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招股書撥開迷霧 原來你是這樣的「京東數科」

招股書撥開迷霧 原來你是這樣的「京東數科」

  招股書撥開迷霧 原來你是這樣的「京東數科」

  文/蘇長春

  京東數科於上交所科創板上市的進程正加速推進,9月11日晚間,京東數科招股說明書正式對外披露,該公司擬發行不超過5.38億股,占發行後總股本的比例不低於10%,募資總額為不低於203.67億元。

  據悉,本次發行全部為發行新股,不涉及原股東公開發售股份。此外,京東數科此次發行引入超額配售選擇權(俗稱綠鞋機制),超額配售選擇權最高不超過發行數量的15%,其聯席保薦機構和主承銷商為國泰君安和五礦證券。

  財務數據方面,招股書顯示,京東數科2017年、2018年、2019年營收分別為90.7億元、136.16億元、182.03億元,京東數科2020年上半年營收為103.27億元。此外,京東數科於2018年和2019年連續兩年實現盈利,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3億元和7.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京東數科、螞蟻集團兩大科技獨角獸先後啟動科創板上市的當口,外界將兩者間作比較的聲音也漸起,期望從主營業務的能力比拼中找到答案。

  不過,剖析招股書細節不難發現,二者作比較的意義實際並不大,與螞蟻集團定位「做領先的金融科技開放平台」所不同的是,京東數科實則瞄準的是更為廣泛的數字科技賽道。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就表示,從服務對象來看,螞蟻的服務對象主要為金融機構,而京東數科除了金融機構,還涉及商戶與政府等,類型更為豐富。從細分平台來看,由於京東數科服務對象更廣,因此打造了一系列幫助商戶融資運營的細分平台,例如票據平台、智能投放平台等,以及在政府數字化服務方面的智能城市操作系統「底座」等。

  定位聚焦B端服務

  招股書顯示,京東數科營業收入構成分為三大板塊,分別是金融機構數字化解決方案、商戶與企業數字化解決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戶數字化解決方案。

  截至2020年上半年,該公司上述三大板塊營業收入分別為42.84億元、54.09億元和5.75億元,營收佔比分別為41.48%、52.37%和5.57%。

  從服務對象範疇和營收構成看,與螞蟻集團主要服務於消費者、商戶、金融機構等B、C兩端客戶群體不同的是,京東數科的客戶群體較為多元,但更聚焦於B端業務,包括金融機構、商戶與企業、政府及其他客戶等。

  在零壹研究員院長於百程看來,螞蟻集團和京東數科有所不同。螞蟻的主營業務收入是按照業務屬性進行分類,包括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數字金融科技平台(包括微貸科技平台、理財科技平台、保險科技平台),以及創新業務及其他。京東數科主營業務收入是按照服務的行業和客戶類型進行分類。

  此外,雙方業務各自具有一些特徵,螞蟻集團依託海量用戶的優勢,規模效應體現得更加明顯,京東數科在政府數字化服務、商戶營銷服務等產業數字化方面,則實現了更多元的業務創新。

  縱觀京東數科近7年的發展歷程,其找准核心發展路徑並非一蹴而就。

  招股書披露,京東數科從2013年獨立運營開始起至今,其核心商業模式已經歷了三次戰略演進,即數字金融、金融科技和數字科技。可以說,管理層每一次的戰略升級,都將京東數科的護城河再度拓寬和築高,並逐漸梳理清晰京東數科B2B2C,跨產業的橫向擴展式發展模式。

  以金融機構數字化解決方案為例,京東數科並未依賴過去京東金融較為成熟的運營模式,而是主動尋求突圍,選擇了一條孤獨且漫長的道路,即為金融機構提供一體化的數字解決方案,鋪人力、砸重金搭建起雲端一體化資管科技服務平台JT2、及T1金融雲兩大金融數字化服務體系,外加近期升級版的京東金融輔助,由此形成了「技術+場景」的雙重競爭力。

  可見,京東數科的金融機構數字化解決方案模式,與螞蟻集團數字金融科技平台,以收取技術服務費為主的方式,形成了差異化競爭。

  搶灘城市數字化項目

  梳理京東數科三大業務增長情況發現,京東數科旗下政府及其他客戶數字化解決方案業務,儘管尚未成為營收主力,但已是公司年復合增長率最快的業務。

  數據顯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報告期內該項收入分別為0.73億元、1.47億元、8.41億元和5.75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239.05%。

  京東數科相關負責人表示,京東數科為政府提供的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目前已經在雄安新區、南通等城市落地。以雄安新區「塊數據平台」為例,該平台已提供實現新區內全量的數據匯聚整合和共享服務,並支撐了40 多個信息化系統。

  提及京東數科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的核心競爭力,上述負責人介紹道,「我們先是搭建了一個城市的數據中台,再往下沉搭了一個paas,整個就是智能城市操作系統。這個系統就好像是windows系統,但只有windows還不夠,對於客戶而言還要有word等應用軟體,所以我們又做了社會治理現代化。這就是我們做智能城市的『一核兩翼』,而一般的科技公司只提供AI或數據之類的單項技術服務。」

  招股書披露,智能城市解決方案的盈利模式主要以軟體銷售和運營維護服務收入為主,同時,公司正通過促成智能城市與智能營銷、金融服務等板塊協同運作,通過「生活方式服務業」和「AI+產業發展」兩翼的伸展,為居民和企業提供服務,獲取增值收入。

  事實上,除京東數科外,從近兩年華為、騰訊等大型科技公司也密集投入到智能城市技術項目中,主要是看好中國城市未來的智能化和信息化發展空間。

  不過在京東數科看來,智能城市建設需要從頂層設計上把產業數據、民生數據和政務數據全面打通,而不是簡單的政務上雲。也正是基於此,京東數科提出「一核兩翼」體系。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核心力量是智能技術,智能技術的突破發展成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變革的巨大引擎,智能技術與城市發展深度融合,將加速城市經濟高質量發展,提升城市的空間、人口和生態容量,促進經濟社會各領域從數字化、網路化向智能化躍升。」此前,賽迪智庫就在發表的《2019中國智能城市發展戰略與策略研究》中指出。

  對於發力政府及其他客戶數字化解決方案業務的初衷,京東數科還在招股書中坦言,主要是為推進產業數字化、提升產業效率、促進產業協同。

  在京東數科8月25日召開的第二屆資管科技行業高峰論壇上,京東數科CEO陳生強在發表主題演講時闡述了他的理念,他認為「通過產業數字化,可以使得金融和產業產生更緊密的場景聯結,為金融機構搭建起能夠創造增長的新場景,同時能夠讓實體產業更好地獲得金融服務。京東數科為金融和各產業帶來的是『科技(Technology)+產業(Industry)+生態(Ecosystem)』的全方位服務,也就是『聯結(Tie)』的模式。」

  蘇筱芮認為,數字科技實際上是比金融科技更廣的一個概念,覆蓋了產業科技等外延領域,科技為金融賦能,金融又為實體經濟服務,「科技+金融+產業」具有廣闊前景,通過實體產業,利用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物聯網等新型科技產生金融生態,進而達成協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