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銀行*馬祥雲】數字金融專題系列一:互聯網借貸研究框架:監管博弈

【銀行*馬祥雲】數字金融專題系列一:互聯網借貸研究框架:監管博弈

來源:東吳研究所

銀行

數字金融專題系列一

互聯網借貸研究框架:監管博弈

引言:我們基於對消費金融的長期研究,發佈互聯網借貸研究框架,提出關鍵詞「監管博弈」,看好產業前景的同時,認為可能制約產業發展的核心是監管壓力。當前時點研究互聯網借貸的背景:①金融科技巨頭紛紛啟動上市;②互聯網消費金融產業高速發展的同時,監管政策不斷革新。

投資要點

互聯網借貸市場高速成長!預計消費金融規模2023年達24.7萬億。

①互聯網巨頭近年來憑藉流量/場景/數據/產品體驗等優勢快速切入零售信貸市場,目前已深度滲透到信用卡、消費貸和現金貸三類消費金融核心產品。我們在1.1中梳理了主流消費金融產品的市場玩家及盈利模式,其中信用卡以50%生息資產+15%年化利率賺取利息收入,現金貸則每日生息,利率定價範圍非常廣(對應不同層級的客群選擇)。各類產品中,我們最看好以螞蟻花唄為代表的「類信用卡」,這類產品紮根於真實的消費場景,用戶體驗卓越,未來成長空間非常廣闊。

②我們所定義的消費金融市場2019年規模15.78萬億元,近三年受益於銀行零售轉型、居民加槓桿等因素快速增長。其中,信用卡為龍頭市場,規模達7.59萬億元。展望未來,我們判斷消費金融市場後續三年仍將實現12%~15%增速,2023年規模將達到24.7萬億元。其中,螞蟻花唄為代表的互聯網消費貸款是核心的增長驅動力;傳統信用卡則保持10%平穩增速;同時,ABS/CLO等資產證券化出表的規模也將擴張。

互聯網借貸由聯合貸款向數字助貸模式升級,技術輸出成為新名片。

①早期互聯網平台底層的放貸主體普遍為小額貸款公司(例如螞蟻花唄與借唄),作為非持牌金融機構,槓桿比例受限制(螞蟻所在的重慶為3.3倍上限),融資能力弱,且重資本模式也不利於估值。2016~2017年,螞蟻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大量發行ABS將信貸資產出表,規避槓桿限制的同時以低成本融資(優先順序收益率通常4%~5%),但2017年現金貸新規要求表內外合並計算槓桿,限制了ABS出表的空間。

②近年來,互聯網借貸商業模式由早期的自營放貸、ABS出表,向聯合貸款模式轉型(1.4詳細介紹)。聯合貸款由互聯網平台和金融機構共同出資,比例不等(騰訊微粒貸以20%:80%居多)。聯合貸款的優越性在於理論上跨過了「金融槓桿」限制,因為金融機構對出資自行負責,互聯網企業不提供任何「兜底」,但由於掌握著流量、底層客戶信息,在風控環節擁有絕對話語權,成為核心的資產輸出方,進而分享遠高於出資比例的利潤。但是,模式優越性也帶來了監管風險,2018年監管層就開始持續研究政策框架,2020年7月正式出台了對互聯網借貸產業影響深遠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新規》。聯合貸款模式在跨越金融槓桿限制後,隱含哪些潛在風險?我們重點在2.1、2.2中分析。

③我們認為當前互聯網借貸產業中,螞蟻所運用的數字助貸是最先進的商業模式,其核心是螞蟻輸出並管理資產,賺取「技術服務費」。基礎的數字助貸模式中,客戶先後通過螞蟻、金融機構的風控審批,貸款資金大部分由金融機構出資,螞蟻少量出資(自有資金的收益已經不是核心),同時螞蟻負責貸後的實時監測、催收、互聯網訴訟等環節,但並不對金融機構的資金信用風險「兜底」。

④未來更高層級的數字助貸模式中,螞蟻進一步向廣大中小金融機構輸出金融雲、資料庫等金融科技服務,成熟的形態是構建互聯網借貸產業的基礎設施(而不再是共同放貸機構),即所謂的微貸科技平台。不過,中期內該模式的前景有待觀察(互聯網與各類傳統金融機構的競合關係演變具有不確定性)。但相比於聯合貸款,數字助貸進一步跨越了「金融槓桿」限制,發展空間更高,同時輕資本、管理型的商業邏輯也更有利於市場估值。

監管博弈:普惠貢獻Vs資本風險,切中要害的互聯網貸款新規影響幾何?

我們強調,互聯網借貸對普惠金融意義重大,促進消費的螞蟻花唄、扶持小微的網商貸等都是卓越的產品代表,且目前頭部互聯網企業的信貸資產質量優異,依靠生態數據的風控能力明顯優於商業銀行平均水平,這也是監管鼓勵產業發展的核心邏輯。但是,金融監管關鍵詞在於「資本」,而互聯網借貸以輕資本撬動金融機構的重資本,雖然金融機構「風險自擔」,但從監管視角來看,當互聯網信貸規模過於龐大時,未來會不會產生潛在的不可控風險?諸如:

如果實際的風控內核由互聯網平台掌控,那麼中小銀行本質上成為單純的「資金輸出方」,卻要為信用風險「兜底」,對銀行業的發展是否合意?

如果個別互聯網平台規模過於龐大,市場集中度過高,假設未來其自身風控體系或能力出現波動、下滑,或被宏觀環境衝擊,是否會造成系統性風險?

大量中小金融機構藉助互聯網借貸實現跨區域放貸,是否削弱銀行屬地化經營、服務地方經濟的能力?

這些風險隱患推動互聯網借貸產業進入監管博弈階段。《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既有呵護的意圖(從根本上認可了互聯網借貸的合規性),也隱含了擔憂和明顯的管制,主要體現為三大核心:①金融機構是否做到獨立風控?②金融機構是否過度集中於和個別互聯網巨頭合作?③中小金融機構藉助互聯網異地展業是否妥當?我們判斷,互聯網借貸產業的監管博弈將長期持續,不會出現「一刀切式限制」,但監管層可能長期通過窗口指引管控風險,落實獨立風控、集中度管控、異地展業等核心要求。

產業展望:看好數字微貸模式與頭部銀行共享零售紅利,尾部市場將受到衝擊。

我們仍然看好互聯網借貸產業,以及產業中以螞蟻為代表的先進數字微貸技術輸出模式。從創收角度,我們判斷過去助貸及聯合貸模式中與金融機構分享利差的模式將逐步退出,全面升級為通過微貸科技平台收取技術服務費的模式,短期的輸出價值仍然圍繞客戶(資產)、風控、貸後管理等環節,中長期則向金融科技系統、資料庫、雲服務等方向延展。產品層面,反覆強調未來紮根於真實消費場景的花唄、服務小微企業的網商貸規模將高速增長,而本質為現金貸的借唄業務增速可能趨緩。

不過,我們判斷在逐步完善的監管框架內,頭部互聯網平台貸款規模也很難保持近年來的超高速擴張,主要考慮:①監管層對集中度的管控,實際上2018年10月版本的互聯網借貸新規徵求意見稿中,監管層就曾提出過嚴格的量化指標限制規模;②眾多金融機構雖然短期內出於對資產的追求,難以擺脫對互聯網平台的依賴,但從中長期角度仍然會強化表內自營貸款的能力和規模。此外,我們認為互聯網借貸的尾部市場未來發展將困難重重,民間借貸利率新規等政策將明顯衝擊尾部市場格局(2.3中詳細分析)。

對於傳統金融機構,我們判斷頭部零售銀行(國有大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寧波銀行等)仍將持續分享零售金融的發展紅利,一方面受益於信用卡、消費貸等產品仍然有廣闊的滲透空間,另一方面邊際得益於監管層對互聯網借貸產業的控制導向。中小金融機構短期內預計依然缺乏優質資產,對互聯網平台依賴度難以減弱,但受制於監管要求,通過聯合貸款模式擴張的步伐將放緩。參與信保業務的保險公司在經歷2019年至今的信用風險衝擊後,短期內也將大幅壓降信保相關業務規模。

風險提示:1)監管超預期收緊限制產業發展;2)互聯網借貸信用風險加速暴露;3)互聯網巨頭持續衝擊傳統銀行市場。

(分析師 馬祥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