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南極光4年收到現金與營收差漸遠 流動負債2年翻倍錢緊

南極光4年收到現金與營收差漸遠 流動負債2年翻倍錢緊

  原標題:南極光4年收到現金與營收差漸遠 流動負債2年翻倍錢緊

  中國經濟網

  編者按: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委員會定於9月17日召開2020年第26次上市委員會審議會議,審議深圳市南極光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先發上市申請。

  南極光擬發行不超過2960.6423萬股,不低於發行後公司總股本的25%,由海通證券擔任保薦機構。

  公司擬募集資金52,078.50萬元,其中33,964.88萬元用於LED背光源生產基地建設項目,7272.65萬元用於5G手機後蓋生產基地建設項目,6440.97萬元用於LED背光源研發中心建設項目,4400萬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南極光主營背光顯示模組為核心的手機零部件的研發、生產和銷售。2009年,姜發明和潘連興聯合創立南極光前身南極光有限,潘連興為姜發明的侄女婿。

  姜發明與潘連興一直持有發行人相同比例股權,並列為第一大股東。姜發明、潘連興及其分別控制的南極光管理、奧斯曼簽訂了《一致行動協議》,因此姜發明和潘連興認定為公司的共同控制人。

  截至2020年9月10日,公司股東姜發明直接持有35.28%、間接持有3.86%南極光的股份,股東潘連興同樣直接持有35.28%、間接持有3.86%股份。姜發明和潘連興二人直接和間接合計持有南極光78.27%股份。姜發明和潘連興二人均為中國國籍,無境外永久居留權。

  公司也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南極光研發中心總工程師、核心技術人員徐賢強為姜發明外甥,持有南極光1.25%的股份,公司股東之一張少漩為姜發明外甥女,持有0.25%股份,潘景泉為潘連興堂弟,持有0.25%股份。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58,178.42萬元、56,235.11萬元、77,809.88萬元、99,441.13萬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比增長分別為-3.34%、38.37%、27.80%。

  同期南極光實現凈利潤分別為5008.73萬元、2827.85萬元、5337.85萬元、7983.84萬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比增長分別為-43.54%、88.76%、49.57%。報告期內,南極光的營收和凈利潤增速波動較大。

  2016年至2019年,公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43,532.39萬元、40,559.59萬元、47,305.99萬元和69,491.72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576.51萬元、1705.93萬元、2814.27萬元和6895.87萬元,與營業收入的差距越發明顯。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的毛利率分別為21.55%、20.19%、19.55%和20.46%,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為19.54%、20.72%、19.70%和18.09%。

  2020年1-6月,南極光的營業收入為38,777.27萬元,同比下降11.65%;凈利潤為3001.48萬元,同比上升29.60%;公司毛利率為17.87%,較2019年同期的18.68%下降0.81%。

  但招股書中的可比公司寶明科技(002992.SZ),1-6月營業收入為61,938.07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34.63%;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569.63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37.05%。公司毛利率為19.84%,同比下降1.62%。

  另一家可比公司隆利科技(300752.SZ)同期實現營業收入為101,354.74萬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9.61%;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288.11萬元,同比下降46.98%。公司毛利率為13.87%,同比下降4.49%。

  對比發現,今年上半年在同行業績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南極光的凈利潤卻可以實現近30%的增幅,毛利率的降幅也顯著小於可比公司。

  南極光的大客戶集中度較高。2016年至2019年,公司前五大客戶合力泰、帝晶光電等合計貢獻收入分別為53,092.01萬元、51,701.84萬元、70,994.64萬元、82,758.75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91.26%、91.94%、91.24%、83.23%。

  同時,南極光的應收賬款前五名客戶基本上與前五大客戶重疊。2016年至2019年,公司對前五大客戶的應收賬款占應收賬款餘額的比例分別為92.78%、92.12%、90.42%和85.72%。

  值得關注的是,2017年至2019年,南極光對大客戶帝晶光電的銷售收入分別為11,848.92萬元、25,149.17萬元、2607.56萬元,毛利率分別為13.91%、13.34%、22.58%。公開信息顯示,帝晶光電2018年、2019年營業收入分別為51.57億元、44.7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436.74萬元、-10,113.68萬元。

  南極光2019年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大幅減少,但公司對其的銷售毛利率卻大幅上升。這也引起了創業板審核中心的關注,要求公司分析並披露2019年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大幅減少的原因,在2019年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大幅減少、2019年帝晶光電營業收入大幅下滑且凈利潤大幅虧損情形下,對帝晶光電銷售毛利率上升的合理性。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的研發投入分別為1911.67萬元、2423.81萬元、2696.91萬元和3335.95萬元,占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3.29%、4.31%、3.47%、3.55%。公司研發投入佔比低於隆利科技、山本光電、寶明科技三家可比公司的同期均值3.63%、4.07%、4.70%和4.96%。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負債合計24,813.25萬元、32,968.75萬元、48,918.25萬元和50,075.11萬元,其中流動負債分別為24,126.15萬元、31,662.96萬元、47,405.64萬元和48,460.83萬元,而2018年流動負債相比2016年增長了96.49%。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南極光的合並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1.47%、58.50%和53.97%,公司資產負債率偏高。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合並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60.33%、61.07%、59.02%和60.71%。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流動比率分別為1.44、1.40、1.45和1.57,速動比率分別為1.32、1.28、1.36和1.43。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流動比率均值分別為1.37、1.30、1.44和1.32,速動比率均值分別為1.19、1.10、1.27和1.12。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南極光的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24,704.37萬元、28,422.96萬元、38,206.64萬元和37,870.58萬元,占當年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42.46%、50.54%、49.10%和38.08%。

  2017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應收賬款期末逾期金額為2698.41萬元、5693.03萬元和5373.92萬元,逾期金額占收入比例分別為4.80%、7.32%和5.40%。截至2020年 7 月末,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和逾期金額基本回款。

  逾期金額未全部回款主要系客戶深圳市鉅鼎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由於經營不善未能及時支付 119.85 萬元貨款所致,南極光已對其全額計提款壞賬準備。除去此客戶的影響,2017 年至 2019 年末逾期金額截至 2020年 7 月末的回款比例分別為 100%、99.95%和 99.10%。

  上述同期,南極光對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分別為859.62萬元、969.01萬元、1262.45萬元和1254.59萬元。事實上,南極光的壞賬計提比同行更為寬鬆。公司對1年以內應收賬款壞賬計提3%,2-3年計提20%,3-4年計提40%,4-5年計提80%,5年以上100%計提。

  而同行隆利科技、寶明科技、山本光電1年以內應收賬款的計提比例為3%、3%、5%,2-3年計提分別為20%、30%、20%,3-4年計提分別為40%、50%、100%,4-5年計提分別為80%、80%、100%。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2.54、2.12、2.34和2.61,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55、3.44、3.69和3.33,顯著高於南極光。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存貨賬麵價值分別為2980.72萬元、3717.87萬元、4477.01萬元和6702.16萬元,存貨餘額分別為3723.70萬元、4594.21萬元、5644.44萬元和7271.30萬元,呈現逐年上升態勢。南極光的存貨周轉率分別為9.30、10.71、12.21和12.39,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存貨周轉率均值為7.60、9.49、10.59和9.46。

  值得關注的是,南極光本次IPO保薦機構為海通證券,保薦代表為賈文靜、龔思琪,其中保薦代表賈文靜曾因在奧瑞德(600666.SH)重大資產重組中,未能勤勉盡責,未能為此次交易審慎估值、設計合理方案並出具準確、有效、專業的意見,上交所對賈文靜予以監管關注的處罰。

  另據壹財信報導,南極光在報告期內存在多起勞動糾紛,其中還包括與一高管發生訴訟。據(2018)粵03民終15933號和(2018)粵03民終16687號判決書顯示,王某於2016年6月23日入職南極光,任職副總經理,在勞動關係存續期間,南極光未按雙方約定向王某足額發放薪資,並於2016年12月20日將王某辭退。

  為此,王某與南極光對簿公堂,2019年6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南極光與王某解除勞動關係,並支付解除關係的經濟補償33,500元,支付王某的律師費618.3元。

  而財經網報導,2018年12月,公司召開2018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同意修改公司章程並新增註冊資本1509.9269萬元,註冊資本由7372萬元增加至8881.9269萬元。其中,新增註冊資本由12名股東以貨幣形式繳納,各方最終協商確定以6.755元/股作為本次增資價格。以此計算,彼時公司估值約為6億元。

  而按照wind資訊電子元器件公司的平均市盈率24.68倍計算,相對應的公司估值為12億元左右,上述12名股東或存在突擊低價入股的嫌疑。

  2017年和2018年,南極光以可供分配的利潤分別向股東分紅2500萬元、1500萬元,此外2017年8月,公司為激勵高級管理人員和核心員工,發生股份支付金額1341.54萬元。對比2017年、2018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1705.93萬元、2814.27萬元,公司現金流並不充沛的情況下卻集中分紅了4000萬元。

  背光顯示模組生產企業衝刺創業板屬典型家族企業

  南極光成立於2009年,主營業務為背光顯示模組為核心的手機零部件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公司產品應用於智能手機和車載顯示器、醫療顯示儀、工控設備顯示器、家電顯示器、其他消費電子顯示器等各種專業顯示領域。目前,公司的背光顯示模組主要應用於智能手機領域。

  招股說明書顯示,南極光是較為典型的「家族企業」。公司成立時註冊資本200萬,由姜發明和潘連興聯合創立,而潘連興是姜發明的侄女婿。

  自南極光有限成立以來,姜發明與潘連興一直持有發行人相同比例股權,並列為第一大股東。姜發明、潘連興及其分別控制的南極光管理、奧斯曼簽訂了《一致行動協議》,因此姜發明和潘連興認定為公司的共同控制人。

  截至2020年9月10日,公司股東姜發明直接持有35.28%、間接持有3.86%南極光的股份,股東潘連興同樣直接持有35.28%、間接持有3.86%股份。姜發明和潘連興二人直接和間接合計持有南極光78.27%股份。姜發明和潘連興二人均為中國國籍,無境外永久居留權。

  二人對南極光的控制還不僅如此,南極光研發中心總工程師、核心技術人員徐賢強為姜發明外甥,持有南極光1.25%的股份,公司股東之一張少漩為姜發明外甥女,持有0.25%股份,潘景泉為潘連興堂弟,持有0.25%股份。

  營收和凈利增速波動較大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58,178.42萬元、56,235.11萬元、77,809.88萬元、99,441.13萬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比增長分別為-3.34%、38.37%、27.80%。

  同期南極光實現凈利潤分別為5008.73萬元、2827.85萬元、5337.85萬元、7983.84萬元,2017年、2018年、2019年同比增長分別為-43.54%、88.76%、49.57%。報告期內的企業營收和凈利潤增速波動較大。

  2016年至2019年,公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43,532.39萬元、40,559.59萬元、47,305.99萬元和69,491.72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576.51萬元、1705.93萬元、2814.27萬元和6895.87萬元。

  2020年上半年凈利潤增長超20% 迥異於同行

  南極光2020年1-6月營業收入為38,777.27萬元,同比下降11.65%,凈利潤為3001.48萬元,同比上升29.60%。公司預計1-9月的營業收入為73,557.95萬元,較去年同期增加1.51%,凈利潤預計為5862.30萬元,較去年同期增加0.90%。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的毛利率分別為21.55%、20.19%、19.55%和20.46%,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為19.54%、20.72%、19.70%和18.09%。

  2020年上半年南極光的毛利率為17.87%,較2019年同期的18.68%下降0.81%,期間費用為3725.98萬元,同比下降24.73%。

  但招股書中的可比公司寶明科技(002992.SZ),1-6月實現營業收入61,938.07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34.63%;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569.63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37.05%。公司毛利率為19.84%,同比下降1.62%。

  另一家可比公司隆利科技(300752.SZ),1-6月實現營業收入101,354.74萬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9.61%;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288.11萬元,同比下降46.98%。公司毛利率為13.87%,同比下降4.49%。

  通過與可比公司業績的對比,發現今年上半年在同行業績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南極光的凈利潤卻可以實現近30%的增幅,毛利率的降幅也顯著小於可比公司。

  大客戶集中度較高

  報告期內,南極光前五大客戶基本上為合力泰、帝晶光電、華顯光電、信利光電、金龍機電、京東方、聯創光電等十家液晶顯示模組企業。2016年至2019年,公司前五大客戶合計貢獻收入分別為53,092.01萬元、51,701.84萬元、70,994.64萬元、82,758.75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91.26%、91.94%、91.24%、83.23%。

  同期,南極光的應收賬款前五名客戶基本上與前五大客戶重疊。2016年至2019年,公司對前五大客戶的應收賬款占應收賬款餘額的比例分別為92.78%、92.12%、90.42%和85.72%。

  南極光稱,各期末前五大應收賬款對象主要是規模較大的上市公司及子公司、行業內知名企業,該客戶信譽好,償債能力較強,且與公司保持較為密切的合作關係,應收賬款可回收性較強。

  對大客戶銷售漸少 毛利率卻飆升

  2017年至2019年,南極光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分別為11,848.92萬元、25,149.17萬元、2607.56萬元,毛利率分別為13.91%、13.34%、22.58%。公開信息顯示,帝晶光電2018年、2019年營業收入分別為51.57億元、44.7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436.74萬元、-10,113.68萬元。

  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到,南極光2019年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大幅減少,但公司對其的銷售毛利率卻大幅上升。

  這也引起了創業板審核中心的關注,在對南極光的問詢中,審核中心要求公司分析並披露2019年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大幅減少的原因,在2019年對帝晶光電銷售收入大幅減少、2019年帝晶光電營業收入大幅下滑且凈利潤大幅虧損情形下,對帝晶光電銷售毛利率上升的合理性。

  南極光則回復稱,公司向帝晶光電銷售減少的主要原因系2019年公司與行業知名客戶京東方、聯創電子等加大了合作規模,由於自身產能有限,公司降低了與銷售毛利率水平較低的帝晶光電的交易規模。

  研發投入佔比低於同行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的研發投入分別為1911.67萬元、2423.81萬元、2696.91萬元和3335.95萬元,占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3.29%、4.31%、3.47%、3.55%。公司研發投入佔比低於隆利科技、山本光電、寶明科技三家可比公司的同期均值3.63%、4.07%、4.70%和4.96%。

  公司在研發投入上不及同行,在發明專利上面,可比公司寶明科技已獲得11項發明專利和77項實用新型專利,南極光則有4項發明專利和84項實用新型專利。

  2019年負債超5億 資產負債率超50%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負債合計24,813.25萬元、32,968.75萬元、48,918.25萬元和50,075.11萬元,其中流動負債分別為24,126.15萬元、31,662.96萬元、47,405.64萬元和48,460.83萬元,占負債比例分別為97.23%、96.04%、96.91%和96.78%。

  從負債組成結構來看,負債主要由應付賬款、應付票據、其他流動負債、長期應付款、短期借款所構成。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南極光的合並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1.47%、58.50%和53.97%,公司資產負債率偏高。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合並資產負債率均值分別為60.33%、61.07%、59.02%和60.71%。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流動比率分別為1.44、1.40、1.45和1.57,速動比率分別為1.32、1.28、1.36和1.43。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流動比率均值分別為1.37、1.30、1.44和1.32,速動比率均值分別為1.19、1.10、1.27和1.12。

  應收賬款逐年上升 壞賬計提較同行寬鬆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南極光的應收賬款餘額分別為24,704.37萬元、28,422.96萬元、38,206.64萬元和37,870.58萬元,占當年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42.46%、50.54%、49.10%和38.08%。

  2017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應收賬款期末逾期金額為2698.41萬元、5,693.03萬元和5373.92萬元,逾期金額占收入比例分別為4.80%、7.32%和5.40%。截至 2020年 7 月末,報告期各期末應收賬款和逾期金額基本回款。

  逾期金額未全部回款主要系客戶深圳市鉅鼎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由於經營不善未能及時支付 119.85 萬元貨款所致,南極光已對其全額計提款壞賬準備。除去此客戶的影響,2017 年至 2019 年末逾期金額截至 2020年 7 月末的回款比例分別為 100%、99.95%和 99.10%。

  上述同期,南極光對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準備分別為859.62萬元、969.01萬元、1262.45萬元和1254.59萬元。另外,南極光對1年以內應收賬款壞賬計提3%,2-3年計提20%,3-4年計提40%,4-5年計提80%,5年以上100%計提。

  而同行隆利科技、寶明科技、山本光電1年以內應收賬款的計提比例為3%、3%、5%,2-3年計提分別為20%、30%、20%,3-4年計提分別為40%、50%、100%,4-5年計提分別為80%、80%、100%。

  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2.54、2.12、2.34和2.61,同行業可比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55、3.44、3.69和3.33,顯著高於南極光。

  2019年存貨超7000萬元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存貨賬麵價值分別為2980.72萬元、3717.87萬元、4477.01萬元和6702.16萬元,存貨餘額分別為3723.70萬元、4594.21萬元、5644.44萬元和7271.30萬元,呈現逐年上升態勢。

  公司存貨由原材料、在產品、半成品、委託加工物資、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組成,其中原材料、半成品、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是存貨主要組成部分,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四項內容占存貨比例分別為84.86%、88.92%、90.21%、94.88%。

  2016年至2019年各期末,南極光的存貨周轉率分別為9.30、10.71、12.21和12.39,同行業可比公司的存貨周轉率均值為7.60、9.49、10.59和9.46。

  下遊 行業需求面臨新技術衝擊

  據財經網報導,南極光擬投入4億元左右募集資金用於LED背光源生產、研發項目。其中,LED背光源生產項目建設完成後,將形成年產LED背光顯示模組約6200萬片的產能,約為公司2018年產品產能的一倍左右。

  同時,本項目為公司目前LED背光源生產的擴產項目,在生產技術及工藝流程方面與現有生產線基本一致,僅在生產設備先進性及自動化水平方面存在差異。

  眾所周知,背光源行業技術更新迭代較快,隨著OLED技術成品率的提升、MiniLED背光顯示器的不斷發展,傳統LED背光源的市場份額已逐漸受到衝擊。

  南極光在招股書中也表示,雖然目前顯示器市場中仍然以液晶顯示技術作為主導,但是以OLED為典型代表的新技術不斷湧現,這些新技術相較於液晶顯示技術在某些方面具有相對優勢,將與液晶顯示技術一道推動顯示質量的提升。OLED技術相較於LCD技術具有自發光、厚度薄、響應速度快、對比度更高、易彎曲及視角廣的優點,未來如果OLED顯示屏突破技術瓶頸、大幅降低成本、提高市場佔有率,衝擊中低端智能手機領域,將會對發行人的LED背光源業務和持續經營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保薦代表曾被監管處罰

  南極光本次IPO保薦機構為海通證券,保薦代表為賈文靜、龔思琪,其中保薦代表賈文靜曾因違規收到了監管關注函。

  2019年8月29日,奧瑞德因在披露《重大資產置換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交易報告書》中有披露預測性信息不審慎、不客觀、不合理,嚴重誤導投資者,公司相關人員被上交所通報批評。

  該重大資產重組中海通證券為財務顧問,因為上述事件,2019年9月海通證券保薦代表賈文靜收到了上交所的監管關注函。

  2019年9月4日上交所發佈的上證公監函【2019】0032號文件顯示,奧瑞德重大資產重組財務顧問海通證券項目主辦人趙立新、錢麗燕、李春、賈文靜,未能勤勉盡責,未能為此次交易審慎估值、設計合理方案並出具準確、有效、專業的意見;交易完成後,未及時督促交易對方依照約定切實履行業績補償義務。對此,上交所上市公司監管一部作出對奧瑞德重大資產重組財務顧問項目主辦人趙立新、錢麗燕、李春、賈文靜予以監管關注的處罰。

  公司與副總經理對簿公堂

  據壹財信報導,隨著營收規模的擴大,報告期內南極光員工人數有所增長。據招股書,2016年至2019年南極光員工人數分別為1575人、1719人、1933人、1919人。但與此同時,報告期內南極光也存在多起勞動糾紛,其中還包括與一高管發生訴訟。

  據(2018)粵03民終15933號和(2018)粵03民終16687號判決書顯示,王某於2016年6月23日入職南極光,任職副總經理,在勞動關係存續期間,南極光未按雙方約定向王某足額發放薪資,並於2016年12月20日將王某辭退。

  為此,王某與南極光對簿公堂,2019年6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南極光與王某解除勞動關係,並支付解除關係的經濟補償33,500元,支付王某的律師費618.3元。

  此外,2017年7月26日員工粟某與其上級主管因加班問題發生爭執,被南極光以拒絕加班不配合工作安排,後又違反公司規章制度的理由辭退。南極光拒絕為其補償及出具解除勞動關係文書,粟某對此提出上訴,據(2018)粵0306民初313號,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判決南極光支付粟某7月1日至26日薪資2,000元以及解除勞動合約補償金17,167.5元。

  另一工作三年後離職的作業員李某,因在南極光工作期間企業未支付帶薪年假的薪資,向法院提起上訴,2017年7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南極光支付李某2014年8月6日至2016年8月19日期間未休帶薪年休假薪資人民幣1586.67元。

  股東突擊低價入股?

  據財經網報導,2018年12月,公司召開2018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同意修改公司章程並新增註冊資本1509.9269萬元,註冊資本由7372萬元增加至8881.9269萬元。

  其中,新增註冊資本由12名股東以貨幣形式繳納,各方最終協商確定以6.755元/股作為本次增資價格。以此計算,彼時公司估值約為6億元。

  根據招股書,南極光擬發行不超過2960.64萬股新股,占發行後總股份的25%。12月4日,wind資訊電子元器件市值前20名公司的平均市盈率為24.68倍。若以公司股份數1.18億股、2019年凈利潤為上半年2倍測算,相對應的公司估值為12億元左右。

  公司估值翻倍的原因是什麼呢?或者2018年12月,12名股東是否存在突擊低價入股的嫌疑呢?12名股東又是否與公司關係密切呢?

  現金流不樂觀卻分紅4000萬元

  2017年和2018年,南極光以可供分配的利潤分別向股東分紅2500萬元、1500萬元,此外2017年8月,公司為激勵高級管理人員和核心員工,發生股份支付金額1341.54萬元。

  根據公司2017年7月5日股東會決議,全體股東同意對公司2016年度及以前年度累計可供分配的利潤向股東進行分紅,本次分紅金額為2500萬元,按股東投資比例進行分配。2017年度公司已支付完畢上述股利。

  根據公司2018年1月29日股東會決議,全體股東同意對公司2017年度可供分配的利潤向股東進行分紅,本次分紅金額為1500萬元,以2017年12月31日在冊股東所佔股份比例進行分配。2018年度公司已支付完畢上述股利。

  對比2017年、2018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1705.93萬元、2814.27萬元,公司現金流並不充沛的情況下卻集中分紅了40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