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國家公園「守山人」

國家公園「守山人」

原標題:國家公園「守山人」

  新華社西寧9月15日電(記者周喆 藍翔)初秋時節,位於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連縣的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河水潺潺,鳥兒啼鳴,回蕩於山谷之間……

  「這個季節氣溫適宜,水草豐美,岩羊等高原野生動物很活躍,愛跟人類『捉迷藏』。」帶上通信設備和筆記本,祁連山國家公園油葫蘆管護站生態管護員王學清和同事們翻山越嶺,開始了一天的山林巡查。

  巡護途中,一路攀爬,又要拍攝記錄,終於到達山頂時,管護員們全身衣服已經濕透。

  今年46歲的王學清,出生在祁連縣。作為中國首批設立的10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之一,祁連山國家公園是黃河流域重要的水源產流地,也是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優先區域。

  祁連山四季都美,但大多數時候,巡山並非常人想像那樣愜意。尋找地點布設紅外相機,監測野生動物,記錄巡護監測情況,撿拾沿途垃圾,遇情況及時報告……雖然途中崎嶇,甚至無路可走,但很多「路」就是在這樣的節奏中「走」出來的。

  「每天最遠要走55公里,每月至少巡護22天。」王學清告訴記者,他所在的管護區面積約2.8萬公頃,有30名管護員。

  據當地群眾回憶,過去因過度開發、草原過牧過載、人類活動干擾,祁連山一度不堪重負。

  王學清說,上半輩子在祁連山以放牧為生,下半輩子要好好守護這片土地。

  「平均一個月穿壞一雙鞋子。」跋涉在怪石嶙峋的山路上,王學清的腳後跟經常腫脹。如被岩石荊棘划傷,就用野草止血,幾個人還相互幫忙。

  春夏降水多,山溝里會有塌方、泥石流,甚至衝垮了路只能幹等雨停。

  「春季里嗎就到了這,迎春花兒開迎春花兒開……」巡山之路難免寂寞,王學清就把這首青海民歌唱給遠山裡的野生動物「聽」。

  可最難熬的日子,還是漫長的冬季。一次在更換紅外相機途中,王學清的隊友不慎掉入冰窟窿,憑藉多年經驗,大家合力將其救起。經歷過同樣的危險艱辛,王學清卻是別樣的心境,他形容當時情緒如「天地白茫茫一片蒼涼得很」。

  據妻子祁增英回憶,王學清回家後說「以後再也不想走這樣的路了」,可第二天清早,又帶上乾糧扎進了山裡。

  「平時大家就帶一個饅頭和一壺水。到了冬天怕結冰,連水都不敢帶。渴了,就在樹上隨手『摘』一塊冰含著。」油葫蘆管護站站長德康說。

  站在山腳下,王學清一眼就能辨出遠處的動物。在他們的努力下,油葫蘆保護分區的生態環境不斷向好,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在這裏安家。德康告訴記者,這個區域發現的岩羊數量從20餘只增加到近800隻,「分區相繼還發現雪豹、猞猁、豹貓、荒漠貓、兔猻五種珍稀野生動物。」

  「岩羊多了,甚至開始跟山腳下的牲畜搶吃的。」王學清說,出現這一變化,「很開心,很知足」。同樣,曾經的荒山也變得森林繁茂。遠遠望去,青海雲杉、祁連圓柏挺拔蒼翠,綿延一片。

  「會一直堅持下去嗎?」記者問。

  「嗯……」王學清頓了下,輕輕移開一塊落石,轉身走在小路上,嘴裏念叨:「以後年紀大了動不了了,就把兒女們叫上山一起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