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樣本案例!2020,一個500億銷售額開發商這樣破局!

樣本案例!2020,一個500億銷售額開發商這樣破局!

●●●1●● ●

26周歲的正商,正在進入最具活力的時刻!

復盤過往五年正商的集團級戰略,你會發現正商的戰略衍化,堪稱兩年一變。

2016年,正商在全集團執行高品質戰略;2019年,正商在全集團執行首席品質官戰略;2020年,就在最近,正商「精細鑄造」戰略開始實施。

嚴格說起來,它們之間應該是遞進關係:高品質戰略→首席品質官戰略→精益鑄造戰略。

通俗點說,這就是一個正商版的品質進化論,從戰略萌芽,到戰略框架完善,到最終戰略縱深。這是一個從做最基礎的品質,到全面精細化的路線圖。

在我看來,這個戰略進化論在執行層面,有三個堪稱大師級手筆的部分。這三個部分也是正商逐漸在構建的三個系統:這就是監察系統、品質系統和服務系統。這三個系統,代表了正商全面品質精細化的開始。

我們分別來說一說。

●●●2●● ●

正商在今年最讓人驚喜的一件事,就是建立監察系統。

這是個權利很大的系統,你可以把它看做是整個正商集團的「中央巡視組」。

出人意料在於,被賦予這個監察職能的部門,是正商的品牌與客戶關係管理中心。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在最近,這個中心的主管領導發生了變化。

正商集團副總裁陳繼國和正商集團總規劃師王繼華作為集團領導成為這個中心的分管負責人。

比如王繼華,他同時也是正商集團的總規劃師、首席品質官,奠定了正商豪宅口碑的善水上境,就是出自他之手。

這個級別不可謂不高。讓做產品的總規劃師做品牌與客戶關係管理中心直管領導,也許在中國地產史上,這也是第一次。

然而,這至少證明了一點,就是正商對於品質戰略的決心。

人們對於麓湖的讚美,一定不是因為有湖,必然是因為麓湖的建築美學和品質堅守。而麓湖的這種口碑發酵,轉身就成為麓湖最好的產品宣傳。

好的品質,真的能擊中人們心裏的那根弦,當這根弦越彈越多,市場美譽就此誕生。宋衛平之所以被稱為豪宅教父,就是他用一個接一個的高品質樓盤積累來的。

所謂積土成山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但是正商卻並不是這樣。正商是在反其道而行。從美譽度去向下倒推,查找影響品牌美譽度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然後再一點點地糾正。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很多時候,業主和物業的互動都很殭,並且只能停留在最基層,就算是業主有什麼反饋,高層也可能不知道,因為大多數情況會被中層截留。這是中國住宅小區的通病。

正商很重視業主的反饋意見,因為品質做的再好,最終物業服務不到位,卻直接影響的是品牌的整個美譽度。

那天,在禎瑞上境的會所里,正商總規劃師王繼華說,他有計劃要做一個業主吐槽平台,讓業主暢所欲言。

「你不要怕業主說,他說了你才能知道基層生態到底是什麼樣?你只有這樣,才能倒逼著服務系統前進一步。並且業主說了你必須得有反應,業主知道你很重視他的意見。這是一個良性的互動關係,業主和物業一直殭著,這不是一個正常的服務關係,不應該這樣」。

在之前,我一直認為我是這個城市中最了解正商的圈裡人之一,但是聽完這句話,我對正商又有了新的認知。

或者說,這是一種感佩,佩服正商的膽識和追逐的決心,也對正商的監察機制的全面落地無比期待。

也許,到時候我會再專門為此寫一篇稿子。

●●●3●● ●

接下來,我想說的是正商的品質營造體系。

在之前我曾經寫過,在這個城市,正商是屈指可數的深度受到日本建築品質影響的開發商,不知道你會不會很震驚。

但事實正是如此。有兩個深受日本影響的開發商,一個是永威,它學的是日本的設計美學;另一個則是正商。和永威不同的是,正商所偏重的是日本的營造理念。

前幾天,我和朋友在瓏湖上境的會所吃飯,我臨時起意,想去地下車庫看看設計的標準和施工細節。但是當我看完回到一樓入戶大堂想出去的時候,我忽然發現竟然不可能。

通常情況下的很多項目,進單元門必須刷卡。但是在正商的設計中,是進出單元門都需要刷卡。最後,我是跟隨一位業主出去的。

在正商的設計中,這被稱為主動防禦系統,對於陌生人來說,只要你是闖入進來的,就不要想能夠出去。正商龐大的門禁系統和智能監控系統,一起組成了住區的科技安全牆。

這個主動防禦系統,就是學習的日本。

不為人所知的是,為了更好地進行品質落地,正商從日本挖到了資深的建築設計師做正商集團的總規劃師,也是北龍湖正商所有豪宅的首席品質官,這就是上面我們提到過的王繼華先生。毋庸置疑的是,這個住區安全的主動防禦理念,也是他引進來的。

但在我看來,他對於正商的影響,並非簡單地做出了善水上境、禎瑞上境和引進了安全系統,這對於任何一個有責任心的建築師來說,都並不是一件難事。

他對於正商真正的影響,在於從底層的行為邏輯中,對正商整個產品營造的改造。

在我們所熟知的、通常意義上的樓盤建造中,從設計院拿到設計圖之後,大部分都是技術部自己提完意見直接發到項目部進行施工。

這直接帶來的弊端是,項目在建造的過程中會發現很多設計缺陷,然後只能是不停地做設計變更。這就是所謂的臨時改。而臨時改,前期的工作又不可能推倒重來,所以只能推諉、得過且過。

最簡單的案例是,看一看有多少項目是因為一樓的大堂過小、過道過窄而維權。

眼下精裝修交房正在成為主流,而這個城市中99%的項目在營造過程中,都是割裂的。通常是基礎工程做完了,就轉給精裝修團隊,精裝團隊正做著忽然發現,這個預留的尺寸不對啊。怎麼辦?推諉、得過且過,或者自己拍拍屁股走人,將所有矛盾轉移給物業。

是的,你沒有看錯,以上兩點,是很多樓盤所面臨的共性問題。

那麼,從2016年開始,正商是怎麼做的呢?

其實很簡單,因為在日本,主流的營造理念,那就是設計師負責制。

也就是說,從接手項目開始,設計師便是最高權威。他需要嚴密審核設計院的設計圖;需要召集建築、景觀、精裝修、物業甚至是第三方顧問等等各種分項一起審核設計圖紙的正確性,及時糾正修改,一旦動工便不再改規劃。

從項目施工開始,所有分項都必須及時深度參與到營造過程中來,因為建築建造從來都是一環扣一環的,各種分項之間只能是相輔相成。合則成,分則敗。

而這正是正商這四年所做的主要的事,而正商善水上境只是在這種行為邏輯之下的練手之作而已。

在我看來,設計師負責制所帶來的整個正商的行為邏輯的改變,對於正商來說,是比營造十座善水上境都更為偉大的事。

它重塑了整個正商!也重塑了正商的整個品質營造系統。

這正是我們今天要說的第二點,正商品質營造的精細化。

●●●4●● ●

接下來我們要說的,是正商要做的大服務體系,

正商做服務,優勢非常明顯。因為有一個重要的數據是,截止到現在,正商的業主已經超過了100萬。

這100萬業主就是正商最大的優勢。在我看來,圍繞這100萬業主,正商可以建立起多層次的服務系統。

比如說,正商在北龍湖有五個上境系,還有一個五星級酒店。而這每一個上境系都有高端會所。正商下一步,會在每一個上境會所,成立社群運營中心,圍繞業主定製VIP社群服務。

比如說,每一個會所都有泳池,可以給上境系的孩子們定製游泳課程,讓正商的每一個孩子都能學會游泳這項技能。

在上境系,能做的社群活動真的很多,正商有著北龍湖最為龐大的業主群,這是一個卧虎藏龍的群體。很有可能,在正商的某個上境里,你家的樓下鄰居就是鄭大一附院最好的兒科大夫。這樣就可以在空閑的時候,給大家講一堂兒科的公開課。

也很有可能,你的隔壁鄰居,就會成為你將來生意上的良師益友,正商非常願意將自己的社群作為一個平台,去讓業主鏈接更多的可能性。

我們再看另一個維度。我們知道,正商在南城有著很多的樓盤和業主。更有幾個巨無霸大盤智慧城、生態城等等。

從大服務的角度來說,對於正商智慧城,你完全可以把它看做是——服務正商整個系統的城市綜合體。

比如說這裡有正商自建的體育公園。這個體育公園,涵蓋了標準足球場、網球場、籃球場、羽毛球場、游泳館,應有盡有。

並且在體育公園外,智慧城還有植物園、採摘園、濱水公園和生態教育園。這簡直就是正商的業主服務基地。

去年在杭州考察,我發現很多開發商都在做業主籃球賽,正商完全可以做城市級別的業主籃球友誼賽、足球友誼賽。從基層來說,就是正商各社區的籃球和足球社群;從城市來說,就是社群和社群在打比賽時的互動和交流。

並且在三月鮮花盛開的時刻,正商可以做花鳥生活節;夏天,可以圍著十七里河做濱水篝火消夏節;秋季是果園收穫的季節,則可以做果獲節。

並且,一定要將這些活動上升為整個鄭州正商的業主狂歡節。

如果說在北龍湖會所里的一個講座,做到的圈層社交和融合;那麼,這些狂歡節做到的則是打通。只有打通每一個社群,才能從更廣度的意義上,去實現人群社交和鏈接。

當這些活動開始真正成為正商的公共節日,成為獨屬於正商的公共儀式——它們將承載整個正商的共同情感與共同記憶。

難道,還有什麼能比這些更為提升美譽度的嗎?

這樣的正商,才是更好的正商!

●●●5●● ●

26歲的的正商,正在迎來自己的蛻變!

監察系統、品質系統、服務系統,這就是2020年的正商帶給我們的驚喜。當這三個系統全部落地時,一個全新的正商將呈現在世人面前。

對於這一刻,我們充滿了期待!

PS:微信的推薦機制改變,請點擊右側「在看」,否則出現的頻率也會變低,甚至失聯,謝謝各位,我們一起為中國房地產發展進步而努力。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地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