗試拓展邊界。

  值得注意的是,美團所投標的均與其業務聯繫緊密,是典型的驅動型投資。如今看來,美團已初步建立起自己的海內外勢力圈,或將推動其成長為互聯網新一極。

  時間撥回2015年10月,美團拒絕了阿里「要想從阿里拿錢,就不能再要騰訊錢」的要求。當時王興告訴馬雲和逍遙子:「騰訊也是我們很重要的股東,而且是比較友好的朋友,我不覺得應該如此。」

  夾縫中的美團依然沒有朋友,但它續寫的新故事中,或將拓展出更大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