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傳統農牧業創新發展 力促西藏經濟轉型

傳統農牧業創新發展 力促西藏經濟轉型

  來源:經濟參考報

  近年來,西藏始終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不斷深化農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農業農村經濟保持了「穩中向好,穩中向優」的發展態勢,廣大幹部和農牧民齊心合力從高原傳統農牧業中創新發展,高原處處展新顏。

  近五年來,西藏充分認識農牧業發展優勢,堅持把特色產業開發作為農牧業經濟結構調整的主攻方向,實施了青稞、氂牛、藏豬、藏羊產業等項目,一批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農牧業生產基地不斷發展壯大,農牧業區域化布局、專業化生產、集約化經營、特色化發展的態勢開始呈現。2019年全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2951元,增速13.1%,位居全國第一,比2015年增長57%。

  農牧業改革提升傳統高原生產效率

  記者從西藏自治區農業農村廳獲悉,西藏如今覆蓋所有鄉鎮的農牧綜合服務中心、動物防疫體系、四級防抗災體系和覆蓋7市(地)34個縣(區)的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體系基本建成。累計建成高標準農田150萬畝、高寒牲畜暖棚圈17.8萬座、人工種草保留面積157萬畝。「2019年,『三品一標』農產品總數達399個,主要農產品監測合格率達97.6%,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率93.6%,化肥使用量繼續保持零增長。」自治區農業農村廳廳長杜傑說。

  「父母年齡大了而且常年吃藥,全家一年到頭除了放牧沒有其他收入。進入合作社後收入達到原來的兩倍。」阿里地區改則縣多瑪村察如小組貧困戶拉巴說。

  作為西藏19個最後摘帽縣之一,改則縣創新整合各類資源要素,激發牧區發展活力。多瑪村察如小組針對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想入股而沒有牲畜的實際,讓有牲畜的黨員戶和富裕戶出借或捐贈給貧困戶,解決入股問題。合作社共有牲畜1510隻,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8戶入股362隻,5名黨員戶和1名富裕戶共入股486隻。

  「『聯戶放牧』是脫貧攻堅和牧區改革的大胆探索,不僅提高了勞動生產效率,還解放了勞動力。」阿里地區行署常務副專員袁富國說,越來越多剩餘勞動力外出務工,農牧民薪資性收入取得新突破。

  在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西藏東南部,土地流轉也給群眾帶來了產業紅利。連日來,每天有50多人忙碌在林芝現代蘋果標準化示範基地,他們在內地技術人員指導下,修剪樹枝、平整土地、興建水渠。

  正在刻芽的次仁德吉告訴記者,土地流轉後家裡每年能拿到3萬元租金。去年她家購置了推土機,丈夫旦增尼瑪在工程建設點打工,年收入7萬多元,而她在基地打工,年收入也超過1萬元。

  這一基地通過土地流轉,實施農機農藝組合、水肥一體化及「果草畜」循環,大面積推廣國內較為先進的蘋果矮砧集約高效栽培技術,今年基地由去年的1100畝擴大到2300畝,帶動林巴、色沃等7個村近300戶增收。

  記者了解到,西藏農牧區改革步伐不斷加快,已完成7市(地)、63個涉農縣(區)、512個鄉鎮、3829個行政村承包地確權登記工作,共涉及承包戶數34.76萬戶,實際確權承包地面積484萬畝,占應確權面積的99.9%,實現有耕地縣鄉全覆蓋,承包耕地農戶全覆蓋。

  高原優勢特色產業帶動就業奔小康

  在那曲、阿里、日喀則等高寒牧區,曾經的純牧業村跳出傳統生產方式,部分農牧民變身為產業工人。

  由於當地條件落後,缺乏科學飼養觀念,畜牧產業發展急需利用產業升級帶動區域向科學、現代的方向發展。通過建立合作社,將傳統家庭散養升級為產業化、規模化、標準化的科學養殖模式,從而完成由「傳統畜牧業」到「畜牧+生態」復合型畜牧業的轉變。

  在海拔4000多米的日喀則市定日縣克瑪鄉幫布村,42歲的貧困戶貢嘎拿到了第二次分紅1200元。去年,他把家裡的100多隻綿羊入股到村合作社後,外出打工,半年收入4.2萬元。「打工仔」和「合作社股東」的雙重身份,讓他的收入多元化。定日縣幫布村採取「村黨支部+牧戶+合作社+公司」運營模式,讓優勢資源變資產、群眾變股東。今年年初,合作社共出欄1100隻綿羊,收入63萬元,村裡得到可觀分紅。

  「合作社成立以來先後分紅兩次,我總共拿了22000元。另外,在這裏打工每月還有3000元薪資。」34歲的村民東次仁說。

  「往年牧民家裡100多隻羊至少要兩個人放,四五月份繁殖羊羔時,全家人都要出動。成立合作社後,我們把全村3000多隻牛羊分成了9個群組,解放出更多勞動力出去打工增收。」幫布村黨支部書記久美說。

  作為日喀則市畜牧龍頭企業,百亞成公司建立從飼草種植、飼草加工、牛羊養殖、牛羊肉屠宰加工到品牌建設和銷售的全產業鏈開發模式,按照「公司+基地+合作社+農牧戶」的運營模式,統一生產、銷售、管理,通過產業升級、優化結構、延伸鏈條發展畜牧產業帶動農牧民增收。

  今年8月,在上海援藏工作組和市農業農村局支持下,這一公司申報的產品「如意莊園藏系氂牛肉」已通過2020年第105屆美國巴拿馬萬國(國際)博覽會組委會評委會終審,榮膺「特等金獎」,取得了西藏第一張供滬牛羊肉的行政許可證。

  西藏自治區政府副秘書長潘旭春說:「西藏終於通過當地企業把藏系牛羊肉銷售到一線城市去,為西藏牛羊肉產品銷售拓寬了渠道;供滬許可證的獲得也意味著百亞成走在了企業開拓創新的前列,能有效帶動當地農牧民的穩定持續增收,真正實現了牛羊產加銷一體化發展。」

  與此同時,西藏近年來還大力拓展青稞深加工領域,大大提高了青稞糧食產品附加值,還讓不少農牧民「變身」產業工人。

  在拉薩市的西藏藏緣青稞科技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工人們一片忙碌,他們中不少是來自達孜區的搬遷戶。54歲的扎西說:「種了一輩子青稞,以前基本留著自家用,現在我們每年高於市場價賣給公司。我還在生產線負責加工青稞酒,每月薪資有4500元。」

  棚外時有微風,棚內村民們滿頭大汗,有說有笑。日喀則市白朗縣巴扎鄉查吾沖村村民次仁片多,彎著腰正採摘西紅柿。「每月底薪4500元,蔬菜質量達到平均值就能拿到800元左右的績效薪資。」29歲的次仁片多說。

  次仁片多工作的蔬菜基地,佔地總面積1087畝,共有119座大棚,由西藏珠峰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2018年投資建設,是白朗縣國家級蔬菜標準化生產示範區的新成果。公司總經理石律說:「管理模式是責任到人,根據每月考核總評分發放績效薪資。當地固定務工農戶有110人,夏天高峰期日均用工300多人。隨著產量的提高,今後打算開拓那曲、阿里市場,擴大銷售渠道。」

  白朗縣委書記陳昊說,三年來全縣靈活運用「扶貧產業園區+龍頭企業+合作社+農戶(貧困戶)」的運營模式,通過獎補、扶持等方式解決群眾的生產資料、前期投入問題,通過企業與政府合作解決技術服務、產品銷售等問題,把貧困戶變為種植大戶、合作社社員、產業工人,逐步實現持續增收致富。

  「長期以來,西藏幾乎沒有大面積的蔬菜種植,吃菜難的問題十分突出。」杜傑說,如今政府每年安排專款用於「菜籃子」建設,「菜籃子」供給水平明顯提高。2019年全區蔬菜種植面積39萬畝、產量97萬噸,夏季主要城鎮蔬菜自給率達到85%以上。

  數據顯示,西藏2019年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總產值達44億元,全區農畜產品加工業總產值達48.9億元,比2015年分別增長76%、81%。全區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146家、農牧民專業合作社1.37萬家,比2015年分別增加26家、7748家。

  科技支撐傳統農牧業華麗轉型

  41歲的桑珠是日喀則市定日縣農業農村局一名農技幹部,2013年至2018年,在定日縣長所鄉通來村掛職村第一書記。看到當地農產品結構單一,便萌生了擴大種植黑青稞的想法。

  「黑青稞不僅營養價值高,還有防治糖尿病等功效,抗旱抗倒能力遠超其它品種。」他說。經過五年的培訓實踐,村民扎西已成為村科技特派員。目前,通來村黑青稞、黑枸杞和紅皮土豆等以良好的市場競爭力向規模化方向發展,傳統產業再現生機。

  數據顯示:如今西藏牲畜良種覆蓋率從2015年的22%提高到2019年的28%;青稞良種覆蓋率2019年達到90.5%,比2015年提高5.5個百分點;農業綜合機械化作業水平達到64%,比2015年提高6個百分點。

  西藏還重視以科技應用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今年組織了2627名農牧科技人員,深入一線幫助解決農牧業生產實際問題。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西藏初步形成了以基層農牧綜合服務機構為主體的農技服務體系,科技對農牧業貢獻率達51%,逐步打通了農牧科技服務「最後一公里」。目前全區農牧系統的農技推廣服務機構共875個,基層農技服務專業技術人員達8843人。

  目前,西藏自治區農科院建立了覆蓋藏西、藏中、藏北、藏東南農牧業生態類型的區域性農牧科技試驗示範基地,為藏西絨山羊和旱作農業發展、藏中青稞和農區畜牧業發展、藏北氂牛藏羊等草地畜牧業發展、藏東南綠色果蔬產業發展提供了示範樣板。今年以來,西藏持續推進鄉村振興戰略鞏固脫貧成果。

  為實現農牧區全面振興、農牧業轉型升級、農牧民持續增收提供有力支撐,今年6月,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科技支撐草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同步開展牧草種業、河谷農區飼草增量提質、高寒牧區牧草提質增效、飼草料加工、天然草地保護和生產力提升、草業科技平台等6項創新工程,力爭到2022年飼草播種面積占農作物播種面積的15%以上,構建飼草產業發展大格局。

  今年7月,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還印發了《科技支撐畜牧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在氂牛、奶牛、綿羊、絨山羊、藏豬、藏雞、畜禽疫病防控等7個方面來提升畜牧業發展能力,著力推進畜牧業技術創新體系建設。(參與記者:格桑朗傑、金一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