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記者剖析奧沙利文複雜個性 最大勝利是征服了自己

記者剖析奧沙利文複雜個性 最大勝利是征服了自己

   羅尼·奧沙利文的2020年世錦賽之旅如夢似幻,對於他和他的球迷來說,敗局似乎比勝利顯得更為真實。

  文/ 喬納森·劉,《衛報》

  也許這隻是想象力在作祟,但被廣泛譽為史上最佳斯諾克球員的奧沙利文好像犯的錯確實太多。

  2016年大師賽首輪,奧沙利文在與馬克·威廉姆斯的交鋒中忽然啞火,2比0領先卻連丟四局,幸好關鍵時刻「火箭」重新點火,止住頹勢,以6比5絕殺。

  2018年世錦賽對陣「機長」卡特時,奧沙利文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在這場火藥味十足的比賽中,「火箭」情緒激動,最終9比13落敗「機長」。

  網上奧沙利文的失誤集錦還挺火:呲桿發出刮擦聲、球飛離檯面、觀眾驚愕地嘆息……

  本屆世錦賽決賽又是如此:他即將以巨大優勢迎來輝煌的世錦賽6冠榮耀,但他沒能打進最後一顆黑球。

  觀眾一聲嘆息,但奧沙利文只是平靜甚至若無其事地將其接受。好像一切早該是這樣,好像他知道比賽會這樣結束。

  「若吾必將滅亡,吾將如白衣之新娘邂逅黑衣之新郎,黑暗,吾將擁之入懷!……現在讓我們去領我的第6座世界冠軍獎盃和50萬英鎊的支票吧!」奧沙利文前言不搭后語地說。

  或許我的讀者們覺得這個結束音並不和諧,但對我來說,這就是絕對純粹的、奧沙利文式的結局:純美由瑕疵妝點,勝利使缺陷昭彰,那勝利如宿命一般襲來,附著不出所料的退役言論。

  這就是為何用梅西、費德勒、畢加索、莫扎特作比奧沙利文,無法全然貼合火老師的精神氣質。換言之,如果奧沙利文真是一個無懈可擊的天才,為何他花了7年時間才再奪世界冠軍?

  不光在於他的純美或爐火純青的球技,也不光是那讓人不忍眨眼的、舉重若輕又分毫不差的擊球瞬間。

  它是深藏內心的黑暗與自我懷疑,是混亂的思緒與自我矛盾,是安靜表面下沸騰的瘋狂,是你目之所及的一切脆弱。

  簡單來說,在欣賞奧沙利文球技的同時,你也無時無刻面對著他無緣無故失手的可能。

  通常,這些矛盾都可以巧妙地用奧沙利文的「心魔」來解釋。正如奧沙利文在他的自傳《奔跑吧,奧沙利文》中解釋的那樣,他的職業和精神狀態之間的關聯雖然算不上戲劇化,但也足夠複雜。

  有時,這種複雜的關係閃現在他過度活躍的想象中,有時表現為渙散無邊的注意力,有時讓他沉溺其中無法自拔,有時讓他興緻索然厭倦不已,有時則會讓他陷入蓄意的自我摧毀,就像是他在半決賽中對戰塞爾比時,試圖在斯諾克的困境中輕蔑地破陣而出。

  「我準備好為之付出血、汗和淚了嗎?」奧沙利文在賽前採訪時說:「我沒有準備好。那麼人們希望看到我付出血、汗和淚嗎?可能是的。」

  對於我們旁觀者來說,這些事情顯得很玄乎。畢竟,體育最偉大之處就在於你不理解的那部分,而奧沙利文令人提心弔膽的善變正是他最吸引人之處。

  然而,欣賞一個人在懸崖邊搖搖欲墜是否太過冷酷無情呢?或者,奧沙利文這樣「糟蹋」才華,算不算虧欠我們觀眾呢?又或者,為了娛樂我們,他要在昏暗的房間里練習多久呢?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僅僅說明了對於某些運動員來說,他們和我們的利益並不是完全一致的,就像是尼克·基爾喬斯和泰森·弗瑞一樣。

  它對以「障礙」為名的斯諾克運動(斯諾克的英文詞snooker原意為「障礙」)來說也是一個問題。長期以來,斯諾克一直在為奧沙利文退役的那一天做準備。

  從某種程度上說,斯諾克運動中的「防守」,也就是做障礙,一直是連續得分能力提高的犧牲品。世界前16中任何一位崇尚進攻的球員,都必然會「送菜」給以防守見長的球員:你的塞爾比,你的威爾遜,你的麥克吉爾。

  即使是特魯姆普也必須成長為一個更會審時度勢、更不那麼有趣的球員,才能登上這項運動的頂峰。

  事實是,為了在現代斯諾克中成為一個有瑕疵的特立獨行者,你至少需要擁有和奧沙利文一樣的天賦。正如奧沙利文之前尖銳指出的那樣,目前幾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有人能接近他的水準。

  奧沙利文依然挺立!他還能創造出怎樣瘋狂的偉業呢?亨德利的記錄!年度體育風雲人物!騎士頭銜!——對於一個多年來給我們帶來了那麼多歡樂的可人兒來說,也許我們是欠他的,至少我們應該按照他自己的條件去接受他。

  他現在快45歲了,據說他和以前一樣快樂,興趣廣泛,生活方式更健康。

  「一切都要適度」是他的座右銘之一,從食物到鍛煉,到休息,再到斯諾克,在這句簡單的話里,隱藏著他過高的心氣。

  也許,奧沙利文最大的勝利就是征服了自己,他找到了平衡的快樂。也許奧沙利文最難對付的對手就是他自己。

  (世界斯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