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評論:「教師工資不低於公務員」 要先把拖欠的結清

評論:「教師工資不低於公務員」 要先把拖欠的結清

  原標題:「教師薪資不低於公務員」,要先把拖欠的結清

  視點

  唯有每一筆薪資都能夠及時、足額發放,「教師薪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才不至於淪為「畫餅」。

  近日,多地被曝出拖欠教師薪資事件,引發持續關注。如有網友反映安徽淮南市潘集區拖欠教師薪資問題,淮南方面回復稱,潘集區「正在積極籌措資金,待資金籌集完畢就予以落實」。河南台前縣教育局答覆網友反映的特崗教師薪資「靠大家要才發放」問題時表示,「將積極聯繫財政部門,全力催促」。而對於「拖欠教師薪資」問題,遼寧岫岩縣教育局則回復承認,「由於財力不足等原因,全縣公教人員第13個月薪資均未發放」。

  這些只是被官方正式回應,且被媒體公開報導的案例,現實中的教師薪資被拖欠情況,相信遠不止這些。

  國務院教育督導委員會此前已明確要求,義務教育教師薪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在今年底以前必須完成。但這些薪資被拖欠情況,向社會展示了另一個現實,即提升教師待遇,首先應確保那些仍被拖欠的薪資及時、足額發放到位。否則,新的標準要求便很可能造成「口惠而實不至」的尷尬。

  拖欠教師薪資事件頻頻曝出,絕非小問題。比如,安徽淮南潘集區至今拖欠教師2018年目標考核獎;2018年開始拖欠教師艱苦津貼至今;拖欠教師績效薪資一年;拖欠教師住房公積金四個月。可以說幾乎每一項教師正常待遇都被「打折扣」,對此顯然需查明原因、及時補發並依法依規問責。

  另外,河南台前縣特崗教師薪資已連續3個月未按時發放,「上個月的薪資下個月發,本來薪資就剛夠維持生計,還得靠大家要才發放」。

  這一現象或反映出兩種現實。一是,特崗教師等相對特殊的教師群體是否更容易被拖欠薪資?從公開報導看,這樣的現象並非孤例。去年媒體就報導,陝西渭南市臨渭區拖欠100名特崗教師薪資達半年以上。這種情況無疑提醒各地,保障教師薪資待遇要一視同仁,對不同的教師群體應給予同樣的重視。

  二是,「靠大家要才發放」的現象,或也反映出一些地方並非無力發放薪資,更主要還是態度問題、認識問題,是沒有把保障教師待遇置於優先地位。對此,理應建立起剛性、清晰的責任機制,讓拖欠教師薪資必問責成為常態,真正杜絕把教師作為「軟柿子」的僥倖心理。

  此次也有地方直言,拖欠是「由於財力不足等原因」。一方面,其背後有無屬於財政支出結構不合理導致的「財力不足」,需打問號;另一方面,即便是在財力不足情況下,教師待遇也理應優先保障,「公教人員」均未發放,並不等於拖欠教師薪資就可以「心安理得」。

  一邊是,「教師薪資不低於公務員」,在今年內必須完成;一邊是不少地方教師的原有薪資還未拿到手。這要求各地應兩手抓,既要按照新標準為教師薪資制定長效保障機制,也要對發放問題儘快完成摸底,及時足額「結清」被拖欠的薪資。否則,「歷史問題」不解決,標準提高只會導致「雪球越滾越大」,也令教師的實際獲得感大打折扣。

  說到底,唯有每一筆薪資都能夠及時、足額發放,「教師薪資水平不低於公務員」才不至於淪為「畫餅」,師道尊嚴也才有基本的寄託。

  □重舟(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