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高瓴張磊的「價值」對話:企業家如何做「難而正確的事」

高瓴張磊的「價值」對話:企業家如何做「難而正確的事」

原標題:高瓴張磊的「價值」對話:企業家如何做「難而正確的事」

  2020,真是太特別的一年。我們所有人,彷彿走進了諾蘭的電 影,在錯亂的時空里,不斷經歷著驚喜或者驚嚇。

  企業家們,這個有著主動承擔風險偏好的群體,也都被迫進入了一場超強的、不知何時結束的壓力測試。

  不過,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他們也開始行動起來,在看似被動的應對中,力爭有所作為。

  陸奇打造了奇績創壇的創業營;

  張勇在更新了海底撈的供應鏈管理體系;

  庄辰超迭代了便利蜂的演算法系統;

  賀羽開啟了全球最便宜量子計算機的研發;

  張磊推出了高瓴創投,還完成了沉澱五年的《價值》

  ……

  疫情和外部環境變化打亂了企業發展的時間線,但也讓企業家們有機會靜下心來,在不斷的「向前看,向後看」之中,為企業的未來積累更堅實的基礎,在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的過程中,為企業打開更大的想像空間。

  9月14日,在「請回答2020:張磊和朋友們聊《價值》」的直播中,張磊與海底撈董事長張勇、奇績創壇創始人兼CEO陸奇、斑馬資本聯合創始人及合伙人庄辰超、國儀量子公司CEO賀羽,這些「災後重逢」的企業家朋友們,在長期主義的共識下,回望初心,反思當下,謀划未來。

關於2020年的選擇

  「恍如隔世,戰後重逢。」張磊在對話一開場的八個字代表了很多企業家的心聲。

  的確,作為「見證歷史」最多的一年,2020年接二連三的黑天鵝事件,讓很多企業的業務備受衝擊。不過,當「活下去」成為唯一的主題。許多企業家也迅速反應開始「抗災再生產」。

  作為疫情衝擊下的重災區,海底撈的處境真可謂「九死一生」。難得的是,在按照「防疫指揮部」形式迅速調整經營模式之外,張勇還利用大半年管理層都「被迫」聚集在一起的時機,靜下心來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地梳理,重新迭代了海底撈在關聯公司和供應鏈系統的組織架構。「這是一個意外的收穫。」張勇坦言。

  與海底撈相比,庄辰超的便利蜂的業務,在疫情之下可謂苦樂不均,雖然社區店甚至部分受益於疫情,但辦公區店卻受災嚴重。疫情打亂了便利蜂2020年開店的節奏,但也讓他們有機會重新思考便利店的長期價值。「疫情期間經營慘淡,我們反而可以承受比較高的系統調整風險,因為反正賣得也不好,錯也錯不到哪去。」庄辰超說,「所以我們借這個機會大量地進行系統改進。得到的好處就是我們的系統演進速度大大加快。隨著最近經濟的復甦,我們很多系統的能力就會顯現出來。」

  如果說,張勇和庄辰超都是代表外部危機下企業的主動應對,那麼作為信息產業變革的見證和參與者,陸奇在做的,就是怎麼幫助更多的技術早期企業實踐長期價值創造。他領導的奇績創壇設計了創業營模式,幫助創業者實現產品從零到一,並加速產品市場匹配。

  與上述企業家的事業發展相比,張磊在2020年的所得清晰而具體:第一,跟著自己的女兒遠程學會了拉丁舞;第二,終於完成了前前後後沉澱了五年的新書《價值》。

  實際上,《價值》正是這場企業家對話的主要媒介。這本書一經問世就登上了各大圖書平台的熱銷榜單。不過,讓張磊沒想到的是,「出書的速度快,還沒有盜版的速度快,我憋了5年出了一本書,結果48小時就給盜版了。」

  當然,他也同時宣布:「書的所有的版稅收益將全部捐給中國教育事業。」

關於創業的初心

  幾代創業者聚集在一起,自然而然就聊到了自己創業的起點。

  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是,1994年張勇在四川簡陽,擺起四張桌子,創立了海底撈最初的雛形。而大家不知道的是,當時的張勇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創業,只是為了掙點錢買房。而且,這個願望不久就實現了。但新的煩惱又出現了。「我倒是買上房子了,但是我身邊的大堂經理或者廚師長,他們還買不上。」張勇說,「為了讓他們能夠買上房子,我得再開一家店,讓他去當店長。」沒想到,這個讓身邊人跟自己一樣買上房子的理想,驅動張勇一家家店開了下去,最終開出了今天的海底撈火鍋王國。

  當天最年輕的創業者賀羽的創業初心來自兩個故事:一個是導師好不容易湊夠了錢,去國外買一個科學儀器,買方坐地起價數百萬;第二個是,一款他們用的國外儀器壞了以後,整整花了半年時間才修好。聽到這兩個故事,「我當天晚上夜不能寐,」賀羽說,他第二天就找到自己的導師說,「這個事我一定要干。」他說的「這個事」就是以製造中國自己的高端科學儀器,服務中國和更多發展中國家的科研工作者。

  而陸奇轉換跑道成為「最年輕的創業者」,是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確定性的趨勢:從宏觀和歷史角度來講,中國很有可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一個創新生態,因為所有的核心要素都到位了,人才、技術、市場、資本,這四大核心要素,基本上都到位了。「我個人的理念就是,創新永遠是驅動人類社會進步最大的源泉,技術是創新最大的驅動因素,如果基於這樣的理論的話,如何建立一個機構,它既可以投資又可以幫助創業者從零到一。」陸奇說。

  在重倉中國,重倉創新這條道路上,張磊起步得更早。2005年,很多投資機構在中國創業的主流是跟海外的大基金合作,然後用到大基金的牌子。而張磊從一開始就選擇了創造中國人自己的品牌。在當天的對話中,庄辰超直接問張磊,為什麼選了更難的一條路。

  「做海外機構的中國分支,的確更容易上手。」張磊坦言,「我的書中說『不走尋常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一直認為,高瓴就是個創業者,只是恰巧還是投資人。We are entrepreneurs who happen to be investors。這樣的基因,要求我們留給自己足夠的靈活度和空間。」

  「從我們創業的初心出發,高瓴的名字是不是可以改改了,我們應該叫高瓴創業集團,永遠創業,永遠在路上。」張磊笑言。

關於如何穿越周期

  「2020這一年我好像已經在速成中穿越了周期。各位都是真正穿越過周期的前輩,能不能告訴我要如何在這麼多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賀羽向幾位「前輩」創業者的提問,可能代表了大多數年輕創業者當下最關心的問題。

  張勇的回答直接而有趣。在他看來,企業家最容易犯的缺點有兩個。一個是貪婪,能成為企業家,肯定取得過一些成功,「這些成功會讓你更『貪』,而且有時候我們會把這種貪婪包裝成一種理想。」一個是愚蠢,「因為大家都覺得你挺牛,這會讓我們做出一些很愚蠢的決定。」如果一個企業想倒掉、想穿越這個周期,他必須兩個錯誤都同時犯,又要貪婪,又要愚蠢。所以,穿越周期的秘笈就是不要同時貪婪和愚蠢。

  陸奇認為,創業也需要更系統性地把握自己,一方面不因突變造成顛簸,同時去理解那些非周期性的結構性的影響,從而抓住屬於你的真正機會。所以,他給出的建議是,創業者要對環境突變後的新趨勢保持敏感,同時去理解那些非周期性的結構性的影響。

  庄辰超認為,疫情給了創業者一個機會,就是重新梳理自己的任務清單,去解決那些長期重要的事情,效果可能事半功倍。

  而張磊的三個建議最具體,可能也最具可行性:第一件事,保證所有員工的安全;第二件事,活下來;盤點什麼是重要的事,什麼是急的事;第三件事,在苟且當下的同時,還是要有未來、有詩和遠方。列一個願望清單:問問自己你最想乾的事是什麼?最想收購的店是什麼?最想雇的人才是什麼?最要堅持的價值觀是什麼?

  在張磊看來,不論在哪個領域,以何種形式,創業者都要「找到一條價值創造之路,一條心靈寧靜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