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2億學費不知下落,豬兼強駕校是如何垮掉的?

2億學費不知下落,豬兼強駕校是如何垮掉的?

  2億學費不知下落,這家號稱『不能改變世界,但想改變行業』的公司是如何垮掉的?

  文|風馬牛 (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

  『八戒,為師對不住你,沒想到你比悟空還能承壓。你生動地詮釋了「不拋棄不放棄」的精神,並成為中國企業家們渡過經濟寒冬時,爭先恐後高舉的一面旗幟。』這是給一頭豬的頒獎詞。

  2008 年汶川地震發生後,一頭被埋 36 天,奇蹟生還的豬讓人們感嘆不已。震前,這頭肥豬重達 150 多公斤,但在廢墟下苦熬 36 天後,它僅剩 50 公斤。得知此事,建川博物館花了 3008 塊錢,把這頭豬買下來,取名『豬堅強』,承諾要把它養到自然死亡。豬堅強的名字轟動一時,熱心網友把它評為 2008 年感動中國年度十大動物,還不忘記在頒獎詞里『激勵』深陷危機中的中國企業家們,雄起、奮鬥。

  一晃 12 年過去,豬堅強已經到了『豬生之末』,年初,它搬入配備兩台空調和專業飼養員的『獨棟別墅』養老,人們去參觀建川博物館時,總會順道看看這頭神奇的豬,感懷生命的堅強與奇蹟。然而豬堅強仍然堅強著,一些蹭它熱點的企業卻已經轟然倒塌。

  近日,『豬兼強駕校待退學費約 2 億元』的新聞上了熱搜,這個成立之初號稱要用互聯網改變整個行業生態的明星企業,如今卻要靠小程序辦理破產債權申報,而其總部早已人去樓空。

  『駕校的流水這麼大嗎?』『做駕校還能虧錢?』『又是一家騙子互聯網公司!』熱搜之下,網友的疑惑一波接一波,駕校是一門傳統生意,客源穩定、利潤豐厚,為什麼搭上『互聯網』的名頭,這家公司就不行了呢?是什麼導致這家明星企業的滅亡?

  1

  那些年被豬兼強廣告支配的恐懼,廣東人一定難以忘懷。

  2014 年 9 月,豬兼強誕生於廣州,全名廣東豬兼強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豬兼強從成立開始就是迷茫的,想做互聯網,但不知道做什麼,直到次年 1 月,豬兼強才打定主意,要切入駕培行業,於是廣東大街小巷貼滿了豬兼強的廣告——

  公交車上,『學車就找豬兼強』;大學校園裡,『騷年,你該學車了』;戶外廣告屏上,『只要 5680 ,學開車、開好車』;就連向來不準廣告商進入的富士康工廠里,也有豬兼強的易拉寶告訴工人們,『再不學車就晚了!』

  豬兼強重金投入的戶外廣告

  鋪天蓋地的廣告花了不少錢,卻也幫豬兼強打響了名頭,當廣告上反覆出現『大品牌、有實力、信得過』的字樣後,一般人很少再去懷疑,這個所謂的大品牌究竟靠什麼壯大,又靠什麼打造出品牌口碑。

  關於這個問題,豬兼強的創始人們先給投資人畫了一個餅:非掛靠、無中介、全直營。簡單一點,就是要幫學車人避開傳統駕校的那些坑。學過車的人都知道,同樣的駕校,同一個教練,同樣的無情打擊和破爛教練車,總會出現無數種學費規格,今天你喜滋滋花 5000 元拿個駕照,還得賠上一條好煙,明天你同事或許只用花 4000 就能搞定。

  價格不透明、服務態度差、上車時間少,是傳統駕培的 3 個老大難問題。豬兼強認為,這 3 個問題的根源,就出在駕校數量多、規模小,中介橫行擾亂市場價格,教練大多只是掛靠在駕校,不在乎服務評價。只要能直營,整合規模,和教練簽訂勞動合約,就能解決這 3 個大問題。

  不管你信不信,投資人們信了。切入駕培市場這一年年末,豬兼強拿到 A 輪 3000 萬元融資,不久,豬兼強每月銷售額突破 3000 萬元,手中的資源也愈加豐富。中國人保、廣發銀行、7-11 、中國聯通等知名企業都成為豬兼強的戰略合作夥伴,多家知名媒體也成了豬兼強的重點合作對象。

  豬兼強獲得的媒體好評不斷,圖源:太平洋汽車網

  牛頓覺得,自己能看得更遠,是因為他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在現代社會,這種『大品牌』的速成,或許也是因為它站在了許多真正的大品牌的肩膀上。

  在中國人保的支持下,豬兼強推出『一次繳費、兩次機會』的五次不過險服務,給那些科目二困難症患者吃了一劑強心丸;牽手京東金融後,豬兼強又推出『先學車、後付款』的服務,以免息、分期等多種形式,激發那些囊中羞澀人群的學車慾望。

  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進入駕培市場的第二年冬天,豬兼強就完成了高達 1.2 億元的 A+ 輪融資,一個估值數十億的『互聯網新型駕培企業』,眼看就要衝出水面。

  2

  那麼,豬兼強的互聯網基因到底體現在哪裡呢?

  有人說,在於它的營銷和拉新方法。鋪天蓋地的廣告不必多說,說說豬兼強引以為豪的提成拉新方法。學員決定在豬兼強學車後,會被引入一個電子商城,在線支付後就成了會員,擁有一項『特權』——推薦新會員,每推薦成功一個,都會獲得一些『金豬』, 10 個金豬可以兌換 1 塊錢。這套提成系統根據會員的身份不同,有幾種計算方式:普通學員和普通員工,每人只有 1 條線;銷售部員工,每人有多條線;代理點視同員工,有 3 條線。推薦到一定數量後,能獲得『豬頭』,即相當數額的獎勵。

  這種拉新方式太古老了,雖然也有不少互聯網企業使用,但它真的能算作互聯網基因的證明嗎?

  熟悉的套路

  也有人說,豬兼強的互聯網新型駕培,在於它的運營平台建設。豬兼強搭建了網頁端、移動端 APP 和評價系統,讓所有學員的信息都電子化,學員可以隨時隨地拿出手機,查看自己的學習進度。而從駕校和教練的角度,豬兼強也搭建了一個完善的系統,方便實現駕校的規範化管理。

  這些努力很有意義,但這叫做『電子信息化』,而不叫互聯網基因。企業把所有信息搬到伺服器儲存起來,本質上就像賣煎餅的大爺查賬從一張張數錢,變成看微信錢包,而煎餅攤還是那個煎餅攤。

  縱觀豬兼強的經營模式,大致分為幾個環節:來到一個新城市,收購當地已有駕校,更換品牌,建立營銷中心、推广部門,大力營銷,再接上傳統駕校培訓-考證那一套。

  也就是說,號稱『互聯網新型駕培企業』、『不能改變一個世界,也要改變一個行業』的豬兼強,只是在傳統駕校的基礎上,多了大量的營銷環節,新瓶裝舊酒罷了。而那些耗費重金收購而來的駕校,一方面也許方便豬兼強統一管理了,但另一方面,不僅沒有獨特性,還會造成傳統『重資產』模式下的經營難題,拖累現金流。

  『重營銷、易複製、燒錢快、一旦開始擴張就難以停下』,如果單從這一點上看,豬兼強確實很像一個互聯網公司。

  3

  然而,評價一家企業的好壞,不在於互不互聯網、新不新,而在於它為用戶提供了什麼價值,它在火爆之後還能活多久。

  豬兼強是一家駕培企業,但從一開始戴上『要靠互聯網改變整個行業』的高帽子,它就從不甘心只做一個駕培企業。在豬兼強的規劃版圖裡,它能涉及的還有資產管理、文化傳播、汽車銷售和保險代理這幾大板塊,支撐起豬兼強管理層信心的,是那些依靠營銷,短期內所吸引來的大量學員——按照互聯網企業的說法,這就叫流量。

  在豬兼強的設想里,學員拿到駕照之後,可以在豬兼強合作的汽車 4S 店裡買車,還能推薦別人來買車,以此享受返還部分學費的優惠。買完車之後,學員可以順道在豬兼強買份汽車保險,如果想換車了,豬兼強還能提供二手車代賣。總而言之,只要和車有關,豬兼強都能做,它要『盤活整個相關利益的交叉口,從而推進整個行業的優化』。

  豬兼強和知名車企的合作活動現場

  除了這種『我全都要』的野心,豬兼強還開始跨界,進入娛樂圈。

  最典型的一次就是 2016 年 4 月,豬兼強策劃開辦的『2016 陶喆無二不樂廣州演唱會』。這場演唱會豬兼強虧了幾千萬的廣告宣傳費,但在『財大氣粗』的管理層看來都不算什麼。一位內部員工說,『看似虧了,其實完成了常規宣傳、推廣之餘,還拉動了學員增長,這還沒算演唱會刷屏時的潛在露出呢。』

  彼時台灣明星陶喆的一場地方演唱會,能否構成社交媒體刷屏還未可知,豬兼強已經為這種動輒上千萬的虧損找好了理由。

  陶喆演唱會上的豬兼強 LOGO 露出

  當豬兼強內部還為陶喆演唱會成功舉辦興奮不已時,大量湧入的學員已經讓平台難以消化。自 2016 年起,網上的豬兼強維權群已經開始運作。許多學員反映等待時間長,有人 2 月份交錢,等了 7 個月,才開始上理論培訓課,簽的合約也和承諾的不一樣,根本不是談好的那家駕校。還有人表示,豬兼強的售前說得天花亂墜,交完錢連售後電話都打不通,客服頻繁更換,好不容易打通了,售後的解釋竟然是『打電話的人太多,所以拔了電話線,過段時間才恢復』。

  一家看上去光鮮靚麗的企業,扒開廣告的外衣,才能看出草台班子的本來面目。

  儘管如此,豬兼強還是靠著大量營銷,引來源源不斷的客戶,在罵聲和爭議聲里堅持了好幾年。去年,豬兼強被捲入一則訴訟,凍結了 4000 萬元,整個公司現金流幾近枯竭,但豬兼強卻沒有停止招生,於是網路維權群里交完錢卻上不了課的學員越來越多,連簽約教練也加入進來,聲討豬兼強長期拖欠薪資。

  終於在今年 7 月,豬兼強資不抵債宣告破產清算,此時豬兼強廣州總部大樓早已人去樓空,不僅是學員的 2 億學費沒有著落,就連旗下駕校的教練車輛等財產也都不知去向。

  戲劇性的是,這家原本號稱要用互聯網改變整個駕培行業的企業,如今卻只能用小程序辦理它的債權申報, 而它的自然人債權人,也就是那些被拖欠薪資的簽約教練和學員們,僅僅是廣州地區,就多達 2 萬多人。

  在網路投訴平台上,豬兼強留下了大量未解決問題

  中國駕培行業潛在規模很大,是千億級別的市場。豬兼強想給這個傳統行業,套上互聯網的火車頭,這種想法本身沒有錯,只可惜在具體操作過程中,還沒學會走,就想著跑,明明想解決行業的痼疾,最後卻利用這些痼疾,為自身牟利。

  一家豬兼強死了,還有很多『豬兼強』靠套路活著,但真正『互聯網企業』的生存之本,從來不是套路。豬堅強熬過了廢墟下的 36 天,也熬過了漫長的 12 年,有些人只記得蹭它的熱點,卻不記得它是怎麼不拋棄、不放棄,靠長期積累的能量渡過難關的。打鐵還需自身硬,這個世上,李鬼遍地,李逵難得。

  資料來源:

  [1]豬兼強官網:公司簡介

  [2]葉之皓:湖北豬兼強公司駕校 O2O 運營模式研究,湖北工業大學工程碩士學位論文

  [3]李宜達:駕培行業的微觀經濟學分析,經濟管理

  [4]黃旭升:駕校行業發展狀況與競爭力提升初探,研究與探索

  [5]慕華:駕考培訓 O2O 平台『豬兼強』獲得數千萬 A 輪融資,創投時報

  [6]方京玉:被申請破產、欠租欠薪 互聯網駕考機構『豬兼強』總部已人去樓空,每日經濟新聞

  [7]劉益,梁羅喆:豬兼強遭學員集體投訴!滿街廣告說的『低價、拿證快』是騙人的?南方都市報

  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