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媽媽級選手的常青奧秘

媽媽級選手的常青奧秘

原標題:媽媽級選手的常青奧秘

媽媽級選手的常青奧秘

慈鑫

5c3d-izeysay9118311.jpg

    9月10日,2020美國網球公開賽的一場女單四分之一決賽在兩位媽媽級選手之間展開,左為保加利亞選手皮隆科娃,右為美國選手小威廉姆斯。視覺中國供圖

    北京時間9月13日凌晨,當日本選手大坂直美以2∶1戰勝白俄羅斯選手阿扎倫卡,捧起個人第三座大滿貫冠軍獎盃時,這位亞洲網壇的新一代超級巨星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不過,與大坂直美隔網相對的阿扎倫卡,可能有著更多的故事。身為一位單親母親的她,在賽場上不僅是為自己的競技夢想而戰,也是為了孩子。

    阿扎倫卡所代表的媽媽級選手,是本屆美網引爆輿論的諸多話題里最讓人感動的一個。細數本屆美網的媽媽級選手,可以有一大串名字,除了最終拿到女單亞軍的阿倫扎卡,還包括38歲的小威、36歲的茲沃娜列娃、33歲的皮隆科娃,以及已經是3個孩子母親的克里斯特爾斯,等等。

    按照美網官方的統計,本屆美網共有9名媽媽選手參加單打比賽,其中3人闖入女單八強。無論是媽媽選手們的參賽人數,還是她們取得的成績,都讓本屆美網顯得與眾不同。在美網這樣的世界頂級賽事上,當媽媽選手不再是個例,而作為一個現象存在,也使得人們開始意識到,年齡以及生育可能不會再是迫使女性運動員告別賽場的決定因素。

    堅強讓媽媽選手重返賽場不再難

    9月2日,本屆美網女單首輪,37歲的比利時名將克里斯特爾斯直落三盤告負。受疫情影響,自今年2月復出以來,克里斯特爾斯只參加了3項公開賽,且全部都是首輪出局。但這位前世界第一和4次大滿貫賽事冠軍得主絲毫沒覺得氣餒,她表示,自己能夠參賽就覺得興奮,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身為3個孩子的母親,克里斯特爾斯曾經兩次退役,又兩度復出。其中,克里斯特爾斯在2009年第一次復出時,曾以外卡身份在美網奪冠,成為美網歷史上第一位持外卡奪冠的選手,也是世界網球歷史上第二位奪得大滿貫冠軍的媽媽選手。可能正是這段傳奇經歷,給了克里斯特爾斯信心,讓她可以在生育第三個孩子之後,再次選擇復出。

    一個多月前,當國際女子職業網球賽事在因疫情中斷了5個多月之後恢復舉辦時,克里斯特爾斯又將頻繁出現在賽場上的消息也引起大滿貫冠軍、曾經的中國網球「一姐」李娜的關注。說起這位與自己同時代的老對手,李娜表示由衷地欽佩,「她的這種精神真的很厲害」。同樣身為母親的李娜表示,作為母親,既要照顧、養育孩子,又要投身於訓練和比賽,真的很不容易。李娜笑著自嘲道,自己從沒考慮過復出的事情,因為照顧孩子基本上就佔據了生活的全部。

    每一位能夠站在賽場上的媽媽選手,都令人敬佩,但沒有人知道,為了賽場上的這一刻,媽媽選手需要付出多少。

    奪得本次美網女單亞軍的阿扎倫卡,是一位單親母親,她能再次重回競技巔峰,走過的道路更加曲折。

    阿扎倫卡在2016年生子,但之後婚姻破裂,導致她陷入漫長的對孩子撫養權的爭奪戰中。官司、傷病、被限制出境,一系列打擊讓阿扎倫卡險些退役。儘管這樣,阿扎倫卡也從未放棄與命運的抗爭。2012年至2013年,阿扎倫卡曾兩奪澳網女單冠軍,世界排名也一度高居第一。但是2016年生子之後,阿扎倫卡沒有等來幸福美滿的生活,反倒是人生和運動生涯一同跌入谷底。不過,再大的不幸也無法摧毀一位母親的心,她在奪得本屆美網亞軍后表示:「當事情不如所願的時候,與其抱怨『糟糕,我有麻煩了,我該怎麼辦啊』,不如想辦法找到解決的方式。」4年來,阿扎倫卡一面努力爭得孩子的撫養權,一面恢復訓練和積极參加比賽。

    北京時間9月11日凌晨,阿扎倫卡在本屆美網女單半決賽上戰勝另一位媽媽選手小威,闖入決賽,這對於世界排名已經一度滑落到200名之外的阿扎倫卡來說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成績。但阿扎倫卡的目標當然不是一隻美網亞軍的獎盤,當她在決賽中最終被比自己年輕近10歲的大坂直美逆轉,她還是感到痛心。只不過,她不會陷入痛苦中不可自拔,她在賽后表示:「當然我想獲勝,但是即使輸球,我也不會改變對自己的評價,我為自己感到驕傲,對自己一點不覺得失望。我不會總是想著這件事,去回憶到底哪裡出了問題,輸球也是一種經歷。」

    一顆強大的心臟,這可能是媽媽選手的一種心理優勢,正如小威在本次美網女單四分之一決賽后所說,「這場比賽向我們展示了媽媽們有多麼堅強。只要你可以生一個孩子,老實說,就沒有什麼事還能難得倒你。」這場女單四分之一決賽,小威的對手、33歲的保加利亞老將皮隆科娃同樣是一位母親,在小威看來,這場比賽沒有輸家。

    媽媽選手大多有過人天賦

    繼續征戰賽場和享受比賽的強烈願望是媽媽選手能夠保持較高競技狀態的因素之一,北京體育大學副教授袁曉毅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具體分析媽媽選手湧現的現象,其中的原因還包括,運動員本身具有的較高天賦、運動員身體得到良好的養護、寬鬆的外部環境等。」

    在像美網這樣的頂級職業賽事上,能夠保持「常青」的高齡運動員,肯定都有著過人的天賦。自1999年奪得第一座大滿貫冠軍獎盃起就在國際女子網壇叱吒風雲的小威,在過去21年裡共奪得過23項大滿貫女單冠軍。2017年,36歲的小威生子,一年後復出。復出以來,小威雖未奪取過大滿貫冠軍,但是4次拿到大滿貫賽事的女單亞軍,也是一個足夠耀眼的成績。成為職業網球運動員的20餘年裡,小威始終是最頂級的選手,她超強的身體素質被公認為天生就是打網球的材料。

    而像已經是3個孩子母親的克里斯特爾斯,技術全面、移動靈活。在其第一次復出並奪得美網冠軍后,人們驚訝地發現,即便是生了孩子之後,克里斯特爾斯依然保持著「跑不死也打不死」的特徵,除非克里斯特爾斯自己犯錯,否則,任何一個對手都很難找到克制她的辦法。

    不僅是在網球領域,在其他運動項目上,媽媽級的選手也都往往以具有過人天賦著稱。

    2016年裡約奧運會,烏茲別克的體操名將丘索維金娜以41歲的高齡參賽,獲得女子跳馬第七名。兩年後的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上,43歲的丘索維金娜獲得女子跳馬銀牌。丘索維金娜為了給身患白血病的兒子籌集治療費用,被迫一直參加國際比賽,以贏取比賽獎金。但女子體操是一個對運動員來說「保險期」非常短的項目,絕大多數女子體操運動員的競技生涯黃金期只有一到兩個奧運周期,通常在25歲之前就會退役。丘索維金娜在40多歲高齡的情況下,依然能在國際大賽奪取佳績,除了因為她救子心切的強大精神動力,她超強的身體素質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寬鬆的外部環境是成就媽媽選手的重要因素

    但就算是一名運動員先天的身體素質再優越,如果訓練方法不當、身體的保護不當,運動壽命也會大大縮短。袁曉毅表示,就像一輛跑車,如果總是超負荷的高速行駛,而從不做保養,再好的車也會很快報廢。

    袁曉毅表示,運動員的身體養護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個人的身體養護意識,比如運動員是否具有極強的自律性,督促自己遠離垃圾食品和避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嚴格按照科學的方式進行訓練等;另一個方面,是團隊的保障能力,包括配備體能師、康復師、營養師,等等,在科學的指導下,以團隊的保障條件幫助運動員養護好身體。

    國際上職業化程度高的運動項目,比如足球、籃球、網球等,無論是運動員個人的身體養護意識還是運動員能夠獲得的團隊養護保障條件,都已經很強和很完善。相比較而言,目前中國國內的運動員、運動隊在這一塊還有待加強,這樣才能幫助更多的中國運動員延長運動壽命。

    從媽媽運動員本身來說,袁曉毅表示,懷孕產子看似會對母親的身體產生不利影響,實際上,生育的過程對於母親來說卻是一種身體快速恢復的過程,這可能還有助於母親提高身體機能和運動水平。

    媽媽運動員作為本屆美網的標誌之一,展現了越來越多的女性運動員在生育之後重返賽場,並且能夠繼續追求競技夢想。外界正在給這些媽媽運動員創造更加寬鬆的環境,給予她們更多的鼓勵,而不是單純以成績去評價她們的成敗。袁曉毅表示,寬鬆的外部環境是高齡運動員、媽媽運動員能夠繼續追求競技夢想的重要因素。中國的媽媽級運動員並不是沒有,但相對國外而言,要少很多,並且,中國的高齡運動員也比較少。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對於運動員的運動成績還是看的比較重。媽媽運動員、高齡運動員重返賽場的顧慮本身就很高,再加上隊伍、外界對其又有過高的期望,這很可能讓他們打消繼續征戰賽場的念頭。從這一點來說,中國的運動隊可能還需要進一步提升人性化管理的水平。

    有人說,「運動員是吃青春飯的」,但隨著更多的媽媽運動員出現,這個說法可能也會過時。有些運動員的年齡看起來確實大了,甚至已經有了孩子,但從生物學的角度看,她(他)們其實比大部分同齡運動員都要年輕得多。

    本報北京9月1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5日 0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