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金控辦法深解讀:互聯網金控或成審慎監管重點

金控辦法深解讀:互聯網金控或成審慎監管重點

  原標題:金控辦法深解讀:互聯網金控或成審慎監管重點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此前中國一直沒有將金融控股公司作為整體納入監管,所以在監管方面存在空白。這個行業也出現了一些亂象,少部分非金融企業向金融業盲目擴張,組織架構複雜、隱匿股權架構,還有少數股東利用關聯交易隱蔽輸送利益、套取金融機構資金。」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9月14日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

  為了補齊金控監管缺點,國務院9月13日印發《關於實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決定》(以下簡稱《准入決定》),授權人民銀行對金融控股公司開展市場准入管理並組織實施監管。同日,人民銀行發佈《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以下簡稱《金控辦法》)。准入決定和金控辦法的實施,將非金融企業投資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整體納入監管框架。

  《中國金融監管報告(2019)》不完全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末,中國已有約80家金融控股公司和准金融控股平台。

  據記者梳理,中國金控平台可分為兩類:一類是金融企業控股的集團,另一類是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型金融機構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如央企金控、地方金控、民企金控、互聯網金控等類型。按照《准入決定》和《金控辦法》,後者應申請設立金控公司並適用《金控辦法》。在此過程中,部分企業相關股權架構可能會出現調整。

  中信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肖斐斐表示,結合近年《金融穩定報告》來看,下階段主要是存量金控公司在金控辦法的基礎上向人民銀行申請金控公司牌照。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未來圍繞大型互金平台的金控主體審慎監管或成為重點。

  中國人民銀行去年11月發佈的《金融穩定報告(2019)》指出,部分大型互聯網企業通過新設機構、控股或參股金融企業等方式,已演化為事實上的金融控股集團,但其本身並不直接受到監管。其中,一些互聯網企業以單純獲取金融牌照為目的,將所控金融機構作為資本運作平台,追逐高額金融投資回報,偏離服務實體經濟。

  非金融企業

  金控集團應申請牌照

  去年7月央行即公佈了《金控辦法》的徵求意見稿。此次,正式稿基本上沿襲了徵求意見稿的內容,在部分條款的描述上做了優化和調整。不過,國務院還特別出台了《准入決定》。

  「經過深入研究論證,(我們認為)有必要對金融控股公司准入設定行政許可。設定這項行政許可,有利於規範金融控股公司發展,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維護金融安全,保護社會公眾利益。這項行政許可與金融控股公司所控股或者實際控制金融機構的行政許可不重疊,也不衝突。」司法部立法二局局長劉長春在上述發佈會上表示。

  《准入決定》指出,非金融企業、自然人以及經認可的法人控股或者實際控制兩個或者兩個以上不同類型金融機構,具有本決定規定情形的,應當向中國人民銀行提出申請,經批准設立金融控股公司。

  近年來,中國金融業綜合經營穩步發展,投資金融業的實體企業日益增多,逐步形成兩類金融控股公司:一類是金融機構在開展本行業主營業務的同時,投資或設立其他行業金融機構,形成綜合化金融集團。如五大行均已擁有基金、金融租賃、保險子公司等;平安集團、中國人壽、中國人保均已投資銀行、基金、信託公司等。

  另一類是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型金融機構,事實上形成了金融控股公司。這類金控又可以分為以下幾種:央企金控(如中信集團、光大集團、招商局旗下金融集團等),地方金控(如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控集團等),民企金控(海航集團、復星國際等),互聯網金控(螞蟻集團等)。和前一類金融企業控股的集團不同,後者兼具實業和金融板塊。

  按照《准入決定》和《金控辦法》,後者應申請設立金控公司並適用《金控辦法》。如螞蟻集團在回復科創板問詢時透露,公司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網路技術有限公司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並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權。

  此外,《金控辦法》指出,金融機構跨業投資控股形成的金融集團參照本辦法確定監管政策標準,具體規則另行制定。肖斐斐表示,綜合化金融集團本質是金融機構跨業投資控股形成的金融集團,其具體規則另行制定,預計綜合化經營趨勢下,未來基於並表層面的資本監管、槓桿監管、流動性監管等將是主要內容。

  禁止反向投資

  央行此前發佈的《金融穩定報告(2018年)》指出,當前中國金融控股公司的突出風險主要體現在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金融機構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報告分析稱,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可以幫助金融機構增強資本實力,優化非金融企業自身的資本配置。但一些企業存在盲目介入金融業、虛假出資、隱匿架構、急劇擴張等風險。

  具體而言,一些企業通過層層控股、交叉持股金融機構,以負債資金出資,推升整體槓桿率,或者利用分業監管的縫隙,操控殼公司進行循環注資,或者藉助外部融資,短短幾年內總資產翻了上百倍。虛假出資情況下,集團整體缺乏能夠抵禦風險的真實資本,資本約束嚴重弱化。

  「單純地槓桿再增加也不可能高到天上去,還需要弄到資本金。於是資本金不可想像地實現了快速擴展,其中多數都是虛假的、違規的和變相的,並非真的資本金。虛假資本金再加上放大的槓桿,一些機構的擴張很快就是天文數字了。」央行前行長周小川今年8月在《中國金融》撰文表示。

  近些年出現風險的金控集團大多涉及以上問題。「很多金控公司的風險很大程度上是來自於其實控人的風險,實控人靠譜,金控公司才可能靠譜。」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孫楊稱。

  因此,對實控人及注資的管控就非常重要。《金控辦法》設定實控人「負面清單」,如非金融企業、自然人及經認可的法人具有曾經虛假投資、循環注資金融機構,或在投資金融控股公司或金融機構時,有提供虛假承諾或虛假材料等行為,不得成為金融控股公司的主要股東、控股股東或實際控制人。

  股權方面,《金控辦法》規定,金融控股公司應當具有簡明、清晰、可穿透的股權結構,實際控制人和最終受益人可識別,法人層級合理,與自身資本規模、經營管理能力和風險管控水平相適應。

  《金控辦法》還指出,金融控股公司所控股金融機構不得反向持有母公司股權。因為反向持股非常容易出現循環注資。比如A企業發起設立金融控股公司B,B持有兩家金融機構C、D。如果C、D再對B增資,很容易導致出資不實及循環注資。

  市場影響幾何?

  市場也高度關注《金控辦法》的影響。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總體看,《金控辦法》對金融機構、非金融企業和金融市場的影響正面。由股權架構清晰、風險隔離機制健全的金融控股公司作為金融機構控股股東,有助於整合金融資源,提升經營穩健性和競爭力。

  「部分企業集團實業類比重較高,預計下階段的首要任務是整改或新設金融控股公司,未來可能的組織架構是企業集團作為主要股東發起設立金融控股公司。」肖斐斐表示。

  華創證券非銀團隊認為,中信集團、光大集團等大型央企集團公司或有望率先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地方金控以有效掌控地方金融牌照為目的,申請意願也較強;部分民營金控由於股東背景資格和實力的原因,申請具有不確定性。

  五家金控試點之一的北京金融控股集團董事長範文仲9月13日撰文稱,對非金融企業集團而言,從短期來看,一些與辦法監管要求有一定差距的企業,需要根據辦法要求進行調整,將金融業與實體產業分離,壓縮股權層級,規範公司治理和並表管理。個別通過違法違規手段快速擴張的金融控股集團,將通過嚴格監管糾正其行為。

  股權整改方面,《金控辦法》要求,本辦法實施前,已經存在的、股權結構不符合要求的企業集團,應當在國務院金融管理部門認可的期限內,降低組織架構複雜程度,簡化法人層級。

  潘功勝在發佈會上表示,現在一部分存量企業已經具備金融控股公司的特徵,也符合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情形。但是,它內部的一些股權結構可能不太符合金控辦法的要求,我們給企業整改設置了過渡期。

  以螞蟻集團擬作為金融控股公司的浙江融信為例,目前其註冊資本17.96億,而《金控辦法》規定金控公司實繳註冊資本額不低於50億,這意味著浙江融信資本還需進一補充。此外,螞蟻集團所持有的部分金融機構子公司股權將轉讓至浙江融信,比如螞蟻集團持有天弘基金的51%股權、持有的網商銀行30%的股權可能需要轉讓至浙江融信旗下。

  值得注意的是,《金控辦法》還要求,金融控股公司名稱應包含「金融控股」字樣,未取得金融控股公司許可證的,不得從事本辦法第六條所規定的金融控股公司業務,不得在名稱中使用「金融控股」「金融集團」等字樣。

  當前一些企業名稱已帶有「金融控股」「金融集團」等字樣,如果將來未能獲得中國人民銀行的批准,那麼這些企業可能需要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