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火腿腸「三國殺」 誰能走出價格戰

火腿腸「三國殺」 誰能走出價格戰

  原標題:火腿腸「三國殺」 誰能走出價格戰

  來源:北京商報

  企業的競爭歸根結底是人才的競爭。近日,有消息稱,在一份雨潤的人事任命文件中,涉及多名雙匯在職員工。在多年的「肉搏」中,位於火腿腸市場第一陣營的雙匯、雨潤、金鑼的競爭不僅從未停止,且愈演愈烈。經過惡性價格戰、「瘦肉精」、「過期肉」等事件,雙匯、雨潤、金鑼在送走了曾稱霸一時的「春都」火腿腸後,儼然已形成三強爭霸的局勢。然而,對於這些頭部玩家來說,三足鼎立並不是競爭的結尾,而是下一輪競爭的開始。

  搶人大戰

  近日,有消息稱,在雨潤公司蘇雨人政字(2020)41號任命文件中,共涉及9名雙匯在職員工,均為雙匯肉製品事業部各地辦事處業務人員,由於雨潤公司的任命文件在網上快速傳播,有6名在職員工迫於壓力向雙匯提出辭職,另有3名員工明確表示不會離開雙匯、拒絕到雨潤任職。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分別聯繫採訪了雙匯和雨潤,但截至記者發稿,雙方均未予以回復。

  業內普遍認為,此次雨潤從雙匯「挖人」,與今年8月初原雙匯總裁遊牧成為雨潤肉類產業集團董事兼總裁不無關係。

  這位曾在雙匯摸爬滾打多年的行業老兵,於2001年進入雙匯,2007年成為公司總經理。在2010-2013年,遊牧曾帶領團隊創造了雙匯史上的「黃金增長期」,營收規模跨過300億元、400億元大關。2017年12月,雙匯進行人事調整,遊牧降為副總裁,總裁由曾擔任雙匯發展生鮮品事業部總經理的馬相傑接任。

  2018年8月,雙匯董事會通過董事換屆決議,由萬隆帶領下的新一屆董事會成立,其中並不包括遊牧。與此同時,遊牧從雙匯離職。

  「遊牧離職,為雨潤從雙匯調人埋下了伏筆。從遊牧曾擔任的職務和經歷來看,他不僅深諳中國肉類市場發展,同時熟悉競爭對手的成長路徑。」戰略定位專家、九德定位諮詢公司創始人徐雄俊稱。

  事實上,雨潤也急需新高管履職。2015年,雨潤董事長祝義財突然失聯,隨後被曝出南京檢察機關對祝義財執行監視居住指定居所的強制措施,同年,祝義財辭去雨潤董事長一職。2019年祝義財回歸,同年4月,祝義財女兒祝媛成為雨潤食品的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官。

  「雨潤的新CEO是從雙匯挖去的,因此為了重振雨潤業務,從自己熟悉的雙匯體系挖人也是屬於人之常情,但是作為友商和前東家,類似大規模私下挖人的行為還是有待商榷。」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競爭加劇

  除了雙匯和雨潤的人才競爭,在市場上,加之金鑼,三者的「火腿腸之爭從未停歇過,而這不得不提到引進中國歷史上第一條火腿腸生產線的「春都」。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火腿腸市場出現春都與雙匯雙雄爭霸局勢。為了進一步搶佔市場,雙方掀起了火腿腸價格戰。

  彼時,雙方在不斷調低火腿腸中豬肉成分的同時,也急劇壓縮產品成本。火腿腸從1元降為5角錢時,引起消費者的質疑:「究竟是買的豬肉火腿腸,還是澱粉火腿腸。」

  正當春都與雙匯仍專注於價格戰時,1996年金鑼以質優價廉的產品定位突圍,並保持連年翻番的高速增長。隨後,1998年,雙匯推出「雙匯王中王火腿腸」,開始異軍突起。而1994年才成立的雨潤,跟風雙匯和金鑼推出火腿腸,但顯然不是其對手。

  栽了跟頭的雨潤開始布局低溫肉製品。2011年,雙匯陷入「瘦肉精」事件,短短半個月,銷售額大跌15億元。彼時,坊間還有消息稱,雨潤趁機挖走大量雙匯的經銷商。2012年,雨潤被曝出疑摻「過期肉」。幾番折騰下來,雙方皆不好過。

  數據顯示,雙匯在2010年營收凈利同比增長超20%後,2011年,營收同比下滑1.32%,扣非凈利潤則大幅下滑55%。雨潤則在2010年營收凈利同比增長超五成後,在2011年股東應占溢利同比下滑超三成。2012年則營收、凈利均出現大幅下滑。

  經歷過「瘦肉精」風波過後,雙匯收購了Smith菲爾德、參與競購西班牙肉製品巨頭Campofrio股權,和雨潤、金鑼在規模上進一步拉開距離。此外,雙匯進一步擠壓金鑼。2017年5月,雙匯針對金鑼的「王中王」等產品發起訴訟,要求對方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2020年,金鑼被判向雙匯賠付120萬元。

  「同業競爭在國內屬於正常現象,雙匯在各個方面對其他兩家的領先優勢明顯。」沈萌稱,雙匯在市場上的地位難以撼動,即使雨潤和金鑼採取一些非正常競爭手段也不會改變市場格局,所以長期來看,惡性競爭並不會持續。

  各尋出路

  經過惡性競爭後,三巨頭也都各自進行轉型升級。雙匯業績獨佔鰲頭,但產品老化,亟須向年輕化轉型。據了解,雙匯制定了「穩高溫、上低溫、中式產品工業化」的產品戰略。在高溫肉製品領域,雙匯加強開發高溫食材化、「肉蛋奶菜糧」相結合的產品,向「進家庭、上餐桌」產品結構轉型。在中式熟食產品的開發上培育拳頭產品。

  在此戰略下,2020年,雙匯推出八寶腸速食粥,宣布進軍餐飲業和火熱的植物蛋白領域。4月,雙匯在線上推出植物素肉產品「吃豆人」,並且收購了多家擁有植物蛋白生產能力的企業。在品牌端,2020年初,雙匯加快在年輕化的社交媒體布局,推出網紅產品。

  雙匯需要年輕化升級,雨潤最重要的是恢復元氣。在市場層面,8月15日,雨潤首家街道店在上海開業,同日,雨潤批發零售中心也在無錫開業。雨潤開始有針對性地整合線上線下渠道資源,逐步實現線上服務、線下體驗和現代化物流三方深度融合,搭建起多方互利平台,推動雨潤零售業態的革新升級。不過,雨潤仍需要繼續努力。2020年上半年,雨潤收入75.36億港元,同比增長1.95%;但仍虧損4.05億港元,同比收窄9.3%。

  作為曾經第三品牌的金鑼,如今也超越了雨潤,瞄準了健康領域。2018年,金鑼推出了低脂香腸,並推出新型植物肉產品「素肉派」系列。對此,金鑼方面稱,肉製品板塊的發展開拓出新增長點,可助力金鑼衝擊植物肉市場高地。對於未來發展情況,北京商報記者採訪了金鑼方面,但截至記者發稿,對方未予以回復。

  在徐雄俊看來,由於自身發展階段的不同,3家企業戰略也有差異。即便選擇的路徑不同,但歸根結底企業追求的是高利潤。誰能在火腿腸市場佔據一席之地,仍需要業績檢驗。

  對於未來發展,沈萌建議,三方都需要認真做好產品、把好質量關,最終仍是產品為王、質量為王、消費者為王的競爭。

  北京商報記者 李振興 白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