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400億割愛ARM 軟銀斷臂自救

400億割愛ARM 軟銀斷臂自救

  原標題:400億割愛ARM 軟銀斷臂自救

  來源:北京商報

  320億美元購入ARM,400億美元賣出,這筆看似划算交易的背後,藏著軟銀掌門人孫正義的無奈。日期:9月14日,軟銀集團和英偉達公司官宣,雙方達成協議,英偉達將以4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軟銀旗下的晶元設計公司ARM。儘管這一價格刷新了半導體行業收購的最大金額紀錄,但是對於急需「輸血」的軟銀來說還遠遠不夠。

  割愛

  對於ARM未來的發展規劃,英偉達表示,ARM將繼續運營其開放許可模式,同時保持全球客戶中立性。英偉達打算保留ARM的名稱和強大的品牌形象並擴大它在劍橋基地的規模,在基地建立一個新的全球性AI研究卓越中心,ARM的知識產權也將繼續在英國註冊。

  此外,英偉達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黃仁勛也表示了對於ARM的認可。黃仁勛表示,他認可ARM的商業模式,並希望擴大其客戶範圍。至於這筆交易是否會擾亂ARM與蘋果公司等客戶的關係,黃仁勛回應稱,英偉達此次收購將花費大量資金,沒有計劃做任何會導致客戶離開的事情。

  英偉達對於ARM的未來發展並不願過多介入,這也源於ARM本身的強勢「霸主」地位。ARM雖然不生產晶元,卻被稱為晶元「霸主」。ARM本身為晶元架構的供應商,其主要業務即研發新的架構技術,向全球各大晶元巨頭授權,獲取專利費。

  目前,採用ARM技術知識產權的微處理器已遍及工業控制、消費類電子產品、通信系統、網路系統、無線系統等各類產品市場。統計顯示,全世界超過95%的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都採用ARM架構,包括蘋果、三星、高通、聯發科等幾乎所有的大公司都與其有著密不可分的業務合作。

  基於ARM自身的強橫實力,這筆交易註定價格不菲,根據雙方公佈的信息,英偉達將以股票和現金方式支付400億美元的對價。具體來看,英偉達將向軟銀支付總計215億美元的NVIDIA普通股和120億美元的現金,其中包括20億美元簽署時付款。此外,在ARM滿足特定財務績效目標的前提下,軟銀可能會根據收益結構獲得最多50億美元的現金或普通股。英偉達還將向ARM員工發行15億美元的股本。

  英偉達也表示,協議中的交易要符合慣例成交條件,包括收到英國、中國、歐盟和美國的監管批准,交易預計將在大約18個月內完成。而這筆交易也存在反對的聲音。ARM聯合創始人Hermann Hauser一星期前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明確表態反對英偉達的收購,並表示這將打擊英國的技術主權,導致ARM自身的毀滅。

  北京商報記者聯繫軟銀和ARM進行採訪,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賣賣賣

  如此炙手可熱的公司,軟銀為何要轉手?實際上,這筆交易並未達到孫正義的預期,但軟銀當下經歷了一系列變故,急需「輸血」。

  2016年7月,軟銀以創下歐洲科技公司並購史紀錄的價格收購了ARM,即每股17英鎊,價格比當時前一交易日收盤價溢價43%。一些來自軟銀內部的聲音稱,軟銀押注ARM技術成為未來設備連接的關鍵。

  不過,這筆收購從開始就埋下了一些隱患。彼時,曾有聲音認為,ARM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為其作為獨立公司一直存在。2010年,蘋果曾希望以80億美元收購ARM,但當時的ARM的CEO Warren East以這一理由拒絕。

  孫正義曾在ARM美國舉辦的TechCon大會上聲稱,物聯網如同寒武紀大爆炸一樣,將帶來1兆個物聯網設備。當時ARM的高層認為,孫正義對美國運營商的收購構建了雲端能力,並認為收購ARM的技術將在未來15-20年產生巨大的商業機會。

  然而,分析師普遍認為,硬體對物聯網的價值可能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大,現有的手機、平板和PC等設備只是聯網設備的1/3,但是物聯網整個價值的實現是通過軟體和數據服務。

  「這次收購對孫正義來說並沒有達到想要的目標。」Gartner分析師盛陵海指出。

  而實際上,近年來,軟銀內部接連調整,對外已經變賣了大量資產。

  今年上半年,軟銀從阿里巴巴股票中套現137億美元,並表示將出售股份所得的資金來回購股票以及償還債務,以安撫今年早些時候遭遇股票暴跌的投資者;6月,軟銀宣布出售多達210億美元其所持有的T-Mobile股票,並表示所得資金將用於股票回購、債務削減以及增加現金儲備;兩個月之後又宣布,制定了出售另一部分移動業務的計劃,以尋求籌集1.3萬億日元,作為減債計劃的一部分。

  考慮到目前軟銀的虧損,將ARM出售變現,能夠讓軟銀迅速改變目前的資金困難。

  最艱難時期

  當下的軟銀到底有多艱難?近日,有媒體報導稱,軟銀正在討論是否進行私有化收購,摘牌退市。

  9月14日,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軟銀集團高管重新開始了集團私有化的討論,在進行了一系列大規模的資產處置之後,軟銀正尋求重新定義其經營戰略。軟銀高管認為,與所持有的其他公司的股份估值相比,軟銀集團目前1150億美元的股份估值出現嚴重摺價,即便實施了旨在縮小這一差距的資產出售計劃後,仍未改善該情況。

  可以說,去年以來是孫正義掌舵下的軟銀集團最為黑暗的一段時期:先是旗下願景基金曝出「驚天巨雷」,後有疫情暴發加速危機,導致軟銀在交出了創立以來最差的成績單。今年4月,軟銀集團的財報公佈了自1994年上市以來最大的虧損,2019財年,公司預計運營虧損1.35萬億日元,凈虧損7500億日元,這也是軟銀15年來首次年度凈虧損。財報顯示,軟銀去年虧損的最大原因是願景基金的投資失敗,帶來高達1.8萬億日元的投資公允價值下降。

  在願景基金的投資組合中,有多家明星企業都在去年出現了高額虧損,其中,最嚴重的虧損來自對WeWork的投資。

  2019年,WeWork IPO失敗,其估值從470億美元狂瀉至78億美元,縮水80%。今年4月1日,軟銀宣布放棄對WeWork 30億美元的收購要約,軟銀對於WeWork總規模超百億美元的一攬子救助計劃其實已經被放棄。

  此外,軟銀投資的印度酒店初創公司OYO、美國科技公司Uber都在虧損。根據財報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軟銀願景基金共持有88筆投資,總成本為746億美元,公允估值798億美元。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中,88家企業中有相當一部分將面臨破產的結局。

  對於軟銀當前的境況,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受疫情衝擊,企業經營狀況普遍出現下滑,從而導致了軟銀的投資也呈現出了一個不理想的狀態。對於未來軟銀的發展情況,還是要根據多變的市場來看。軟銀2020財年一季度財報顯示,軟銀願景基金的投資回報約合28億美元,但想彌補去年125億美元的巨虧,還有很大差距。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常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