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一條衣帶中的道德、等級、文化

一條衣帶中的道德、等級、文化

原標題:一條衣帶中的道德、等級、文化

一條衣帶中的道德、等級、文化

李任飛

    圖1:大帶(明《三才圖會》)    圖1:大帶(明《三才圖會》)
    圖2:腰束蹀躞帶的唐代女子(《中國衣冠服飾大辭典》)    圖2:腰束蹀躞帶的唐代女子(《中國衣冠服飾大辭典》)
    唐代皇帝的銙帶    唐代皇帝的銙帶

    現代人都熟悉宋代文人柳永的一句詩,「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裏的帶指的是腰帶。古人的腰帶主要有兩種,即布帶和革帶,在早期,布帶比革帶的地位高。

    在史料記載中,布帶是由黃帝發明的。明代學者羅頎所著的《物原》中說:「軒轅始作帶,顓頊制絛。」可能有人會提出質疑,連腰帶這種無需設計的東西也需要歸功於黃帝嗎?其實,在黃帝之前,先民羽皮革木以禦寒暑,很多東西即使有也都沒有定型。但是在黃帝製作了上衣下裳以後,就需要有一條功能明確的腰帶來約束服裝。那麼黃帝製作的腰帶什麼樣子呢?在漢代文獻《大戴禮》中有這樣一句話:「黃帝黼黻衣大帶。」

    大帶(圖1)就是一種布帶,後來也稱之為紳帶。在系好以後,兩端下垂的部分叫做紳。紳的長度一般為腰到腳面長度的三分之二。紳在祖先頭腦中也有深刻含義。漢代文獻《白虎通義》中說:「所以必有紳帶者,示謹敬自約整。」意思是,人之所以系紳帶,主要是為了表示做人謹慎、對人恭敬,自我約束、自我完善。所以紳帶不僅僅是一條衣帶,同時也是一個人道德水平的標識,具有這種素質的人就是傳說中的紳士。

    歷史上堪稱紳士的人有很多,文天祥就是其中一位。

    1283年1月9日,文天祥就義。他的夫人在處理後事的時候,發現了一篇寫在腰帶上的文章《自贊》。上面寫著:「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宋丞相文天祥絕筆。」

    這篇《自贊》顯然有一種自我總結與自我確認的意思。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面對死亡的恐懼,一個人所想的還是如何仁至義盡,問心無愧,這個人的品格遠非常人所能及。堅守忠義,保持節操,無疑是「示謹敬自約整」的紳士風度。

    文天祥就義的時候,到底系的是什麼衣帶,史料上並沒作明確交代。但是在監獄里關押了3年,不可能穿官服或者軍裝,他穿的很可能是囚衣或者便裝,而與之配套的應該是一條普通的布帶。雖然不是官員的紳帶,但是文天祥的身上紳士品格卻一點也沒有因此而縮減。

    北方的游牧民族早期系皮帶是順理成章的,而在中原地區生活的漢族,因為也曾經靠狩獵生活,所以早期也使用皮帶。那個時候的皮帶分為兩種,一種是韋帶,一種是革帶。韋和革都是去了毛的獸皮,不同之處在於韋是熟皮,革是生皮,後來兩者都統稱為革帶或鞶帶。

    革帶的發展,游牧民族顯然更佔優勢。從戰國中期到南北朝,革帶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在眾多革帶當中,以蹀躞帶(圖2)最具代表性。蹀躞帶的樣子很像現代的電工皮帶,上面有多個掛環,以攜帶小型武器或生活細軟,適應游牧民族移動性強的特點。在一些古代畫作當中可以看到腰纏蹀躞帶的人物,甚至連女性也有類似的裝束。

    中國服裝的發展,等級分明是一條主線。從南北朝開始,蹀躞帶上的掛環也逐步演變成為等級標誌,天子按規定為13個環。揚州曹庄隋煬帝墓中出土了一條完整的帝王十三環蹀躞帶,上面的掛環是金鑲玉的。

    蹀躞帶上面掛了很多零碎東西,走起路來難免發出稀里嘩啦的響聲,顯得不夠莊重,所以後來逐漸用銙取代了掛環,變成了銙帶(圖3)。「銙」就是皮帶上鑲嵌的玉石或者金銀銅飾。雖然目前無法確知這一轉變發生的具體時間,但可以肯定的是從唐朝開始有了正式規定。

    《唐會要·章服品第》載:「文武三品以上服紫,金玉帶十三銙。四品服深緋,金帶十一銙。五品服淺緋,金帶十銙。六品服深綠,七品服淺綠,並銀帶,九銙。」可見在體現等級制的同時,革帶也變得越來越奢侈了。

    到了宋代,趙匡胤的弟弟宋太宗找到了一位出色的工匠,讓他在紫雲樓下製作金帶。皇帝經常過來監工,大師不敢怠慢,只做了30條就累死了。這30條絕版的金帶,就成了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紫雲樓帶,堪稱北宋朝廷的鎮庫之寶。可惜後來戰亂頻發,這些寶貝在宋徽宗的手上散失了。

    又過了很多年,海外來人,拿出一條紫雲樓帶讓岳飛的孫子岳珂看了其中四「銙」。按照岳珂的描述:首先,這四銙要比當時的規格做得更大;第二,使用的紫金,光彩溢目,非同尋常;第三,人物是突出來的,雖然不到一寸,但眉目生動,即使是名畫家吳道子,也畫不出這種神韻;第四,花紋是鏤刻的,有六七個層次,刀法之細膩,連鬼神都無法想象。岳珂在《愧郯錄》中說:「是在往時為窮極巨寶,不覺為之再拜太息。」

    不管岳珂描述得多好,都很難迴避現代人對歷史的質疑。唐宋皇帝把武裝軍隊的革帶變成了奢侈品,未免荒唐。也正是由於這種思維的影響,之後革帶上面的金玉也越鑲越多,致使不斷加長,最後變成了一個比腰還粗很多的大圓圈懸挂在身上,成為徹底的炫富工具。而當舉國官員爭相炫富的時候,民眾所受的盤剝將何其嚴重?這個朝廷將會走向何方?

    衣帶,是生活的必需品,同樣也給語言和文化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和內涵。

    比如,說兩個地方非常近,叫「一衣帶水」。這個成語出自隋文帝楊堅之口,他在北方建立隋朝之後想要統一長江以南地區。於是他說,南方的百姓都把我當成了父母,我豈能因為一衣帶水,就是像衣帶那麼窄的水流阻擋,就不去拯救他們呢?

    再比如,通過女人的姻親關係所締結的利益同盟,叫「裙帶關係」;說到時間久遠,任何動蕩也不忘初心的時候,叫「帶礪山河」,這裏的山是泰山,河是黃河,視泰山為矮矮的磨刀石,視黃河為窄窄的衣帶,這種胸懷和氣概,還有什麼動蕩戰勝不了。

    同時,由於衣帶與身體的關係密切,也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民族心理和性格。雖然不是直接的因果關係,但也能從中找到相似性,引發思考。

    雖然布帶和革帶都是用來約束服裝的,但它們之間的特點也很分明。布帶的約束柔軟體貼,富有彈性;革帶的約束則嚴格規範,可丁可卯。所以,文人喜歡系布帶,而軍人則必須系革帶。

    再打一個更大的比方,布帶對人的約束更像是道德倫理,而革帶就彷彿是法律法規;強調道德倫理是儒家的特點,強調法律法規是法家的特點。在中國歷史上,大部分時間大部分人推崇儒家,這一點與中國大部分時間大部分人喜歡腰系布帶而非革帶,在心理上似乎具有一定的相通性。

    (作者系百家講壇《中國衣裳》系列講座主講人)

李任飛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9月15日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