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抑鬱症將納入高校體檢

抑鬱症將納入高校體檢

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陳斯斯 實習生 趙寧淇

近日,「抑鬱症將納入高校體檢」上了熱搜,這源於國家衛健委最近發佈的一份文件。

9月11日,國家衛健委官網發佈《探索抑鬱症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方案要求各類體檢中心在體檢項目中納入情緒狀態評估,供體檢人員選用。各個高中及高等院校將抑鬱症篩查納入學生健康體檢內容,對測評結果異常的學生給予重點關注。

據央視近日報導稱,抑鬱症正在成為僅次於癌症的人類第二大殺手,全球預計有3.5億人患病。

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康復科音樂治療師盛子家表示:「中國目前抑鬱症的發病率還在不斷攀升,在我們醫院音樂治療門診可以看出,抑鬱症患者就診率占較高比重,特別是青少年群體尤為突出。」

此前,就有一名16歲女孩患有嚴重的抑鬱症和睡眠障礙,休學在家一年多,接受了音樂治療師團隊的治療,抑鬱、焦慮情緒狀態有了明顯好轉,睡眠也得到改善,與家庭的關係也變得自然親密。「抑鬱症並非很多人想的那樣很難治療。」盛子家說。

她希望這一政策的出台,可以提前篩查、提前預防、提前干預青少年抑鬱症,提高治愈率。但她也提出,在診療過程中,保護青少年的隱私並使其在安全環境中接受診療,這也是社會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

9月14日,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心境障礙專家門診部主任王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當前,國家對於心理健康越來越重視,精神障礙的發病率也越來越高,其中最常見的就是焦慮症和抑鬱症,這兩者的發病率都在6%-7%。

「抑鬱症發病的高峰往往集中在20-25歲年齡段的人群,而且發病年齡有年輕化的趨勢。高中階段的學生也很容易出現,而且發病年齡越早,越容易發展成為雙相情感障礙,這是一種既有躁狂發作又有抑鬱發作的重性精神疾病,早期容易被誤診為抑鬱症。」王勇說。

王勇表示,相比成人,青少年抑鬱症往往具有不典型特徵,「成人抑鬱症往往是睡得少、醒得早、吃不下、不想動等狀態,但青少年往往是吃得多、嗜睡、易發脾氣、煩躁不安、注意力不集中,會對學習帶來很大的影響。」

王勇還提到,電子產品的過度使用也增加了青少年患抑鬱症的風險。「現在使用電子產品很多,一旦投入時間多或者熬夜玩手機、iPad等,會導致生物鍾紊亂,也很容易導致抑鬱。」他進一步表示,另外還有一大類原因,即學習壓力和家庭因素給青少年帶來影響,也容易導致抑鬱症的發生。

但王勇也指出,抑鬱症並非不治之症,大部分抑鬱症如果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可以在短期內獲得較好的療效。而且抑鬱症是一類很常見的疾病,就像糖尿病高血壓一樣,不應該被當作精神病來看待,更不應該受到社會歧視。

他表示,大多數人在一生中都會有抑鬱、焦慮的癥狀,但不一定會達到疾病的程度,將抑鬱症納入健康篩查只是為了更及時、更早地發現容易引發抑鬱症的群體,及早的治療,可以儘早好轉,也可以減輕家庭經濟負擔。

王勇說,一般情況下,如果不是特別嚴重的抑鬱症,經過1-2個月的系統治療就可以明顯好轉,然後繼續鞏固治療1-2年就可以基本痊癒,而如果晚發現,晚治療,就會導致療效不佳,或者反覆發作,難以達到臨床治愈,需要長期甚至終生服藥,而且導致疾病負擔沉重,特別是帶來誤工、誤學等負擔。

本期編輯 周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