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基金投顧一周年:首批7家試點券商 僅有申萬宏源和華泰證券未展業

基金投顧一周年:首批7家試點券商 僅有申萬宏源和華泰證券未展業

  基金投顧一周年 試點券商兩家未展業

  時代周報記者 盛瀟嵐 發自上海

  9月以來,券商上線基金投顧產品的節奏進一步加快。僅僅三個工作日里,就有兩家券商相繼推出了基金投顧產品,分別為中信建投和中金公司。

  去年10月,證監會發佈了《關於做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試點工作的通知》,正式拉開基金投資顧問業務的序幕,如今已近周年。

  時代周報記者統計,目前,獲得基金投顧業務試點資格的機構已有18家,覆蓋基金、第三方機構、券商和銀行,但銀行方面尚未有實質性進展,券商相對較為積極。

  今年2月底,證監會批複了首批7家券商開展基金投顧業務的方案,分別為國泰君安、銀河證券、中信建投、申萬宏源、華泰證券、中金公司、國聯證券,現已有5家券商開始展業。

  券商密集推出基金投顧產品的背後是其投顧轉型的需求。相較於基金和第三方機構,券商自身渠道和投顧基礎較好,但依然面臨諸多挑戰。

  兩家試點券商尚未展業

  目前,首批7家試點券商中,僅有申萬宏源和華泰證券未開始展業。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除國聯證券外,其他各家券商的相關業務都在積極籌備當中。

  除了近期推出相關業務的中信建投和中金公司,國聯證券、國泰君安、銀河證券均在上半年開始展業,從這3家券商的中報中也可窺見一些進展。

  國聯證券基金投顧業務於4月21日上線,根據中報數據,截至6月底,其基金投顧從業人員有474人,基金投顧業務簽約總人數5150人,授權賬戶資產規模5.36億元人民幣。

  銀河證券基金投顧項目「財富星—基金管家」5月15日上線,中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已向25家營業部開放,累計簽約客戶1270人,累計委託資產人民幣2400萬元。最新數據顯示,目前銀河證券基金投顧業務已覆蓋200餘家試點營業部,超過萬名客戶委託。

  此外,國泰君安中報未披露具體細節,僅表示「公司在業內首批獲得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試點資格,目前已完成驗收並正式展業。」

  國聯證券是第一家開始展業,也是目前基金投顧管理規模最大的一家券商。9月12日,該公司一位資深投顧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實盤開始操作是從4月21日開始,上線以來效果不錯,前期主要是配置醫藥和科技類基金,有的也有港股投資範圍。」

  「下半年開始增長很快,二季度末時管理規模還在5億多元,截至8月底,管理規模已經達到24億元,總體來說比預期要好。」上述人士表示,一方面,基金投顧業務是公司下半年的戰略目標;另一方面,開始展業的時間點在4月下旬,是市場低點,到現在大機率是賺錢的。「最近因為行情不好,也有些客戶在虧損邊緣。但客戶整體認可度還是比較高的,大跌的時候,也敢於配置。」該投顧說。

  不過,還有多位受訪的券商投顧坦言,目前對該業務持觀望態度的客戶仍是大多數。上海某試點券商經紀業務人士9月12日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主要是三類人,一是長期做股票,不太相信專業人士,認為自己的水平更高。」

  「二是認為自己可以很好地挑選市面上的公募基金,沒有找顧問的需求;三是可能想先看看效果,或者認為目前市場調整,不太看好未來權益市場。」上述人士認為,大資金、有一定專業度的客戶相對更認可基金投顧業務。

  真正的代客理財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基金投顧落地,是財富管理行業的重要里程碑。

  與傳統的基金代銷模式不同,基金投顧業務是買方投顧, 可以說,這是真正的代客理財。對於券商來說,則更多的是吹響了財富管理轉型的號角。

  不過,在中國證券業發展初期,曾一度因挪用客戶資金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並嚴重損害客戶利益。基金投顧作為可以直接交易客戶資金的業務,是否也存在類似風險?

  一位接近監管層的基金從業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監管層的試點推進情況看,也考慮到這個問題, 目前18家試點機構,5家基金公司是第一批,3家第三方機構是第二批,7家券商和3家銀行是第三批。

  從各機構展業情況來看,僅銀行尚未有實質性進展。上述人士認為,一方面銀行在基金銷售渠道有天然優勢,短期由賣方向買方轉型的動力不足;另一方面,銀行的客戶基礎、資金規模都很大,一旦出現風險很可能影響整個業務推進,因此銀行方面更為謹慎。

  此外,基金投顧業務實踐中也面臨諸多問題,「首先是人才隊伍建設;其次是買方投顧收的是服務費,投資者是否願意買單?」該人士稱。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黃大智表示,長期以來所形成的「零顧問費,依靠產品成交取得收入」的模式,是銷售方已經習慣的邏輯,而投顧依靠的是專業的投資知識,需要取得投資者的信任,進而做出資產配置計劃。這又恰恰是中國目前資管行業面臨的一個困境,如果在專業服務上不能夠讓投資者信任,就不用提後續服務了。

  還有,以券商為例,其傳統投顧主要是推薦股票,這種情況下默認是投資者自負盈虧的,投顧只是推薦;但買方投顧收取了客戶的服務費,是否要在一定程度上對盈虧負有責任?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許峰律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同樣是為客戶挑選優質公募基金,基金投顧本質上和FOF很相似。儘管今年以來FOF產品發展較快,但在基金行業中仍佔比較小。截至2020年9月上旬,國內公募FOF產品接近170隻,總規模約600億元。

  FOF產品經過三年發展仍屬於小眾,基金投顧就能帶領市場轉型買方投顧?黃大智認為,如何通過個性化服務,走出和FOF的差異化道路,將是基金投顧的重要命題。

  安信證券非銀金融分析師張經緯也認為,從渠道端看,券商可加強線下高端投顧與線上智能平台的結合;從產品端來看,券商應拓展產品廣度、提升服務深度;從客戶端看,居民增量財富入市將成為驅動力,券商應做好客戶分層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