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光明日報:讓中國高等教育融入國際競爭,需破除「唯分數」論

光明日報:讓中國高等教育融入國際競爭,需破除「唯分數」論

原標題:光明日報:讓中國高等教育融入國際競爭,需破除「唯分數」論

9月初是大多數高校新生入學的時間,然而近期多所高校卻重新發布了擴招本科新生的信息。

上周,寧波諾丁漢大學、西交利物浦大學等多家中外合作辦學的高校接連發布增額錄取招生信息,向持有國外優秀大學錄取通知書的中國籍學生敞開入學大門,學生畢業后直接獲得海外高校的學位證書。
9ab4-izeysaz0613385.jpg
今年原準備出國留學且已經拿到國外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學生,因受疫情影響,準備在國內求學,他們有什麼選擇?按照目前的高考制度以及高等學校學籍管理辦法,他們只有3個選擇:

一是通過參加高考,被全日制高校錄取

,當然也可報考納入統一高考招生的中外合作大學或中外合作項目,畢業時可以獲得國內高校文憑和合作辦學的海外大學文憑。

二是不參加高考,選擇教育培訓機構的「2+2」或者「3+1」等項目

,即計劃外非學歷的中外合作項目,完成學業,獲得海外高校文憑。

三是不參加高考,選擇一些大學(包括中外合作辦學大學)舉辦的沒有納入計劃內招生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

,這類項目不需要考生填報高考志願,只需提出申請,與納入計劃招生的學生不同,計劃外招生的學生將只有「單證」,即海外合作高校的文憑,中外合作大學之前在招收這類學生時通常也要求提供高考分數,把高考分數作為錄取的參考。

以此分析,中外合作辦學高校的「擴招」,並非政策突破,不過是在此前招生基礎上,擴大計劃外招生項目的人數。而且,此次「擴招」,不要求提供高考成績,選擇根據被海外大學錄取情況招生。

這讓放棄海外留學的學生多了一個選項,這種處理很人性化。

efc1-izeysaz0613387.jpg這也是現行高考錄取制度和高校學籍管理制度之下所能作出的符合政策的調整。而從應對疫情給學生帶來的學業發展影響看,這還不夠。比如,一名在國外大學留學的大三學生,中斷海外學業想回國求學,根據目前的高考制度與高校學籍管理制度,他們回國后如果要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必須參加高考,填報志願,才能獲得全日制教育機會。否則,就只能選擇計劃外的中外合作項目,或者選擇成人高校、自考助學。進一步說,

一名常春藤高校大三學生若想回國求學,將沒有一所全日制高校能接受其進行全日制學習。

計劃招生、計劃培養與計劃管理體系,維護了整體高等教育的招生培養秩序,但也越來越不適應高等教育的發展趨勢。要提高高等教育質量,就繞不開提高淘汰率這個話題。而現實是,

學生退出機制不健全讓提高淘汰率遭遇巨大阻力。

fb24-izeysaz0613441.jpg再舉例來說,若一名清華大學的學生在大三時被淘汰,想要繼續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只能重新參加高考並填報志願,而不能根據當年的高考成績、大學求學表現申請轉學到另一所高校。而

在發達國家,這一制度是實行大學教育寬進嚴出的重要制度保障。

在疫情影響下,這一問題更為凸顯

。國外的學生受疫情影響,可重新申請轉學,但中國的留學生想轉學回國內,卻沒有銜接機制。從近期看,我國有必要結合高職擴招,實行註冊入學、申請入學,允許有高中畢業證或高中同等學力者直接進高職求學;同時,探索本科院校的插班生制度,讓準備回國求學的學生參加插班生考試,錄取進相應年級求學。從長遠看,則需要探索全面的「申請—審核制度」,

改變全日制高校單一入口、單一評價體系,破除「唯分數」論,建立多元評價體系

。這是讓中國高等教育融入國際競爭的選擇,也是提高教育培養質量的選擇。

(作者:熊丙奇,系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