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民生信託「至信1095號」這個項目 槽點確實有點多

民生信託「至信1095號」這個項目 槽點確實有點多

  來源:大話固收  

  上周五,中建五局冷不丁發了個公告,裏面點名了虛假合約和蘿蔔章的問題:

  突然被CUE,民生信託也沒有慌,上周五鎮定公告項目提前結束,本周一就給了收益分配通知:

  速度還是很快的,不管怎麼說,第一時間回應了市場關切,也解決了大家最關心的問題,為信託公司鼓掌。

  不過,雖然一樁可疑的蘿蔔章案件平息了,所謂「溫故而知新」,回過頭去看看這個漩渦中的「至信1095號」,其實槽點實在有點多。現在信託也逐漸內卷,不排除還有類似結構的項目還在江湖上漂著,有必要再多看一眼。

  根據目前能梳理出來的信息,「至信1095號」大概分了幾步走:

  天津華航供應鏈集團有一筆以「中建五局三公司」為核心企業的應收賬款

  國厚資產AMC受讓了這筆應收賬款

  天津曜暉管理諮詢合夥企業從國厚資產再受讓了這筆債權

  民生信託發行信託份額,認購上述合夥企業的有限合伙人份額;對應的普通合夥(GP),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贛州鴻瞻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該項目的「資金用途」,是這樣描述的:

  主要用於認購天津曜暉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份額,最終將本信託計劃實繳出資扣除相關費用後用於受讓國厚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標的應收賬款收益權或經受託人認可的其他特定資產收益權。

  名字記不住沒關係,關鍵是邏輯。這短短一部分,其實就有三個核心問題:

  首先是:經歷兩次轉手後,核心資產「應收賬款」的債務人究竟是誰?

  現在我們知道,由於私刻公章、虛構債權這種橋段,在這個項目的第一個環節就出了問題。

  假設這是個普通的債權轉讓項目,可以追究轉讓方的欺詐問題;問題是,裏面加了個國厚資產(甚至可能有其他)的轉手,幾道轉手之後,責任究竟算誰的?

  幾乎所有層層轉手的供應鏈金融項目,都面臨相似的困境,如何保證底層債權的真實性,出現問題責任如何分擔,令人頭大。

  這次民生快速分配,不知道是不是信託的隱性剛兌傳統發揮作用,假如換一家私募來做,可能結局就不會這麼美好——參考諾亞對承興的百億虛假債權。

  其次,大家都知道,合夥企業裏面真正管事的是「普通合伙人」(GP),而民生信託認購的份額為「有限合伙人」(LP)。

  這就帶來了問題,民生信託在這種架構中,更像是一個拿固定分紅的角色。那如何保證民生在項目中的話語權呢?

  真正執行合夥事務的是贛州鴻瞻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只有一個自然人股東;而且在信託項目成立一個月後,又換了個自然人股東……

  當然,通過對有限合夥公司章程的約定,民生信託可能取得這個有限合夥的控制權;但是它也可以不積極行使這個權利。

  也就是說,這種結構無法定性信託公司主動發揮管理人的管理責任。說白了,你以為你認購了一隻主動管理的信託產品;但實際上信託公司也只是被動拿分紅的有限合伙人角色。真正管錢的人,你可能根本不認識。

  最後一點是:約定的底層資產可能有「泛化」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資金用途里還加了一個「或經受託人認可的其他特定資產收益權。」

  這範圍就大了朋友們;有點像消金類信託,你的錢究竟借給誰,你也不知道,是受託人搞了個標準,符合這個標準的就放款。

  出現這種約定的原因,往往是因為底層資產和信託期限不匹配等;關鍵在於,有了這個約定,這裏面這個「中建五局三公司」,可能就只變成了一個標杆資產——受託人的本意是,我按照中建五局三公司這個標準來選特定資產,再把信託資金投資到這些經篩選過的資產中。

  但是,它究竟是什麼標準,又投了哪些「特定資產」,是動態的;投資者也沒有辦法在項目一開始就完全掌握。「底層資產」可能實際上僅僅是個「底層標準」。

  當然,我們重點針對的還是這種結構,至信1095號不一定存在這個問題,況且民生已經兌付分配了。要提醒的是,類似結構的供應鏈金融項目,可能都有這個潛在風險。

  在從融資類轉型到投資類信託的過程中,可能會有各種結構的信託項目出現,本身可以理解。但是,轉著轉著把信託公司的主動管理人身份轉沒了,或者勾兌了其他說不清的東西,這種情形還是要十分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