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斷供后華為脈搏未停下:晶元供應謀國產,「松湖會戰」求生存

斷供后華為脈搏未停下:晶元供應謀國產,「松湖會戰」求生存

  原標題:斷供后華為脈搏未停下:晶元供應謀國產,「松湖會戰」求生存

  新京報 貝殼 財經記者 陸一夫

  9月14日是美國對華為實施新禁令生效前的最後一天。這一天,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 微博 上發布了一段關於今年開發者大會的花絮,其間他回應了網友關於今年Mate 40的發布日期問題:「請大家再等一等,一切都會如期而至」。

  余承東在今年的開發者大會正式開始前,大屏幕上「No stop,no pause,play together」的標語表明華為仍然存活,「求生存」將是這家公司未來一段時間內的主題詞。

  在近期與國內多所高校舉行座談會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終於認清了現實,放棄了對美國的最後幻想:「(華為)也想點燃5G這個燈塔,但剛剛擦燃火柴,美國就一個大棒打下來,把我們打昏了,開始還以為我們合規系統出了什麼問題,在反思;結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來,我們才明白美國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們死。求生的慾望使我們振奮起來,尋找自救的道路。」

  儘管目前華為面臨的危機更多地來自海外供應商的斷供,但鴻蒙2.0和HMS 5.0的發布證明華為仍積極維持公司的正常運營,並繼續尋找應對美國打擊的解決方案——通過9個月時間和上萬名程序員的努力,華為的HMS已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應用生態。如今,搭載HMS的華為手機在海外每周的銷量達到40萬。

  但華為面臨的威脅遠遠未到真正結束的時候。在9月15日禁令正式生效后,華為依靠近4個月時間的備貨能維持業務運營多久仍是未知之數,同時國內的供應商能否向華為提供合規的解決方案也存在疑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華為沒有放棄消費者業務的計劃,這家在上半年已登頂全球最高市場份額的手機廠商仍在努力備戰5G時代的挑戰。

  美國升級打擊力度,年初華為早有預料

  對於美國的打擊力度升級,華為並非沒有預想。

  早在今年1月21日出席2020年達沃斯冬季論壇時,任正非就表示,美國的「實體清單」去年對華為的打擊並未起到多大作用,因為華為已經在過去做了一些準備,同時他仍樂觀預計,即使美國今年會升級對華為的打擊,公司所受影響並不會非常大,「因為公司累積了去年被打擊的經驗,以及鍛煉了隊伍,華為更胸有成竹不會受到打擊。」

  隨後有消息傳出,美國政府計劃對華為的晶元供應限制升級,在今年3月底華為時任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就回應稱,即使美國將限制措施升級,中國公司和華為還能從韓國的三星、台灣的MTK等購買晶元用於智能手機生產,「就算華為因為長期不能生產晶元而做出犧牲,相信中國會有很多晶元企業成長起來。」

  其後在今年5月16日,美國商務部正式針對華為的出口管制升級,華為不僅無法從美國廠商進口零部件,含有美國技術的設備或廠商若要為華為生產晶元亦需要得到美國商務部的許可。

  自研的海思晶元遭到進一步打壓后,華為轉向與聯發科等晶元企業進行合作,寄望于通過外購其他晶元企業以滿足消費者業務需求,但這一計劃再次落空——美國政府的第三波打擊行動更新了禁令規則,非美國公司和現成晶元也被納入到禁止對華為出口的範圍內,而且只給華為留下了一個月時間。

  受此影響,余承東直言,今年華為Mate 40搭載的麒麟9000晶元, 台積電 只接受了9月15日前的訂單,因此這可能將是華為最後一代麒麟高端晶元。

  經過幾十年時間的發展,華為旗下的海思半導體已經成長為全球前十大的半導體廠商。根據IC Insights報告,今年第一季度海思半導體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54%,達到約26.7億美元,成為首家進入全球銷售額前十的中國大陸半導體供應商。

  但華為在晶元上的研發能力集中在設計領域,封測、製造等環節未有涉足。余承東也慨嘆當年華為沒有全面進入晶元產業鏈,他早前曾表示:「過去華為十幾年從嚴重落後,到比較落後,到有點落後,到終於趕上來,到領先,我們投入了極大的研發,也經歷了艱難的過程,但是很遺憾在半導體製造方面,華為的重資產投入型的領域、重資金密集型的產業華為沒有參与,我們只是做了晶元的設計,沒搞晶元的製造。」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日前已表態,華為將繼續投資海思,「對我們來說,會繼續保持對海思的投資,同時會幫助前端的夥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我相信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禁令衝擊消費者業務,5G基站影響較小

  高端晶元缺失,對華為的消費者業務影響最為明顯。

  在過去年一年裡,華為在產業鏈去美國化上步步為營——先是去年在 谷歌 服務停供前推出自研的操作系統鴻蒙,其後在5G基站上不再使用美國零部件,Mate30系列和P40系列高端機型的美國零部件含量降至新低,P40系列更是首次搭載HMS(華為移動服務)以替代谷歌GMS。

  但麒麟晶元一直是華為高端機型品牌的核心競爭力,近年來無論是Mate系列還是P系列,華為都選擇搭載自研的麒麟晶元,其性能並不亞於 高通蘋果 的晶元,這也是華為與國內其他手機廠商形成差異化競爭的重要優勢。

  去年華為的智能手機發貨量達2.4億台,其中華為Mate和P系列旗艦手機發貨超過4400萬台,同比增長53%,佔總出貨量達五分之一。此外,Mate和P系列搭載的晶元還會用在榮耀品牌上,以麒麟990為例,除了Mate30和P40外,榮耀的V30系列、榮耀30 pro和榮耀30 Pro+都需要採用該晶元。

  而通信行業獨立分析師黃海峰表示,華為麒麟9000晶元的庫存在1000萬片左右,這些晶元庫存或能支撐大約6個月時間。

  除了高端晶元之外,華為的中低端機型可採用其他晶元予以替代麒麟晶元,例如 中芯 國際在今年5月已經向華為提供低端手機晶元麒麟710A,並應用在榮耀Play 4T手機上。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芯國際亦有可能受到美國禁令的影響,有外媒報道指美國政府正考慮將中芯國際列入貿易黑名單,使得中芯國際的生產受到打擊。

  據日經新聞報道,中芯國際正測試非美國設備的生產能力,預計今年底將在完全不使用美國設備的情況下,試產40納米晶元,並計劃在3年內生產更先進的28納米晶元。對此,有中芯國際的員工向記者表示,「國產設備很早就有試用,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不過在14納米以及14納米以上的先進工藝,短期內仍不能國產。」

  Canalys分析師賈沫認為,即使未來華為失去了自研高端晶元,也不會馬上流失高端用戶。「華為需要進一步開發出其他方面的USP保持在科技上領先,比如華為依舊擁有領先地位的手機攝像技術。」

  除了消費者業務,華為的運營商業務也將受到一定的影響,不過由於華為備貨充足,5G基站業務短期內不會受到明顯影響。根據集邦諮詢今年8月發布的一份評估報告,預計華為的5G基站晶元庫存可以維持到2021年年末。此外,基站這種傳統通信設備產品不同於手機,其生命周期一般在10年左右,這也使得業界對於基站產品的換代頻率需求不會太快,使用壽命長。

  美國半導體也將受華為禁令出現危機

  禁令不僅對華為造成影響, 同時也將對美國半導體產業造成傷害。

  「我們仍在審查該規則,但這些對商業晶元銷售的廣泛限制將給美國半導體行業帶來重大幹擾。」8月17日美國商務部再次升級對華為的出口管制后,美國半導體協會(SIA)發布聲明,稱協會對政府突然轉變態度感到驚訝和擔憂,「因為政府支持一種更狹隘的方法,旨在實現既定的國家安全目標,同時限制對美國公司的傷害。我們重申我們的觀點,向中國銷售非敏感的商業產品推動美國的半導體研究和創新,這對美國的經濟實力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

  SIA的擔憂不無道理。根據波士頓諮詢今年3月發布的報告《限制對華貿易將如何終結美國在半導體行業的領導地位》,假設美國「徹底終止雙邊技術貿易、技術領域對華脫鉤」,3-5年後美國的半導體企業徹底退出中國市場,其全球市場份額下降18%,全球營收減少17%,研發投入下降30%至60%。

  在去年華為首次被納入「實體清單」時,不少企業均向美國商務部申請出口許可, 微軟美光 等都獲得過許可。不過,臨近9月15日,很多企業並未再有申請許可的消息,包括美光等已確認在禁令生效后將停止向華為供貨。

  SIA在今年上半年的報告中表示,目前美國公司在半導體行業佔據領導地位,但政治和監管方面的不確定性,特別是中國市場方面,削弱了美國公司的競爭地位。SIA認為,中國正在積極追求5G,並以比美國更快的速度推廣5G手機和基礎設施,預計今年年底中國市場將出現300美元的5G手機,「缺失龐大的中國市場,可能會嚴重阻礙美國在半導體領域競爭力的發展。」

  SIA認為,美國半導體行業常年來保持穩定,不僅為美國晶圓廠提供穩定的工作崗位,而且也是美國對外的重要出口組成——資料顯示,美國去年的半導體出口產值達460億美元,僅次於飛機、原油、汽車等排在第五位。然而半導體領域美國面臨著全球競爭,去年新開工的6座半導體晶圓廠全部在美國之外,其中有4座選址在中國建設。

  「松湖會戰」如何力保海外市場?

  受美國「實體清單」影響,華為在歐洲的市場份額已經被競爭對手分食。根據Canalys歐洲地區智能手機市場今年第二季度報告, 小米 二季度在歐洲市場的佔有率已達到17%,同比增長65%,而華為則同比下降17%,市場份額跌至與小米同一水平。

  儘管晶元危機威脅消費者業務的生存,但華為仍希望保住海外市場,尤其是歐洲市場的手機出貨量。華為消費者業務歐洲總裁Walter Ji在9月初表示,歐洲將是華為下一個十年的重要市場,他透露華為計劃在歐洲開設更多的線下銷售店,包括8家旗艦店和42家體驗店。

  華為2019年年報顯示,華為在EMEA(歐洲、中東以及非洲地區)的營收達2060億元,占華為去年全年營收比例為24%。不過受「實體清單」影響,EMEA市場的營收增速放緩至只有0.7%。

  因此開發者大會上推出的HMS 5.0版本將成為關鍵因素。據華為消費者業務雲服務總裁張平安介紹,華為集結了上萬名程序員和工程師在東莞松山湖基地花費了9個月時間打造,終於將HMS從4.0版本升級至5.0版本,華為將此次行動稱為「松湖會戰」。

  HMS是華為用來應對谷歌GMS缺失的解決方案。華為披露的數據顯示,目前HMS全球開發者達180萬,超過9.6萬個應用集成HMS Core,AppGallery全球活躍用戶達4.9億,2020年1月至8月AppGallery應用分發量達2610億,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生態。

  今年開發者大會上,華為的另一個著力點是鴻蒙2.0版本,該自研系統不僅是應付安卓系統潛在被禁止使用的風險,亦是華為希望打通手機與其他IoT設備的關鍵。華為消費者業務軟體部總裁王成錄表示,期待明年鴻蒙系統將覆蓋1億台手機和1億台第三方IoT設備,目前美的、九陽等家電企業已經宣布加入鴻蒙系統。

  賈沫向記者表示,雖然華為一直在優化完善HMS,但是因為消費者的使用習慣問題,大部分的歐洲消費者,尤其是西歐的消費者依舊或多或少會依賴於谷歌的服務或者應用,這使得華為推廣HMS依舊困難重重。比如華為在2020年第二季度海外出貨的HMS手機佔比創新高,達到24%左右,但出貨量卻進一步下降了27%,較第一季度環比也有17%的降幅。

  他認為,相比華為,小米和OPPO等廠商已經在歐洲有所斬獲。「小米在今年第二季度首次在歐洲市場份額超過華為,小米在華為最具優勢的西歐市場也有希望在第三季度實現超越。同時OPPO也與 沃達豐 達成集團層面的合作,隨著其逐漸與更多的大型渠道達成合作,在未來增長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