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被濫用的長期主義

被濫用的長期主義

  原標題:被濫用的長期主義

  來源:接招

  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的新書《價值》即將出版之際,關於長期主義的討論突然又多了起來。張磊說:「長期主義不僅僅是一種方法論,更是一種價值觀。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

  做時間的朋友,是長期主義者的口頭禪。但需要甄別的是,做賽道的朋友還是做公司的朋友。

  作為長期主義的集大成者,巴菲特選擇的是公司。如果以十 年為周期,你會發現伯克Hill的十大重倉股中變動很小。從來沒有聽說百事可樂銷售增長了巴菲特就會把可口可樂換掉,埃隆·馬斯克封神了就重倉特斯拉。

  在股神看來,賽道即公司,公司即賽道,長期主義的基石是公司。雪道再長,也需要合適的公司來滾。認準一家公司,極少換手,是古典長期主義。

  2010年,高瓴近3億美金投資京東,成為張磊投資生涯中最重要的代表作。2014年京東上市之後,高瓴開始有節奏地減持,一直到2018年第二季度把自己減成散戶;

  與此同時,高瓴開始大幅買進阿里股份,但一個季度之後,全部清倉,隨即開始買進拼多多。而在接下來一兩年,高瓴又先後以更高價格買進京東和阿里……賽道在手,天下我有。

  蔚來汽車2016年上市時,高領資本持有7.5的股份,2019年又先後在二級市場進一步增持,持股最高達到12%。但2019年底,在蔚來汽車最低谷時,高瓴資本清倉所有股份。過去半年,蔚來汽車漲了超過20倍。

  2019年第二季度,在增持蔚來汽車的同時,高領資本還買進了特斯拉,年底把這兩支新能源概念股一起賣掉,但今年第一季度,又以近3倍的價格重新買進特斯拉。

  今年以來特斯拉股價的大幅攀升,也讓整個新能源汽車賽道被資本看好。理想汽車和小鵬汽車的IPO,都有高瓴資本的身影。當然,付出的價格要遠遠高於當年投資蔚來汽車的價格。

  2018年第二季度減持京東的同時,高瓴資本還買進了蘋果。按照拆股之後的價格計算,當時高瓴的買入價是40美元左右,去年底清倉時的賣價是60多美元。而現在蘋果的股價已經漲了兩倍多。一年多時間賺了50%,半年多時間少賺了200%。

  當然,過去兩年高瓴也有賺到的,比如ZOOM、比如拼多多。但是如果高瓴一直持有京東,結果會怎樣?

  2014年京東IPO時,高瓴擁有1.4億股份,當時的發行價在20美元左右,賬面回報為28億美元;如果高瓴從來沒有賣過京東一支股票,這個回報到今天將達到110億美元。

  從2014到2018年,是高領堅持京東股票最多的十 年,後者股價一直在20到40美元之間徘徊(高領的大部分減持發生在30美元以下)。而僅僅過去一年京東股價就漲了3倍多,高瓴少賺了50億美元以上,這個損失遠遠超過換手阿里和拼多多帶來的收益之和。

  投資京東十 年,高瓴把主要股東身份減成散戶身份的過程基本發生在京東股價最平庸的八年裡,最後卻眼睜睜地看著京東股價在餘下兩年裡徹底逆襲,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超級超級超級巨大的遺憾。

  無論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賺到大錢的都是堅持到最後的。巴菲特就不說了,中國目前市值最高的兩家互聯網公司騰訊和阿里在成就自己的同時也成就了史上回報率最高的兩筆投資。

  一個是南非的MIH集團,一個是孫正義的軟銀。在2000年前後,這兩家公司分別向騰訊和阿里投資數千萬美元,如今賬面回報超過千億美金。儘管過去20多年也有減持,但基本盤沒變。孫正義再怎麼折騰,底牌還在。

  價值投資的祖師爺格雷厄姆說過:「真正的投資者幾乎從不被迫出售其股份,也不會天天關心股票行情。」他的徒弟巴菲特說得更直白:「我們認為將那些頻繁買賣的機構稱為『投資者』,就像將那些喜歡一夜情的傢伙稱為浪漫主義者一樣可笑。」

  中國以長期主義自居的所謂價值投資人很多,但他們忘了長期主義有兩個前提條件:一是自己的錢,二是自己的錢足夠多。

  散戶是自己的錢,但對於絕大多數散戶來說,當換車換房的現實需求出現時,即使對一隻股票再情有獨鍾,也不得不向現實低頭,詩與遠方只能服從於眼前的苟且。

  機構的錢足夠多,但那不是自己的錢。每隻基金都有存續周期,時間一到必須向金主爸爸做出交代。十 年,往往是一隻基金的生命周期,卻是長期主義的起步年限。這個矛盾是不可調和的。

  從這個度角講,長期主義的價值投資不適合99%的機構和99.99%的散戶。巴菲特目前在伯克Hill的股份將近40%,幾乎把自己賺來的錢全部放了進去,與此同時再通過收購來的公司(主要是保險公司)貢獻資本來源,從來不會在錢的問題上受制於人。都是自己的錢,而且超級超級超級多。

  長期主義之所以成為長期主義,除了錢的問題,還在於它看重的是不變的價值。而在中國,長期主義成了「擁抱變化」的新說辭,其實關心的是變化的價格。

  投資錨定的是價值,投機錨定的是價格。但這並不是說投機不對或不好。事實上,投機要遠遠難於投資。

  因為決定價格的變數太多:宏觀環境的變化、市場情緒的波動、公司業績的起伏甚至突發事件的影響等等,都會讓一家公司的價格在其內在價值上下不停遊走,精準地低買高賣實在太難了。

  而如果認定一家公司的價值,不管其內外環境如何變化,就像巴菲特說的「買完就躺下睡上十 年」。所謂躺賺,就是根本不去操心股價的漲跌。

  無論是散戶還是機構,無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光明正大地賺錢都是本事,沒必要披上長期主義的外衣,怕什麼呢?誰都不傻。都是賺來的錢,你能分辨出哪張鈔票散發著長期主義的芳香嗎?

  在中國,知行合一很重要。接下來會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