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排隊逾三年IPO夢碎 米哈游「崩壞」

排隊逾三年IPO夢碎 米哈游「崩壞」

  原標題:排隊逾三年IPO夢碎 米哈游「崩壞」

  來源:北京商報

  憑著崩壞系列遊戲而被眾人熟知的上海米哈游網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米哈游」),IPO最終「崩壞」。證監會最新披露的IPO終止審查企業名單中,米哈游在列。這也意味著排隊逾三年的時間,米哈游上市計劃夢碎。而在衝擊IPO的過程中,米哈游也因對單一IP依賴等情形飽受詬病。

  IPO之路止步

  排隊三年多,米哈游IPO計劃「流產」。據證監會官網最新披露的消息顯示,米哈游IPO已經變更為終止狀態。

  2012年2月,靳志成在校期間與蔡浩宇、劉偉、羅宇皓三名股東共同設立米哈游有限(系米哈游前身),彼時米哈游有限註冊資本為10萬元。

  成立短短幾年的時間,米哈游可謂發展迅速。財務數據顯示,2014-2016年以及2017年1-6月,米哈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約1.03億元、1.75億元、4.24億元、5.88億元,對應實現的歸屬凈利潤分別約6563.84萬元、12726.57萬元、27264.86萬元、44703.18萬元。

  業績快速發展的同時,蔡浩宇、劉偉、羅宇皓作為米哈游的創始人,也有了對資本渴求的野心。據證監會官網顯示,在公司成立五年的時間點上,即2017年2月,米哈游向證監會遞交了IPO申報材料。2018年1月,米哈游收到證監會的先發反饋意見。自成立之後,米哈游也進行過多次增資,為其上市鋪路。

  遺憾的是,排隊三年多後,米哈游的IPO之路以終止收場。對於公司IPO終止的原因,北京商報記者致電米哈游進行採訪,不過電話未有人接聽。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又向米哈游發去採訪函,但截至記者發稿,未收到相關回復。

  對崩壞單一IP存依賴

  在米哈游IPO過程中,對單一IP依賴的情形備受關注。據招股書顯示,米哈游的主要產品為基於崩壞IP下創作出的遊戲、漫畫、動畫、輕小說及動漫周邊產品,其中遊戲為公司報告期內主要的收入及利潤來源。

  2012年10月,米哈游推出了移動遊戲《崩壞學園》。這款產品在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的收入分別約29.99萬元、8.19萬元、4.44萬元、1.39萬元。

  在《崩壞學園》的基礎上,2014年1月米哈游上線《崩壞學園2》。據招股書,《崩壞學園2》在報告期內是米哈游收入及利潤的主要來源,報告期內《崩壞學園2》的收入分別為9488.39萬元、17139.02萬元、26656.06萬元和9044.48萬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9.53%、99.27%、62.86%和15.38%。

  據米哈游介紹,《崩壞3》是公司2016年9月推出的一款3D動作類移動遊戲。2014-2016年及2017年1-6月,《崩壞3》的收入金額分別為0元、0元、15516.39萬元和49626.1萬元。2017年上半年,《崩壞3》收入佔到米哈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在84.41%,成為米哈游的重要收入來源。

  不過,僅僅依靠一個二次元IP,米哈游業績是否具有可持續性令人擔憂。在先發反饋意見中,證監會就曾對米哈游提出「發行人僅有單一IP及一款主要遊戲是否具有行業普遍性,該等情形對發行人未來持續盈利能力的影響;《崩壞學園2》《崩壞3》的生命周期,未來是否存在收入持續下降的風險」的疑問。

  在投融資專家許小恆看來,若公司無法持續對《崩壞學園2》和《崩壞3》的內容與玩法進行升級,競爭產品將可能分流核心玩家,進而影響公司持續盈利能力。

  「國內現有遊戲產業呈現出兩超多強局面,騰訊、網易是霸主公司,而中小遊戲公司可能短期內有爆款遊戲誕生,但與大廠相比,其研發實力等都頗有不及。」牛牛金融研究總監劉迪寰表示。

  實控人認定曾被關注

  招股書顯示,蔡浩宇、劉偉和羅宇皓繫上海交通大學的同學。但同作為創始人股東,米哈游實際控制人認定問題也曾被重點關注。

  截至招股說明書籤署之日,蔡浩宇直接持有米哈游股份13530萬股股份,並持有公司股東上海律者文化發展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律者文化」)85.07%出資額且為律者文化的普通合伙人,從而控制米哈游15298.63萬股股份,合計占公司股份總數的41.72%。劉偉直接持有米哈游20.34%的股份,劉偉作為上海考彌克文化發展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出資額90.97%的合伙人,其通過上海考彌克文化發展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有米哈游2.66%的股份。羅宇皓則直接持有米哈游19.26%的股份,並持有上海符華文化發展合夥企業(有限合夥)88.56%的出資額,上海符華文化發展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有米哈游2.52%的股份。

  通過上述持股比例計算,劉偉、羅宇皓分別持有米哈游23%、21.78%的股份。先發反饋意見中,證監會曾要求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核查米哈游創始人是否存在一致行動協議或其他協議安排,未將劉偉、羅宇皓認定為共同控制人的理由,招股說明書關於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認定是否準確合理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申報IPO的過程中,米哈游還存在大手筆分紅的情形。根據米哈游2017年5月15日的股東大會決議,公司分配現金股利8000萬元。米哈游2017年9月11日的股東大會決議,公司分配現金股利8000萬元。而在2015年,米哈游進行過兩次利潤分配,彼時該公司兩次合計分配的現金股利為5200萬元。2016年米哈游同樣進行過兩次分紅,分紅數額合計為5000萬元。

  北京商報記者 劉鳳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