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滴滴不想被安全綁架 花小豬能擺脫合規的束縛嗎?

滴滴不想被安全綁架 花小豬能擺脫合規的束縛嗎?

  原標題:滴滴不想被安全綁架

  來源:燃財經

  作者 | 周繼鳳

  被安全綁住手腳近2年的滴滴,一直試圖掙脫。

  今年以來,滴滴動作頻頻。3月份,滴滴低調上線了花小豬,通過低價社交拉新的方式打入下沉市場。7月份正式官宣花小豬這一「低價版網約車」新產品,並在9月11日,100%入股花小豬經營主體北京鴻易博科技有限公司。9月份,滴滴宣布旗下計程車業務升級為「快的新出租」,並且「快的新出租」將投入1億元用於補貼,此外,滴滴還在兩輪車、跑腿、送貨等領域出擊……

  之所以動作頻頻,究其原因,還是因為曾經的互聯網新貴TMD中,滴滴掉隊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美團在2018年上市了,目前的市值已突破2000億美元;據CBInsights數據,位元組跳動雖然還沒上市,但估值達1400億美元;成立於2012年的滴滴,8年拿了19輪融資,卻遲遲無法上市,目前的估值也只有560億美元。

  滴滴掉隊是從2018年開始的。曾經佔領了國內網約車90%份額的滴滴,卻在2018年5月和8月,兩次因為順風車的惡性安全事件被全社會聲討,滴滴順風車在2018年8月被迫下線,此前良好的發展勢頭也被打斷。此後近兩年的時間里,滴滴被迫降速,收縮戰線,高增長以及IPO計劃被擱置在了一邊,安全合規成為了全公司的重心。

  今年年初,滴滴似乎又下定決心重回高增長航線,立下新三年的「0188」計劃: 每天服務超過1億單,國內全出行滲透率超過8%,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但安全依然排在第一位,這個計劃要求0重大安全事故。據悉,滴滴順風車在去年11月份重新上線後,程維最關心的就是安全數據。

  滴滴出行智能控制首席科學家唐劍在去年7月「2019年中國互聯網領軍企業論壇」演講中透露的信息,截止2019年7月滴滴出行的註冊用戶超過5.5億,每年完成110億次的運送,平均到每天也就是日均運送單數為3013萬次。

  也就是說,每天服務超過1億單,絕不是個小目標。被安全綁住手腳的滴滴,實際上很難完成。於是,花小豬、快的等成為了重要的棋子,可以作為新的故事,為滴滴獲得更高的估值。

  但不系安全帶的增長故事,並不好講,最為明顯的當屬花小豬,作為滴滴新推出的主打下沉市場的低配版產品,因為合規問題,被多方執法部門叫停。

  增速與安全之間,如何平衡,這個難題又再次擺在了滴滴面前。系著安全帶,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滴滴將寸步難行;掙脫安全帶,固然可以飛速發展,但由此衍生的問題也一大堆。滴滴將何去何從?

  漏洞百出的花小豬

  滴滴的下沉計劃,並不順利,至少從花小豬的用戶體驗來說這是樣的。

  「滴滴新出的花小豬打車真的垃圾。」南昌的小敏在朋友圈這樣評價道。

  今年9月,小敏在打車時被滴滴司機推薦了一款新的打車產品——花小豬。司機表示花小豬也是滴滴旗下的新產品,而且有優惠,推薦小敏體驗一下。

  因為有優惠,又考慮到滴滴做的產品應該靠譜,小敏第二天嘗試了一下用花小豬APP打車。沒想到叫車成功後,車卻一直沒來,APP顯示司機就在附近,但車始終一動不動。

  「我打電話給師傅,師傅就說他已經來了,地圖不準叫我不要看,結果我再等了一會地圖上顯示車離我越來越遠。」小敏表示。

  隨後,小敏再給司機打電話,就打不通了,一直佔線,等待了十分鐘之後,小敏發現之前接單的司機已經取消了訂單,花小豬平台又再次替她進行了重新派單了。小敏不得不繼續在指定的上車地點等了5分鐘。小敏投訴到花小豬的客服後,事情也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客服僅表示日後會對司機加強教育。「我打車本身是為了快,能夠按時赴約,結果這一次打車下來,耽誤了很多時間。體驗真的很不好,心裏堵得慌,再也不會體驗了。」小敏表示。

  不止是小敏,各大社交平台頻繁地出現著對花小豬的投訴與吐槽,「平台功能不完善、打不到車、無故被接連取消訂單、平台對司機管控弱」等等成為了消費者不滿的關鍵詞。

  燃財經記者也下載了花小豬的打車軟體,從客戶端來看,其整體頁面設置與滴滴相似。註冊完畢後,一打開軟體,就跳出了打車優惠券,其中新人最高折扣10元。不僅有優惠,拼多多的社交拉新方式也被花小豬拿來推廣,在花小豬的APP上顯示,每邀請1名好友得10元現金,邀請3名好友助力則有5折優惠券。

  而在司機端,花小豬APP顯示,加入花小豬不需要在花小豬司機端APP上傳和審核資質,只需要在滴滴上完成車主註冊,即可在加盟花小豬。也就是說,花小豬APP並沒有對網約車駕駛員證、網約車車輛合格證等證件提出明確且直接的要求。

 來源 / 燃財經截圖

  但是不少司機向燃財經反應,通過這樣的操作註冊了花小豬的APP後,如果沒有網約車駕駛員證、網約車車輛合格證等證件,依舊會被執法部門罰款。

  一位司機甚至直接在花小豬官宣的微博下面吐槽:滴滴推出花小豬APP宣稱其為放心平台,邀請司機加入運營,司機們也因相信滴滴將在滴滴的數據直接同步到了花小豬平台,但是當司機被當地執法部門行政處罰時,滴滴卻一改承諾否認花小豬與其關聯,花小豬也拒絕分擔滴滴司機的損失。

  乘客端的不滿和產品的不合規已經傳導到了監管層面。

  8月19日至8月25日,南京交通部門共查獲5輛掛靠「花小豬打車」平台涉嫌非法營運的黑車。南京交通執法部門表示,「花小豬打車」平台涉嫌給無資質的車輛和人員派單。另外,平台自身是否擁有合法資質,還有待進一步調查。9月7日,鄭州市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支隊也正式約談了「花小豬」運營單位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鄭州分公司負責人,責令其停止運營,立即整改。

  隨後,因未取得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外加上司機和車輛不合規,花小豬頻頻被天津、青島、淄博、深圳、合肥等多地約談。

  合規,成為了懸在花小豬頭上的一把刀。

  花小豬能擺脫合規的束縛嗎?

  作為在出行領域廝殺多年的滴滴,怎麼會不明白合規對於網約車的殺傷力。

  因為安全問題,滴滴一度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2018年8月,兩起順風車的惡性事件讓滴滴被迫關停了最為賺錢的順風車業務。彼時,順風車業務在滴滴業務中,佔據極其重要的位置,在下線前,順風車業務日均單量超過200萬單,佔到滴滴整體日均單量的10%,2017年甚至為滴滴貢獻了8億元的凈利潤。

  此後一年半的時間里,滴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安全合規上。根據滴滴的安全整改公示,滴滴方面2019年預留安全經費投入預算超過20億元,客服團隊擴大至9000人,在200多個城市上線簡訊報警功能,錄音功能已覆蓋所有訂單……

  由於合規成本上升,再加上關停了順風車業務,據36氪的信息,滴滴2018年公司持續巨額虧損,全年虧損高達109億元。2018年12月,在全員大會,滴滴CEO程維宣布滴滴普通員工年終獎減半,高管無年終獎,原因是安全投入太高,以及公司2018年表現不佳。不僅如此,為了縮減成本,滴滴進行大規模裁員,整體裁員比例佔到全員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去年1月份,滴滴開始車主持雙證(網約車駕駛員證、網約車車輛合格證)上崗。

  2019年11月20日,在被關了449天「禁閉」後,滴滴順風車重新上線。據字母榜報導,在關「禁閉」的日子里,滴滴順風車更迭了24個版本,優化了374項功能,圍繞的主題只有一個:安全。順風車一位員工表示,「(2018年8月)之前大家很重視安全,現在大家重視的只有安全」。

  「出行只要碰運營,就跟安全和治安有關係,而一旦有安全隱患,就一定會被管控。要賺錢就難合規,合規就難賺錢。」曾有業內人士對燃財經坦言。

  這也就意味著,想要安全,運力就會下降,想要增長速度,那麼意味著不夠安全。安全問題,成為了滴滴發展的一大掣肘。

  而這一次,想要攻打下沉市場的滴滴,再次面臨了同樣的困境。

  「滴滴在一二線城市已經佔據絕對優勢,用戶也有能力為高價買單,但在下沉市場,還存在數量龐大的價格敏感型用戶,這些用戶可能分散在一些區域性的、主打低價的網約車平台。」曾有某網約車公司創始人對燃財經指出。

  下沉市場意味著合規成本會進一步抬升。「做下沉市場尤其是做3-5線城市的下沉市場,管理成本合規成本會比一線城市還要高。合規管理成本太高,就很難保證低價。一旦沒有低價,其實很難吸引3-5線城市的用戶。」出行分析師張翔分析道。

  滴滴的做法便是——再造一個低配版「滴滴」。「事實上,滴滴如果還按照原來的管理方式來管理下沉市場,其實很難與小城市的灰產比如說黑車、摩的競爭。所以滴滴目前能做的就是,打造一個減配版的滴滴——花小豬。」張翔指出。

  滴滴最理想的狀態是與花小豬的品牌完全切割。「品牌的切割,一方面可以更好地下沉,承接住價格敏感型用戶,另一方面,滴滴有著嚴格合規制度,而3-5線城市的合規成本更高,想要下沉必須得再造一個品牌,在合規問題上與滴滴做切割。」一位業內人士指出。

  早在3月份,滴滴就已經悄悄啟動花小豬這個新項目,收購了「途途網約車」,獲得了一些城市的入場券,甚至在臨沂和遵義等地悄悄試水。但在對外宣傳上,滴滴一度沒有公開花小豬是親兒子這件事。

來源 / 微博截圖

  但顯然,這一計劃沒能實現。外界不時地通過蛛絲馬跡扒出滴滴與花小豬的關係,不過,滴滴方面始終沒有承認。直到7月22日,花小豬打車官方微博官宣了自己是滴滴推出的新品牌,披著滴滴外衣主打下沉市場的花小豬,才終於被官方承認。

  此後,由於用戶體驗不佳等因素的影響,大量用戶通過社交媒體傳遞出消極的信息,也直接將壓力和不利的形象一並傳導到了滴滴這一品牌身上,合規問題再一次被攤開擺在了滴滴面前。

  在被多地叫停之後,花小豬的下沉目標似乎發生了改變。界面新聞就報導稱:「被多地政府約談之後,花小豬開始高舉高打進入北京、深圳等一線城市。」

  燃財經調查後發現,今年8月起,花小豬在北京、廣州、杭州、南京等九個一線及新一線城市開啟了打車大促,隨後,花小豬開始在一二線城市運營。

  這也就意味著,下沉市場還未站穩腳跟,花小豬又以一個新的身份與滴滴在一線城市競爭。

  計程車市場能帶來新增長嗎?

  除了官宣花小豬要攻打下沉市場之外,9月1日,滴滴還宣布旗下計程車業務升級為「快的新出租」,這被業內認為是滴滴在安全合規下尋求業務突破的新嘗試。

  2014年,滴滴與快的是中國最大的兩家共享出行公司,當時一共投入近10億美元,掀起了轟動全國的補貼大戰,搶佔計程車市場,最終的結果是網約車市場做起來了,但滴滴和快的也合並了。

  儘管計程車在一開始為滴滴的發展帶來了巨大的裨益,但在日後滴滴的敘事里,快車專車成為主角,快的也迅速被雪藏起來。原因很簡單,滴滴無法從計程車的車費中獲得分成。

  誰都沒想到,時隔5年後,當年的快的披上了滴滴logo,以這樣一種方式又重出了江湖。

  而且這次重出江湖,也離不開滴滴的老套路——補貼和砸錢。

  滴滴宣布,快的新出租將投入1億元專項補貼,為乘客發放計程車打車券,幫助司機提升單量和收入。快的新出租業務將保持獨立運營,通過滴滴App向用戶提供服務,未來還將開放小程序等入口。與此同時,快的新出租還與銀建出租、新月聯合、北方北創、銀山出租、三元出租及賽達福等北京26家計程車公司達成合作,為這些公司提供信息化管理軟體「桔行系統」。

  張翔指出:「重啟快的其實主要是滴滴也想在計程車市場分得一杯羹,進一步擴張滴滴的現有的規模,而且滴滴有規模優勢以及一些管理車隊的經驗,在這一方面要比很多當地的計程車車隊強很多。」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事實上,滴滴已經是國內最大的計程車公司,現在很多優享、快車的司機,實際上都受雇於滴滴,開的車也是滴滴的。

  計程車業務確實是一塊很大的蛋糕。根據交通部數據,巡遊計程車仍然是目前城市出行的主要運力。國內目前約有140萬輛計程車,日訂單量超過5000萬,是網約車每天總訂單量的2倍多。

  「但線下揚招依舊是計程車叫車的主要方式,計程車網化率極低。」嘀嗒出行的負責人就曾對燃財經指出。

  說白了就是,這麼一大塊蛋糕,互聯網公司還沒滲透和打通。儘管滴滴已經入局了8年,但實際市場佔有率也不盡如人意。滴滴方面數據顯示,滴滴的計程車業務2019年的日均訂單只有300萬單。

  每天服務超過1億單的目標壓在那裡,計程車這樣一個巨大的潛在市場,滴滴顯然不想要放過。

  「除了滴滴自身的優勢外,再一個就是現在很多城市在推廣新能源計程車,如果採購新能源計程車,可以免費申請計程車的運營牌照,這也是一個機會。所以滴滴現在重啟快的計程車其實是個好機會。」張翔認為。

  但問題在於,此前滴滴與計程車車主的關係一直曖昧不清,主推快車的滴滴如何能夠在不與計程車競爭的情況下,提升對計程車領域的服務質量。「所以單獨將快的開闢出來,避免與快車競爭,是個不錯的思路。」一位業內人士指出。

  滴滴需要新故事

  伴隨推出花小豬、重啟快的,滴滴的橫向縱向業務都開始大踏步向前。

  疫情期間上線「滴滴跑腿」業務後,4月份,又招募司機進軍貨運市場。

  旗下的青桔單車獲得了軟銀超10億元融資,且計劃2020年上線20餘個城市,投放200萬輛自行車,且重點布局一二線城市。除此之外,青桔的電單車業務也在加速上線。

  今年5月底,滴滴旗下的自動駕駛業務獲得軟銀超過5億美元融資,成為國內這一領域的最大單筆融資。

  此前青桔融資時,就有投資人對燃財經指出,「滴滴受疫情影響較大,自身盈利狀況不確定、上市前景難以判斷的情況下,是否能夠對單車業務長期投入是不確定的。青桔單車獨立融資,也就意味著未來需要尋找社會資本,而不是大量靠滴滴輸血。」

  不依靠主營滴滴輸血,分拆品牌獨立融資的策略似乎也貫穿到了滴滴更多的子品牌中。

  在兩輪車上,滴滴推出了青桔單車、街兔電單車兩大品牌。在四輪車上,有禮橙專車、青菜拼車、花小豬三大產品,對應著專車、拼車以及低價網約車。如今又加入了快的這一計程車新成員。

  「這些獨立的品牌分拆出來,單獨融資,一方面緩解了滴滴的壓力,也能進一步提高滴滴的整體估值。」一位分析師指出。

  滴滴成立8年,拿了19輪融資,其股東列表裡不乏阿里、騰訊、軟銀、高瓴和豐田等互聯網、VC以及車企巨頭的身影。所有人都在等著滴滴的新故事,滴滴顯然也需要故事來推高估值。

  畢竟,曾經並稱的TMD中,滴滴已經掉隊了。

  此前,滴滴還出現了疑似拍賣股權的情況。中證網曾報導,某「全球領先的網約車出行平台公司」部分股權將於7月29日進行網路拍賣,起拍價9200萬元。而從拍賣頁面提供的標的公司經營數據來看,上述網約車平台為滴滴。

  除此之外,滴滴周圍一直虎狼環伺。

  美團一直難掩出行野心,2017年,高姿態入場,直接挑起了已經平靜的網約車市場,直到2018年3月,美團從南京打到300公里以外的上海,面對死命防守的滴滴,一年後不得不轉為「匯聚」模式。一位出行行業從業者曾向燃財經透露,當時美團跟滴滴搶市場沒錯,但應該多點突破,分散滴滴戰鬥力,而不是起初在上海、南京窮追猛打,讓對手有了防禦重點。

  今年,美團又再起戰事,手裡握著的共享單車,就成了美團在出行領域最重要的棋子。在今年7月份,美團在網約車領域再次掀起補貼戰事,每單給用戶20%到30%的優惠,目標是在主流城市搶佔10%以上的市場份額。

  腰部的網約車品牌也在試圖集體圍攻。首汽約車於5月份宣布全國整體正毛利;嘀嗒在去年已經確認實現了盈利而近期已有傳聞準備上市;8 月中旬,T3 出行宣布簽約周冬雨為首位品牌代言人,同時加速城市拓展……

  「其實滴滴的商業模式很容易複製,沒有很強的護城河,所以滴滴更多的優勢還是它的規模體量,然後去做加法。」張翔指出。

  很多人都在等著滴滴上市。時間緊,任務重,如何掙脫安全帶來的束縛,就成了滴滴必須解決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