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美國新禁令今日生效,華為存的晶元還夠用多久?

美國新禁令今日生效,華為存的晶元還夠用多久?

  美國新禁令今日生效,華為存的晶元還夠用多久?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明天很美好,但要活得過黎明,要與時間賽跑。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

  文 / 巴九靈(吳曉波頻道)

  今天(9月15日),美國政府對華為的新禁令正式生效,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最終還是落下了。

  一個多月前,任正非在與幾家大學的座談中這樣說道:

  我們公司也曾想在突進無人區後作些貢獻,以回報社會對我們的引導,也想點燃5G這個燈塔,但剛剛擦燃火柴,美國就一個大棒打下來,把我們打昏了,開始還以為我們合規系統出了什麼問題,在反思;結果第二棒、第三棒、第四棒……打下來,我們才明白美國的一些政治家希望我們死。求生的慾望使我們振奮起來,尋找自救的道路。

  面對無任何緩和餘地的禁令,華為顯然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據業內人士「手機晶片達人」在其微博透露,華為海思近期在包機運回所有晶元。

  這位人士還在微博中寫到「派專機運貨,感覺像是戰爭情節」,而任正非則用「希望我們死」這樣的字眼來形容,可想而知美國的新禁令有多狠。

  據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透露,如果沒有被美國制裁,華為在2019年的全球市場份額應該就會領先三星。

  數據來源:研究機構IDC

  2019年5月,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及70家關聯企業列入「實體清單」,規定如果沒有美國政府的批准,華為將無法向美國企業購買元器件。

  余承東表示,因為那次禁令,導致華為手機在2019年的發貨量少了6000萬台,市場份額位於三星之後。

  儘管如此,2020年第二季度,華為依然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上超越了三星,首次奪冠。這也是9年來第一次有除三星或蘋果外的廠商領跑全球市場。

  數據來源:第三方研究機構Canalys

  顯然,美國對那次禁令的效果並不滿意。一年後的2020年5月,美國升級禁令,可謂「極限施壓」。

  8月17日,美國商務部公佈針對華為的新一輪制裁措施,美商務部部長Rose表示:此次禁令是為了限制華為通過第三方獲取美國技術。任何使用美國軟體或美國製造設備為華為生產產品的行為都是被禁止的,都需要獲得許可證。

  針對這個禁令,小巴請教了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助理王元,他認為美國此次制裁是「精心設計的組合拳」。

  其背後的邏輯是:如果僅制裁晶元製造環節,華為可以不自己製造晶元,選擇只設計晶元然後出售設計方案給第三方;如果僅制裁晶元設計,華為依然可能以某種形式使用EDA(電子設計自動化軟體)進行規避。但美國新禁令同時限制晶元設計和製造,而且限制晶元製造流通途徑,破壞力巨大。

  小巴用大白話翻譯就是:華為手機晶元在設計、生產製造中,但凡含有「美國基因」,就要受到管制。

  明白了這一點,也就能明白當下華為的艱難。

  在8月7日的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20年峰會上,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表示:我們只是做了晶元的設計,沒做晶元的製造,所以從今年9月15號之後,我們的旗艦晶元就無法生產了。今年秋天將會上市Mate 40手機,搭載麒麟9000晶元,可能是華為麒麟高端晶元的「絕版」。

  麒麟晶元即將絕版,令人擔憂。電子產業分析師郭明錤甚至預測:無論華為能否在9月15日後取得手機零部件,華為在手機市場的競爭力與市佔份額均將受到負面影響,最好情境為華為市佔份額降低,最壞情境為華為退出手機市場,而iPhone、OPPO、vivo與小米長期可望提升市佔份額。

  說來尷尬,當華為正在遭遇美國政府極限打壓時,對於友商反而是機會,其中既包括蘋果和三星,也包括國內各大手機廠商。據《科創板日報》,下半年,OPPO整體銷售量預計拉升至8500萬—1億部。

  「大限」已至,美國的新禁令攪亂了華為的手機業務。從今年5月美國提出升級禁令到今天正式實施新禁令的這120天中,華為的經銷商渠道早已嗅到危機,有的哀嘆,有的囤貨,有的轉行。

  小巴採訪了深圳華強北電子市場和杭州百腦匯市場的經銷商,來看看他們口中的華為手機市場行情。

  吳勇

  華強北數碼批發商

  現在華為手機真的一天一個價,漲價最多的是華為Mate 30手機,經銷商渠道的拿貨價都快接近官網價格了。

  以往華為高端機的利潤約450—700元/台,如今的利潤掉到了300元左右,渠道商的利潤空間越來越小,貨源緊缺,我們向下游手機店供貨也成了問題。面對這種情況,有部分經銷商想囤貨賭一把,我也在加緊囤貨。

  但小商戶的處境就比較難,華為高端機利潤的壓縮、貨源的緊缺,縮減了其生存空間,目前部分小商戶門店中的高端機已面臨缺貨。

  此外,很多小規模的經銷商都打算轉向其他品牌手機如小米、OPPO、vivo等。

  俞老闆

  杭州百腦匯市場手機批發商

  目前市場上的華為手機批發價普遍都漲了。漲幅小的如華為nova 7、榮耀系列,漲價100—200元左右;漲幅大的如華為P40、Mate 30,漲價約300—500元。

  杭州百腦匯市場華為手機報價單

  面對華為晶元被斷供,我能感覺到批發商們的慌張,我也不例外。目前我們店鋪的貨源非常緊張,我很想少量囤貨,但華為公司對庫存控制很嚴格,我們賣出一批貨,才能相應地補一些貨。

  美國的新禁令對華為的打擊究竟有多大?目前華為可能囤了多少晶元?未來華為真的會退出手機市場嗎?接下來看看大頭的分析。

  孫燕飈

  手機產業鏈交易平台「手機報在線」董事長

  由於美國的禁令,華為方面也在積極採購、囤貨晶元,甚至是半成品晶元。

  購買半成品晶元,是因為美國的禁令不可能是永恆的。華為可能期望在3個月、6個月,或者更長的8個月後,完成這些半成品晶元的生產,以補充晶元庫存。

  而由於晶元斷供,未來華為將採用一種「細水長流」的生產銷售方式,並不會按照以往正常的產量來進行。華為會將有限的晶元庫存定量地分配到一段時間內上市的各款機型上。

  就好比「我只有1萬塊錢,但要靠這筆錢過一年」,就需要合理分配,才能有所保障。

  華為已經囤了多少晶元?這也是美國人最想知道的華為商業機密。我預計,根據行業內所說的「處理器的性能每隔兩年翻一倍」的摩爾定律來看,華為至少備足了18個月的晶元庫存。

  以現在的備貨情況,將於今年秋季上市的華為 Mate 40和將於明年上市的華為P50,都會如期上市。但這兩款手機並不會維持以往9個月的銷售周期,可能會延長至15個月。

  從目前看,物以稀為貴,經銷商渠道的華為手機已應聲漲價。一方面,這讓華為手機的庫存得到了消化,這些收入也相對彌補了華為手機業務上因庫存導致的經營性虧損。

  另一方面,晶元斷供,手機產量減少,會縮減華為整個供應鏈體系的規模。不管是經銷商、供應鏈層面,還是華為的銷售、研發團隊,據我了解,目前都已有人提前離開。

  當然,市場已敞開大門,等待接納這些從華為流向市場的銷售、研發等精英。

  黃海峰

  《通信世界》前副主編、科技觀察員

  我認為,目前華為的自救辦法是靠沒有美國技術的生產線造晶元,以及購買「去美國化」的晶元。

  「去美國化」的晶元意味著其誕生的所有環節,都是「去美國化的」、依靠全球技術來實現。這樣就能夠躲避美國的禁令。但按照美國無理的說法,嚴格來說,就沒有完全不含美國技術的晶元。

  若美國禁令持續嚴格執行,華為或將暫停銷售高端機。但我相信,華為的研發不會停止,加上中國全產業鏈正在合力攻關,晶元問題會逐步解決。

  除了晶元上的突破,華為在手機拍攝、大續航、操作系統、移動生態服務等方面也有領先優勢。即使未來高端機銷售暫停,華為也會依靠提前購買的一定數量的晶元,在其他方面有所發展。

  因此,對於「華為未來將退出手機市場」的觀點,我認為「不太可能」。手機業務已經是華為的重大資產,只可能暫停部分,但不會退出。

  在銷售上,以目前華為的情況看,搭載麒麟9000晶元的高端機上市後應該能銷售3-6個月。

  按照以往的數據,華為Mate系列手機每一代可以銷售2000萬台左右。即將上線的Mate 40系列手機預計會比較火爆,如果產能跟得上,可能會3個月內賣完。

  短期內,這條禁令讓美國半導體廠商的利益受損,這些美國廠商勢必會找中國其他的手機廠商來彌補在中國市場上的損失。可悲的是,華為被制裁,一些業務將暫時停止市場經營,但依靠美國供應鏈的其他中國手機廠商卻攻城略地,搶奪其市場份額。

  從中國半導體行業的發展看,這次事件必然刺激國內半導體行業發展。權威消息人士透露,中國計劃把大力支持發展第三代半導體產業,寫入正在制定中的「十四五」規劃,計劃在2021—2025年期間,在教育、科研、開發、融資、應用等各個方面,大力支持發展第三代半導體產業,以期實現產業獨立自主。(據證券時報)

  目前,華為海思在高端晶元的設計領域獲得了一些突破,但總體中國半導體行業在原材料、EDA設計軟體、製造、封裝等環節還存在明顯缺點,需要補課的環節太多。期待中國半導體全產業鏈能夠合力攻關,補足缺點。

  張書樂

  TMT行業時評人

  美國斷供禁令下,即使目前華為在供應鏈上大量備貨晶元,也只能解決一時之需。畢竟晶元產品是在快速迭代的。一段時間以後,過度儲備的晶元會落後,這對於想要推進手機迭代和與友商競爭的華為來說,亦不可取。

  因此,若美國禁令不停,華為將難以在5G手機領域延續4G時代的輝煌。

  未來,華為晶元供應「續約」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因此,華為所要做的依然是「論持久戰」,並以斷供作為催化自身研發能力爆發的契機。

  此外,華為並不是一家純粹的手機廠商,即使斷供發生,也無需過度擔心。從另一個維度看,可以視為一種「非常規」的激勵。

  作者 | 李夢清|採訪 | 鄧一鳴|當值編輯 | 鄒燕珠

  責任編輯 |何夢飛| 主編 |鄭媛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