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安信信託退市邊緣試探 大童保險等機構或被「割肉」償債

安信信託退市邊緣試探 大童保險等機構或被「割肉」償債

  原標題:安信信託退市邊緣試探,這兩家保險機構或被「割肉」償債

  來源:保財論道 

  近日,安信信託股份有限公司(*ST安信)自曝收到了法院傳票,被中國信託業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信保基金」)起訴追債,執行標的直接指向所持有的大童保險銷售服務有限公司股權。

  截止2020年6月,安信信託固有業務負債逾期金額為56.5億元,因提供保底承諾等原因引發訴訟40宗(存續),涉及訴訟的本金人民幣178.05億元。債多了不愁,但該還的也逃不了,沒錢,就只能變賣資產。

  目前,安信信託共有5家主要控股參股公司,其中包括大童保險32.9792%股權,以及渤海人壽3.85%股權,加速重組的路上,金融資產「被割肉」在所避免。

  信保基金起訴安信信託追債

  伴隨經濟低迷,銀行主動縮表、金融降槓桿和金融嚴監管等多重因素影響,信託機構資金募集工作壓力徒增,加之資金錯配項目集中到期兌付,安信信託資金池規模不斷縮減等因素疊加,該公司流動性風險管理壓力凸顯。

  由於部分信託項目未能按期兌付引發訴訟事項,安信信託面臨較大的流動性風險,2018年至今,宛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引起連鎖反應,使之深陷泥沼。

  2020年,安信信託更被監管部門發函訓斥存在承諾剛兌、挪用信託財產等問題。5月,安信信託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A股股票簡稱也由「安信信託」變更為「*ST 安信」;重組事項在途,工作組進駐開展項目債權催收以及兜底項目風險化解的具體工作;追債方不斷,訴訟案頻現;加之實控人被刑拘,糟心事繁多。

  根據信保基金的陳述,2019年4月19日、2019年5月28日、2019年5月31日,信保基金與安信信託分別簽訂了三份《流動性支持協議》,為擔保《流動性支持協議》項下債權的實現,雙方簽訂了《最高額質押合約》,約定安信信託以持有的大童保險35%股權提供最高額質押擔保,質押股權擔保的最高債權金額為20億元。

  在上述合約履行過程中,安信信託未能按期、足額向申請人償還資金占用費,且流動性支持資金到期後,也未償還流動性支持資本本金,構成實質違約。

  因此,信保基金要求依法裁決准許拍賣、變賣被申請人安信信託質押的其持有的大童保險32.98%股權,將所得拍賣、變賣價款優先清償安信信託欠付申請人信保基金的流動性支持資金本金,以及相應的資金占用費、違約金,截止2020年8月20日,暫計算債權金額合計為14.9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信保基金是由中國信託業協會聯合13家信託公司共同出資設立,成立初衷是為按照市場化原則,預防、化解和處置信託業風險,是信託業的「高風險機構救助處置公司」,也是信託公司的「貸款人」,向信託公司提供流動性支持。

  前期,因業務開展需要,安信信託向信保基金申請流動性支持,作為增信措施,安信信託將所持有的部分金融企業股權和信託計劃質押給信保基金,也就是大童保險的相應股權。同時,股東上海國之傑投資,還以其持有的安信信託26.6%股權提供質押擔保。可以說是盡其所能向信保基金錶「誠意」。

  但流動性風險的現實壓力,依舊殘酷。從公開信息來看,信保基金給到安信信託的支持,當前本金存續額共計56.5億元,均處於逾期狀態。信保基金不得不公開起訴追債。

  不僅如此,安信信託在公告也中表示,訴訟事項產生的訴訟費用、律師費用、違約金等將減少公司當期經營利潤。且上述案件尚在審理中,目前暫無法判斷相關訴訟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後利潤的影響。

  情深緣淺,保險布局有清零風險

  另一端,安信信託與大童保險的「緣分」可以追溯到2015年。當年7月,安信信託披露復牌提示性公告,表示基於對未來發展的信心以及繼續增強公司競爭力的需要,提升盈利水平和業績進而維護股價的合理與穩定,正商洽以3億元以上自有資金,投資大童保險。

  入股大童保險,與安信信託早前寄望嘗試搭建互聯網銷售平台的戰略構想不謀而合,在財富管理、信託等產品銷售領域,雙方也有合作空間。次年,安信信託斥資5.08億入主大童保險,持股比例達到35%。同期,安信信託在布局金融全牌照的道路上疾行。

  2016年,安信信託保險布局再下一城,獲批持有渤海人壽3.85%股權;以4.29億的價格拿下營口銀行4.72%股權,集齊銀行、信託、保險牌照,逐步構建金融投資平台。此外,安信信託還參與發起中合信用保險公司以及參與發起國和人壽,但未成形落地。

  一般而言,保險公司有大量長期低成本資金,大量機構投資者客戶及穩定的項目源,也是優質的項目資金來源,而信託公司擁有靈活的制度,可拓寬保險資金運用渠道,提升效率和收益率。現實的說,這也是安信信託看重保險牌照的重要原因。

  目前,安信信託共有5家主要控股參股公司,分別持有中國信託登記有限責任公司2%股權;中信銀行(國際)有限公司3.4%股權;營口銀行4.1597%股權;渤海人壽3.85%股權以及大童保險32.9792%股權。

  除大童保險外,安信信託所持的其餘金融公司股權較為分散,業內也有預測,一旦「割肉」自救,大童保險首當其衝。3年多來,安信信託投資大童保險獲得的收益頗豐,據梳理,2016年大童保險為安信信託貢獻了162.85萬元的投資收益;在2017年至2019年分別實現了6392.95萬元、8292.94萬元、6408.49萬元投資收益,截止2019年年末,總投資收益達2.13億元。

  安信信託債務壓身,除了大童保險外,渤海人壽或也難逃償債下場。2020年4月16日,安信信託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發佈公告稱,為優化公司固有業務資產配置,擬轉讓持有的全部渤海人壽的5億股,占渤海人壽總股本的3.85%。另據公開信息顯示,安信信託持有的這部分渤海人壽股權,長期處於質押狀態。

  目前,安信信託正在加速重組,變賣資產,截止2020年6月,安信信託固有業務負債逾期金額為56.5億元,因提供保底承諾等原因引發訴訟40宗(存續),涉及訴訟的本金人民幣178.05億元。一旦剝離上述兩家保險行業公司,其保險板塊布局將清零。

  目前,安信信託已連續兩年發生重大虧損,2018年凈虧損18.34億元;2019年,凈虧損擴大至39.94億元;2020年上半年,安信信託實現營業收入7225.36萬元,同比下降84%;歸母凈利潤虧損28.56億元,同比下降24776.57%。

  此外,上半年,安信信託需計提金融資產資產減值損失及公允價值變動損益約27.34億元。受此影響,該公司預計年初至下一報告期期末的累計凈利潤為虧損。

  根據股票上市規則規定,若安信信託2020年年度經審計的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負值,公司股票將被暫停上市。

  金融行業,風險相互交織、錯綜複雜,並且存在隱蔽性、突發性、傳染性和危害性等特點,容易觸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必須有效加以防範並逐步化解。

  按照進度,清收工作將是安信信託今年的工作重點,梳理存續項目資產,採取譬如資產轉讓、資產重組、交易對手再融資、增強風控措施、破產債權救濟、司法保全等多種方式,對到期項目進行清收,對底層資產進行變現。亡羊補牢,猶未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