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新首相將把日本帶往何方?

新首相將把日本帶往何方?

  原標題:新首相將把日本帶往何方?

  9月14日下午,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結果出爐,安倍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以377票當選新一任自民黨總裁。在自民黨佔據多數的國會中,新的自民黨總裁可以順利當選日本首相。所以,之後的首相選舉可謂毫無懸念,問題是新首相到底有沒有能力發揮自己的特色指引日本繼續向前,抑或只是一個什麼政策也推行不了的過渡角色呢?

  自民黨主流看好菅義偉實際上是各個派閥權益平衡的結果,同時也因為他比較穩重,被認為可以順利地繼承安倍路線。事實上,他的確也是打著繼承安倍路線的旗號來參選的。但是,自民黨誰也沒有想到,穩重的菅義偉長官竟然很快在一個重要政策上出現了問題。在正式宣布參選自民黨總裁後,菅義偉聲稱提高消費稅率將不可避免,這讓自民黨感到非常窘迫,因為他們擔心這樣的政策會讓選民離去。結果,菅義偉不得不第二天就出來澄清說,今後10年內是不會考慮提高消費稅率的。

  雖然對這個重大問題似乎出現了前後搖擺,但菅義偉實際上並沒有「失言」,而是透露了未來政府一個無法逃避的問題,即日本人口減少的問題。看來,菅義偉是有備而來的,他在競選綱領明確地提出,搞活地方以及克服人口減少、少子高齡化問題,是保持日本活力的關鍵。實際上,即便菅義偉想繼承安倍路線,但也無法繼續走安倍經濟學的老路。因為安倍經濟學雖然提高了日本企業的收益率,但沒能讓企業把利潤分配給員工,促進國民的消費,從而沒能使日本經濟進入良性循環。加上新冠病毒帶來的巨大影響,以及安倍經濟學留下巨幅財政赤字和日本銀行的運營風險,都讓日本需要新的經濟政策。號稱看透自民黨所有陰暗面的菅義偉顯然不願意做一個過渡政府的首相而志向更遠,他已經看清所有的問題都可以歸結到人口減少方面來,並準備著手解決。

  從2011年之後,日本便進入了人口連年減少的階段,去年更是創紀錄地減少了50萬人。實際上,日本企業之所以不敢擴大投資,不願把盈利分配給員工,主要就是擔心人口減少帶來的市場的萎縮。對於這個問題,安倍政府幾無建樹,不用說沒有形成促進出生率的具體政策,就是連嬰幼兒的入托入園問題最後也不能完全解決。而老齡化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勢必要讓日本在年金、醫療和介護方面每年增加6000億日元的支出,如果這筆費用還要由現在繳納社保的人來負擔的話,既不公平也不現實。誠如菅義偉所說,在這樣少子高齡化社會,無論我們怎樣地努力,也是無法逃避人口減少的問題的,所以,作為新首相,菅義偉必須拿出有效的具體政策來。

  從目前日本的財政收入結構來看,法人稅佔比最少,為13%,所得稅和消費稅各佔20%,公債比例最大,為32%。如果要提高法人稅的話,勢必影響企業對員工的盈利分配,從而會降低所得稅的收入,而現在日本的公債比例已經非常大了。所以,對政府來說,只能在消費稅方面動腦筋。要擴大消費稅收,一個策略是擴大消費,還有一個策略是提高消費稅率,或者兩者兼用。因為安倍經濟學無法擴大國民的消費,剩下的只有提高消費稅率的政策了。但是,安倍經濟學的另一個教訓是刺激經濟和提高消費稅率不可兩立,如果只寄希望於提高消費稅率的政策,那麼既無法拉動經濟的增長,也得不到國民的支持。所以,有效的人口政策才是日本社會最需要的政策。

  在這一次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各個候選人都非常重視人口問題,提出了相關的政策意見,菅義偉更是提出了要把治療不孕不育的費用全部包到醫保里的具體措施。然而,要提高出生率,不僅要解決出生的問題,更要解決孩子養育的問題,也就是說人口政策是一項包含多種內容的非常複雜的政策。安倍政府以前也希望通過各方面的制度改革,來扭轉人口減少的趨勢。但是,都因為缺乏具體的內容而沒有成效。新首相應該儘快地從中找到突破口,因為這事關日本社會未來的發展。

  雖然大家都意識到在安倍經濟學之後,日本新首相應該提出有效的人口政策。然而對日本的新首相來說,更加緊迫的事情除了必須先要拿出針對新冠病毒的有效政策之外,還面臨著1年之內國會必須選舉的問題。因為現任眾議院議員的任期只剩最後一年,而事實上只是由自民黨議員選舉出來的新首相也需要通過全國大選來取得國民的信任。2009年,作為選舉參謀的菅義偉曾經建議當時的麻生太郎首相暫緩解散國會,事實上卻錯過了最好的大選機會,自民黨被迫下野。而這一次全國大選雖然自民黨不太可能大敗,但大選的結果依然會危及新首相的任期,志在長期政權的菅義偉目前最優先的事情或許是把握全國大選的時機以確保自己的地位不受挑戰。這樣,新首相的各項政策也只有在大選之後才能真正地推出。

  (作者:黃亞南 編輯:洪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