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禁令波及位元組跳動在線教育:數千名北美老師擔憂被罰款

禁令波及位元組跳動在線教育:數千名北美老師擔憂被罰款

  禁令波及位元組跳動在線教育:數千名北美老師擔憂被罰款

  時代周報記者 李子慧 發自北京

  TikTok美國業務有了新一步進展。9月14日,據外媒報導,位元組跳動已與甲骨文就TikTok的美國業務達成了初步的「技術合作夥伴」協議,但該協議不包含全面出售TikTok。

  而此前與甲骨文共同競爭收購的微軟,據外媒報導,當地時間周日,TikTok所有者已拒絕微軟收購該公司美國業務的要約。

  在風暴中心以外,TikTok的危險處境還威脅著位元組跳動的另一項業務,北美外教一對一在線少兒英語平台GOGOKID.

  「過去幾周在GOGOKID的教學經歷既忙碌又快樂,每天的深夜和清晨我都不會無聊,我可以跟我的學生分享超級英雄的玩具;用獨角獸來吸引一直說話學生的注意力;通過學生跟我的聊天和展示,觀察中國不同城市的生活;還可以給學生展示我的寵物兔子……」9月6日,在GOGOKID任職一個月後的Susy,在個人Instagram帳號上說道。

  作為位元組跳動2018年5月上線的一款少兒在線英語教育平台,GOGOKID以4―12歲兒童為主,主打北美外教一對一在線授課。據其官網的公開資料顯示,像Susy這樣,目前在GOGOKID任職的北美教師有3855位。

  但如今,這些老師正面臨新麻煩。

  9月5日,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網站報導稱,8月6日針對TikTok頒布的行政命令不僅禁止美國企業與這個影片分享應用有相關業務往來,而且禁止他們與位元組跳動的所有子公司做生意。

  這意味著,GOGOKID上3000多名簽約的美國教師如果繼續在該平台任職,或將陷入麻煩,包括面臨政府的罰款。

  禁令的擔憂

  去年11月,30歲的美國人Krista成為了GOGOKID平台上的一名外教老師。

  儘管擁有美國高等教育的學士學位,且曾經從事了6年面向3―14歲兒童的教育工作,但在GOGOKID的第一堂課還是讓她覺得十分新鮮。

  「感謝當時上課的小女孩對我有如此驚人的耐心,我覺得我非常幸運。」第一次教學結束後,Krista在Instagram上說道。

  Krista很感謝GOGOKID,在她看來,該平台為其提供了更自由的工作時間,讓其能夠在陪伴兒子的同時獲得一定收入。

  然而,這種情況在今年8月份戛然而止。

  隨著禁令規定的9月20日最後交易期限逐漸逼近,Krista感受到了危機。

  根據美國相關的行政命令,對於違反禁令與位元組跳動有生意往來的行為,美國政府有權處以30萬美元罰款或提起刑事指控。

  「我問了其他老師9月的課程安排,被告知他們在9月不但有可能沒有薪資,甚至還會被政府罰款。在美國,有成千上萬的老師與中國(需要上課的學生)合作。」8月12日,在GOGOKID已經教授了606節課程的Krista在Instagram發佈上述言論,來表達自己對這一禁令的不滿。

  相比之下,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GOGOKID用戶還未感受到老師們的擔憂。

  去年3月,廣東的李位(化名)給孩子報名了GOGOKID,到今年為止,已經學習了近一年半時間。

  在李位看來,GOGOKID幫助她的孩子從抗拒英語到能夠主動進行影片學習,儘管期間有很多活動以及規定的調整,但整體來說還是比較有效果。

  「之前有鄰居的小朋友來跟我的孩子一起上課,外教老師也很有耐心,能包容孩子的頑皮。」9月10日,李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但關於GOGOKID或將面臨的「封禁」,李位表示,並沒有聽說有什麼相關消息,暫時也還沒受到影響。

  「可能還是會有一些擔心,但之後如果被迫停用,還是希望平台能將剩下的課程進行折現和退費。」李位表示。

  首款教育產品

  作為位元組跳動推出的首個教育產品,GOGOKID一直被寄予厚望。

  根據官網公開信息,GOGOKID對外教保持著3%的錄取率,所有老師需要通過建立篩選、資格審查、口音測試等五個步驟才能上崗。

  在營銷方面,GOGOKID也承載著位元組跳動對「教育夢」的構想,不僅高調簽約演員章子怡做代言人,在機場、地鐵站等場所大規模投放廣告,還成為綜藝《爸爸去哪兒6》的讚助商。

  然而一對一在線教育並不是一塊好啃的蛋糕,GOGOKID的同行們大多面臨著虧本以及被收購的窘境,比如曾虧損上市的51Talk、平均獲客成本高達4000元的VIPKID 等。

  GOGOKID也多次進行整體布局調整。包括今年4月,GOGOKID曾進行過一次比例在70%―80%的大規模裁員,並在之後對課程服務進行提價,漲幅在780―1614元不等。

  9月9日,時代周報記者以諮詢課程的名義與GOGOKID老師進行溝通時,對方表示,在費用方面,目前官網60節課的價格為11210元,9月開學季限時降價為8498元,試聽課當天報名再降500元,開課10天或3節課內,用戶可以全額退費。

  而根據用戶李強(化名)9月11日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的信息,在2019年1月,該平台72節課程的價格為6539元。

  關於禁令是否會影響該平台教師資源的穩定性,上述平台老師未明確回應。

  但其同時也表示GOGOKID在美國有專門的運營團隊,相對還是有一定自主權,且在疫情期間,很多美國學校都處於停課狀態,平台上的外教老師還比較充足。

  尚無實際影響

  就目前來看,GOGOKID尚未面臨任何實際意義上的「封禁」。

  9月9日,同樣在GOGOKID任職的外教老師Camille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她近期並未從GOGOKID收到任何相關的停課通知,也沒接到罰款。

  「很多事情都沒有真正發生,如果必須跟我GOGOKID上的學生說再見,我會非常難過,但我覺得這件事不會發生。」 Camille說道。

  同日,美國矽谷公司法律師劉曉笑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雖然禁令提出要禁止任何個人及企業與位元組跳動的子公司有利益關係,然而這個子公司的名單需要美國商務部進行確認,而按照美國的行政命令,由於沒有時間限制,商務部一直不給出明確名單的情況也比較常見。

  不過,作為位元組跳動的全資子公司北京比特智學科技有限公司的項目,GOGOKID在公司層面不可避免會與位元組跳動在經營、資金以及管理方面有較為密切的往來。

  一旦GOGOKID受到禁令波及,該平台上的3000多名北美教師恐將受到影響。

  在劉曉笑看來,教師們的情況不會很樂觀。

  劉曉笑指出,由於GOGOKID面臨的是國家政策管控,其母公司位元組跳動並無過錯,所以教師如果要向僱主(位元組跳動)索賠,其實不太現實,也不能獲得相應賠償。

  另一種情況,該平台的員工通過集體訴訟方式向美國政府提出索賠。「但有多少員工會願意去做集體訴訟也是一個問題,畢竟告政府難度太大。」 劉曉笑說道。

  與此同時,也有一些GOGOKID老師已做好離開GOGOKID的準備。

  「我其實加入VIPKID要比加入GOGOKID更早,如果不得已要離開GOGOKID的話,我可能會把更多精力放在VIPKID上。」 Camille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