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奧沙利文回顧「火言火語」 腦子非常容易反應過度

奧沙利文回顧「火言火語」 腦子非常容易反應過度

   28年職業生涯,6座世界冠軍獎盃,「火箭」奧沙利文念叨著他的擊球動作,如有神助一般再次得到了世界冠軍獎盃上那位銀色女士的芳心。

  這一吻,奧沙利文等了7年,在這一吻的背後,是他和他自己難以被人理解的無限戰爭。

   難以預測的奧沙利文

  現代科技讓人們得以預測天氣,預測地質災害,預測小行星撞地球,但沒有一種科技能夠預測奧沙利文的言行和手感。

  在剛剛過去的世錦賽中,奧沙利文陷入了和「擊球動作」的纏鬥。在對陣凱倫·威爾遜的決賽中,奧沙利文一會兒掄杆子,一會兒跳詭異的「手肘舞」,似乎完全進入了「癲狂」狀態。

  然而,第三階段的奧沙利文神不知鬼不覺地回歸正常,連勝七局建立巨大優勢,最後一階段也沒有拖泥帶水,一桿96分結束比賽。

  吉米·懷特在歐洲體育的賽后簡評中表示,奧沙利文彷彿有個開關,咔嗒一下,狀態就來:「只要奧沙利文找到了他的比賽節奏,找到了控制母球的感覺,他就無比強大。

  馬克·塞爾比可能阻礙了他一下,馬克·威廉姆斯最初打了他一個6比2,但奧沙利文幸免於難,接下來就是創造歷史了!」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高手如奧沙利文,怎麼會存在「擊球動作」的問題呢?歐洲體育主持人科林·默里(Colin Murray)和「旋風」懷特認為這種詭異的狀態是存在的,所謂「擊球動作」導致的不適感正和「奧沙利文的開關」有關。

  「世錦賽期間,他好幾次談到擊球動作的事,但他總是咔嗒一下就正常了。咔嗒一下,他就能打出無與倫比的連續得分,安全球也是頂級的,有時他就是一個不可戰勝的對手。」懷特讚歎道。

   「火言火語」心理健康小課堂

  當主持人科林·默里問起「擊球動作」的時候,奧沙利文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在說自己打得有多差和早晨去練球的原因。

  奧沙利文解釋道:「一般來說,我早上會去跑步,但最後一個比賽日我沒去跑,我必須練球。前一天晚上我真的打不出一桿好球,而威爾遜則大步前進,穩穩得分。」

  「我打成這樣都贏了4局,要不是威爾遜運氣不佳,第二階段他應該打我6比2的。我以這種水準10比7領先,我知道我要練球了,嘗試找到運桿的感覺,只為增加一些信心吧——讓我有與他競爭的信心。我最怕的就是打不出風格和水平,這就隨了他們的願了。」

  按奧沙利文自己的說法,他比賽全程都沒有去想奪冠的事:「很詭異,我多年來都在訓練自己要活在當下,永遠不要想太多。當我開始想著賽后採訪要說啥,就會把球打丟,天呢我幹了什麼!」

  奧沙利文在三個月前曾表示要全力以赴世錦賽,他一直都在和心理諮詢師史蒂夫·彼得斯合作,在新冠疫情期間也經常視頻聊天。

  奧沙利文覺得史蒂夫·彼得斯就像爸爸一樣,指引心態一團糟的他走上正確的道路。

  「他就像爸爸一樣可愛!我在很多情況下會精神錯亂,一旦我覺得自己『腦子進灰』了,我就會去處理它,去找史蒂夫解決問題,要活在當下。有時候我感覺不對,但我也能打出不錯的球,就是說不要搞破壞吧……盡量堅持下去,希望下個階段能醒過來。」

  太過緊張不行,太過放鬆也不行,奧沙利文致力於達到一種心理上的平衡:「有競技的感覺非常重要,不可以總是那麼放鬆,有時候就要來點火。你可以有小情緒,但不能情緒化太久,要把小情緒放到盒子里,專註你正在做的事情。」

  「每次我穿戴整齊走進賽場,就要把一切都拋在腦後了。候場這段時間是最難的,所以如果我可以享受這段時間,加上好好訓練,加上我多年的比賽經驗,就不會有太大問題。我找到了讓自己熬過腦子短路的方法,我有一個非常容易反應過度的腦子……」

   自閉的火老師?

  主持人科林·默里透露,奧沙利文在對陣丁俊暉的比賽前一個人喝咖啡。奧沙利文曾多次表示更喜歡閉門辦賽,球迷的圍堵和吵鬧聲讓他煩惱。雖然支持者眾多,但火老師是不是過於「自閉」了?

  奧沙利文的好朋友和忠實支持者「旋風」懷特連忙為他解釋:「奧沙利文其實是愛粉絲的,我們還全世界打表演賽呢!事實是,沒有觀眾的話,他進出賽場會更方便,可以把更多時間放在練球上。」

  奧沙利文對此事也略顯委屈:「我一直為此掙扎,壓力好大。可能我在家裡可以打得很好,但我在克魯斯堡沒法打得那麼好,我就是沒法放鬆。我需要平靜和安寧,任何觀眾、朋友、家人都可能讓我的腦子一團糟。」

  他知道如果這次世錦賽有現場觀眾,或許比賽的結果會有所不同:「他們是來支持我的,但請相信我,我一定是在沒有觀眾的時候打得更好。壓力真的太大了,我可以感覺到他們想讓我做得更好……」

  「決賽時,他們把觀眾放進來,我感到有一點壓力,但還沒到那個崩潰的點。我和威爾遜都有人支持,但坦白說我寧願空場,這是個人的想法,我沒法在這種情況下有『我要給大家秀一秀』的想法,太難了。」

  決賽第一個比賽日,奧沙利文的未婚妻萊拉·羅阿斯來到賽場,兩人一起吃早飯、散步。萊拉的到來阻止了奧沙利文「搞破壞」的衝動。

  火老師透露,羅阿斯給了他很多指示:「她跟我絮叨了很多,什麼『你要做好你該做的事情』啦……她知道我應該達到什麼樣的心態,她做得對,她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我有時候需要別人的提點,因為我會把一切搞砸。就像我打電話給史蒂夫求救,我說我手機收到140條信息問我要票,但我只有10張票,我感覺糟透了,我要怎麼辦!」

  「他就告訴我,不要回任何信息,只要專註于比賽,我的真朋友會理解的,我可以在賽后再回復。但我是想讓所有人都開開心心的。」

   復盤高光時刻以及談未來

  奧沙利文認為,他在本屆世錦賽中最驕傲的時刻是對陣塞爾比的最後三局比賽。

  眾所周知,儘管強大如奧沙利文,他在與塞爾比的長局制比賽中並無優勢。

  近十年裡,除了本屆世錦賽,奧沙利文在五次對陣塞爾比的長局制比賽中僅獲勝一次,在塞爾比的四次勝績中,有三次都是逆轉獲勝。

  這一次,奧沙利文卻以驚人的方式逆轉了塞爾比——通過一桿138分、一桿71分將比賽拖入決勝局,一桿64分接近超分后失手,但抓住塞爾比的失誤並通過安全球再次上手鎖定勝局。

  奧沙利文回憶:「我堅持堅持再堅持,當我追到13平時,我只是很高興我終於打出一點樣子了。本來最終結果可能是他以17比13擊敗我的,塞爾比是最強悍的球員之一。」

  「我最後打出的那三局真是天知道……我只是盡我所能,放手一搏,我嘗試各種機會找回狀態,敢於利用我的優勢。所以最後逆轉的那三局是我這屆世錦賽中的高光時刻。」

  現在的奧沙利文感覺自己身體狀態非常好,他告訴主持人,他已經跑步十年了,而且這是他第一次連續17個星期都跑了步,可以隨便跑個10英里,一周跑個40英里,他覺得自己還能做得更好。

  「跑步對心理健康很有好處,跑完步還能多吃一點。跑步的時候,一切都豁然開朗,這對我來說是關鍵。」奧沙利文說。

  對於下個賽季,火老師仍然會選擇性參賽。他表示樂意去中國和德國打比賽,但不願意去英國的巴恩斯利打資格賽……如果需要打資格賽,可能就不會去海外比賽。

  除此之外,他希望再創佳績的自己可以得到更多優待:「我之前可以重回世界第一,現在可以再奪世界冠軍。所以,我不會打更多比賽,我想要家庭,我想要平衡。我打斯諾克是因為這是我的選擇,而不是我必須這麼做。我只在我想打斯諾克的時候打斯諾克,這是很重要的。」

  未來,奧沙利文還想和哪些選手競爭世界冠軍獎盃呢?威廉姆斯是他的最愛。

  「我熱愛和威廉姆斯打比賽,因為我們從小比賽到大,我們互相了解,他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我比他自己更了解他,所以我倆打比賽就像跟老牌友打牌一樣,互相會怎麼出牌,我們心裏都清清楚楚。」火老師向威廉姆斯表達「愛意」。

  「希金斯是另一個偉大的球員,但我不是太想和希金斯打,如果他狀態在線就太強了,打不過。」

  「塞爾比可能也不錯,他真是一個重量級球員,你打得贏他,就能贏得比賽。」

  「為什麼不能讓喬·戴維斯回來呢,我想和他打一場!」

  (世界斯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