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鎖價定增方案接連調整 戰投身份亟待政策指引

鎖價定增方案接連調整 戰投身份亟待政策指引

  原標題 鎖價定增方案接連調整 戰投身份亟待政策指引

  來源 上海證券報

  ⊙記者 邵好 ○編輯 邱江

  時至今日,仍無一例引入戰投的定增方案付諸實施,此前一度被市場認為符合戰投標準的險資、產業資本、國資紛紛宣布「離場」。

  又一例引入重量級戰略投資者(下稱戰投)的定增方案宣布調整。招商蛇口9月14日發佈公告稱,此前擬作為戰投引入的平安資管,將不再參與公司收購方案中的配套募資項目,該項目也隨之取消。公司將調整原因歸於「資本市場環境的變化」。

  7月23日,具有風向標意義的凱萊英23億元定增方案作出調整,認購方由高瓴資本一家變為「不超過35家」。從那時起,誰能成為上市公司定增的戰投,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時至今日,仍無一例引入戰投的定增方案付諸實施,此前一度被市場認為符合戰投標準的險資、產業資本、國資紛紛宣布「離場」。

  在投行人士看來,目前戰投標準依然沒有明確指引,市場參與方只得觀察其他案例進行類比操作。「希望看到更加明確的案例,從而更好地進行實務操作。」

  各路資本齊撤單

  「平安作為險資,一向被視為長期資金,終止參與招商蛇口的配套融資,有些出人意料。」有投行人士表示。

  根據此前方案,招商蛇口擬採用發行股份、可轉換公司債券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深投控持有的的南油集團24%的股權,同時向戰投定增募集配套資金。按照計劃,平安人壽擬委託平安資管作為戰投參與認購,發行完成後,平安人壽將成為招商蛇口股東。如今,隨著平安方面的退出,招商蛇口的配套募資也予以取消。

  從戰投名單中消失的險資不只是平安。8月31日,易華錄發佈定增調整公告,將此前7家定增對象縮減至2家,華夏人壽、中兵國調等5家機構均不再參與定增,僅保留控股股東華錄資本及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調基金)。

  此前一度被視為戰投重要力量的國有資本、產業資本,也紛紛宣布不再以戰投身份參與上市公司定增。在終止引入華夏人壽等5家機構後,9月14日,易華錄再度對定增方案作出調整,國調基金不再以戰投身份參與定增,定增認購方僅剩華錄資本。

  從資料看,國調基金似乎能夠勝任戰投角色。國調基金於2016年9月22日註冊成立,主要通過母子基金、直接投資相結合的方式重點服務中央企業發展,支持央企行業整合、專業化重組、產能調整、國際並購等項目。易華錄此前表示,國調基金能夠提供戰略性資源,與上市公司謀求長期戰略利益。

  除了央企,地方國資也無緣戰投角色。歐菲光7月23日對定增方案進行調整,將定價方式從鎖價變為市價,原本按照戰投標準引入的建投集團和合肥合屏從方案中消失,變為「符合中國證監會規定的不超過35名特定對象」。

  產業資本也無緣以戰投身份參與上市公司定增。8月29日,惠達衛浴公告稱,碧桂園創投將不再作為戰投參與公司定增。這是碧桂園方面近期退出定增的第三家公司,前兩家是蒙娜麗莎和帝歐家居。

  「作為房企,碧桂園明顯能夠為惠達衛浴、蒙娜麗莎這樣的家居產品公司提供銷售支持,其作為戰投參與定增有一定的合理性。」有私募人士認為。

  期待更多政策指引

  「我們也有些吃不準――在設計方案時,究竟哪一類機構可以算是戰投?」上述投行人士介紹,現行規則下,戰投可享受「鎖價八折」和「18個月限售」的待遇,明顯優於其他財務投資者,「不少機構認為自己符合條件,但在沒有成功案例的情況下,我們不敢這麼設計。」

  按照此前監管問答的要求,戰投需要符合擁有行業相關資源、與上市公司謀求長期利益、願意持有較多股份、參與上市公司治理等條件,並擁有核心技術或市場、渠道等資源。

  目前取消戰投方的定增方案,此前幾乎都用大量篇幅描述其戰略資源、長期利益及公司治理等內容,但最終均修訂了方案。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由於在凱萊英調整方案後尚未有引入戰投的定增方案付諸實施,所以現在市場各方均希望能夠有更加明確的指引,從而推進手中的定增方案。「之前很猶豫,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現在,險資、國資、產業資本都撤單了,我們也決定調整方案。」

  該人士同時表示,並不是所有機構都在調整方案。在此前的監管問詢中,戰投標準還是頗為明確的,有些公司和機構認為自己符合標準,且非短期急需資金,因而選擇觀望,看後續是否存在推進的可能性。

  前述私募人士則認為,從參與機構的身份來評估是否符合戰投標準,或許不是最佳選擇。從承諾持倉時間長短來做方案,或更符合監管意圖。

  值得注意的是,再融資新規發佈後,有少量引入戰投的定增方案過會,如九強生物、中成股份、寧波港等。其中,九強生物於去年12月披露定增方案,後來根據再融資新規、戰投標準對方案進行了修訂,戰投國藥投資增加承諾將限售期從18個月延長至36個月,該方案在5月29日獲得證監會發審委通過。

  不過,該私募人士坦言,從承諾持倉時間來理解只是猜測,畢竟目前過會的案例較少,不能拿單一案例的過會進行簡單類推。「希望能更快看到新的、更多的引入戰投的定增方案過會,或者有更加明確的政策指引,這對A股再融資市場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