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新華字典》每一版發行之時,也是下一版修訂開始之際

《新華字典》每一版發行之時,也是下一版修訂開始之際

原標題:《新華字典》每一版發行之時,也是下一版修訂開始之際

《新華字典》每一版發行之時,也是下一版修訂開始之際

蔣肖斌

aea2-izeysay9116857.jpg

    一個孩子向最初的地方走去,那最初他遇到的便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而這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新華字典》。

    ---------------

    央視主持人康輝回憶,小學一年級學完漢語拼音,老師馬上就教怎麼用《新華字典》來查字,從那個時候起,一直到大學念播音主持專業,再到工作,《新華字典》可以說幾乎伴隨他每一天。

    「尤其現在大家經常會拿我們(的發音)作為普通話的標準,我們又拿什麼當標準?就是《新華字典》。」康輝說,「在我們的辦公室里,《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每出一個新的版本,同事人手一冊,真是我們終身的良師益友。」

    9月1日,「《新華字典》編纂70年暨第12版出版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小小的《新華字典》,曾被周恩來總理當作國禮贈人,更重要的是,它開啟了很多孩子認識漢字之美的第一盞燈。

    2010年12月6日,這個日子康輝記得很清楚,央視新聞頻道播出了一則報道,廣西崇左龍州縣武德鄉的一所小學,整個三年級的學生共用一本《新華字典》。那本字典已經被孩子們翻得很破了,扉頁上寫著幾句話「此物值千金,破了傷人心,朋友借去看,千萬要小心」。新聞播出后反響很大,於是從2010年到現在,康輝和他的同事們就與商務印書館一道,每年都為偏遠地區的孩子們送《新華字典》。

    《新華字典》也與很多大家的名字聯繫在一起:葉聖陶、呂叔湘、王力、袁家驊……1950年,新華辭書社成立,啟動《新華字典》編寫工作,由魏建功主持、葉聖陶審訂。作為一部小型語文工具書,它以較小的篇幅提供最有用的字詞形音義信息。一時間,從高級知識分子,到初學識字的兒童,各界群眾都藉助這部字典學習語文知識。《新華字典》因此成為億萬群眾讀書識字、學習文化的良師益友。

    1953年,《新華字典》出版第1版;1956年,商務印書館接過出版《新華字典》的重任,1957年,商務印書館出版新1版,到現在已出版至第12版。商務印書館黨委書記、執行董事顧青介紹,到目前為止,《新華字典》重印600多次,印行超過6億冊,成為世界上發行量最大的字典,2016年獲得「最受歡迎的字典」「最暢銷的書(定期修訂)」兩項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

    顧青說:「《新華字典》歷久而不衰,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與時俱進,及時修訂。」

    中國辭書學會會長李宇明曾經接觸過《新華字典》近兩版的修訂,「他們為了一個地名讀音的確定、一個字的增列、一個義項的增刪、一個新詞的入例,都反覆琢磨,甚至開會研討,甚至奔波千里去聽取當地人對地名的意見。剪刀加糨糊、複製拷貝式的粗製濫造,是不能編字典、編詞典,也不配稱『典』的」。

    李宇明認為,辭書表面上是一個個詞條的綴合,其實它內部是一個完整的體系。辭書及其修訂,是語言發展和社會進步的記錄,是用辭書的方式對知識系統的整合,反映著、同時也塑造著共同體的「集體記憶」。辭書一次次修訂,除了消除謬誤、彌補缺失,主要任務就是跟進時代。

    《新華字典》本次修訂,從2013年開始籌備,於2015年正式啟動,商務印書館組織了3名骨幹編輯擔任責編,15位資深編輯參与審讀,40餘名校對人員參与校對。僅校對人員,就對原稿校對15次,藍樣校對18次,專項核查7次。

    「每一版的發行之時,也是下一版的修訂工作開始之際。」中國社科院語言所所長、第12版《新華字典》修訂總監劉丹青說,本次修訂對字典內容和體例的改進主要有以下方面:一是收字更多;二是讀音和用字更規範;三是增補新詞新義,反映當代語言生活。

    所以,我們能在這版《新華字典》中看到「爆表、眾籌、初心、打卡、點贊、二維碼、粉絲、黃牛黨、截屏、酒駕、力挺、流量、裸婚、秒殺、賣萌、逆襲、青蒿素、刷臉、自媒體」等新詞。

    作為辭書,只有讀者查閱了,入目入心,才能發揮作用。《新華字典》主要有兩大讀者群:一為中小學師生,一為中等文化程度的普通讀者。字典每次修訂,都特別重視徵求中小學教師的意見。

    而隨著網路和電子媒體的發展,讀者的詞典使用習慣發生了重大變化。多年前,《新華字典》就推出了「新華字典App」,用的是新聞聯播主持人李瑞英的標準讀音。據說這款App在廣東有很多老爺爺老奶奶去買——為了聽標準普通話讀音,他們好去教孩子。

    第12版《新華字典》首次同步推出紙質版和應用程序,正文各頁增加了一個二維碼,用《新華字典》App掃碼,就可看到當頁所有字頭的部首、筆畫、結構等信息,免費收聽標準讀音、觀看筆順動畫、查檢知識講解等。

    竇桂梅是清華大學附屬小學的一個有著30多年教齡的語文老師,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末的她講了一個小故事:

    「我父母祖籍山東,發音不那麼規範,我又在東北農村長大,周圍人發音也不太規範,比如棉襖叫『mian nao』……上學時候家裡非常窮,沒有字典,我們就通過糊在棚上的報紙認字。家裡我老大,我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我經常領著他們做各種猜字遊戲。可是由於有些字就是不認識,於是過年時候我就跟我爸爸提了一個要求,『能不能給我買一本字典』。終於,爸爸滿足了我的要求,於是我有了一本《新華字典》。」

    「在小學那個無書的時代,我們家裡沒有幾本書,但是一本小小的字典當了一個無聲的老師,為我成為語文老師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竇桂梅說,「一個孩子向最初的地方走去,那最初他遇到的便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而這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新華字典》。」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5日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