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百億卓達隕落:發家房地產 折戟民間融資

百億卓達隕落:發家房地產 折戟民間融資

  百億卓達隕落:發家房地產 折戟民間融資

  時代周報記者 劉帥 發自北京

  近日,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卓達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卓達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楊卓舒,列為被執行人,被限制高消費,不得乘坐飛機、高鐵以及入住星級酒店等。

  天眼查顯示,作為卓達集團實際控制人,楊卓舒的自身風險信息多達42條,周邊風險信息高達1871條。

  公開資料顯示,卓達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創建於1993年7月,現凈資產逾千億元。業務涵蓋新型材料、養老健康產業、文化產業、創意產業、旅遊產業、現代農業、低碳智慧城市建設、港口建設及運營等實業,擁有新型材料、竹鋼、木鋼、創意、養老等方面數百項專利與技術,項目遍及全國20多個省市,並且走出了國門,分別在馬來西亞、俄Rose、蒙古等國進行大開發。

  但2019年5月,楊卓舒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攜子主動投案。如今,如此規模龐大的集團,公司網站除了留有卓達集團和楊卓舒的介紹,其他內容皆一片空白。

  9月11日,卓達集團離職員工李先生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自2019年3月開始,卓達投資的薪資就沒有準時發放,並且大部分員工都對公司產品有投資。在楊卓舒自首後,公司員工一夜之間都成了討債的投資人。

  從身無分文到家產萬貫,再到鋃鐺入獄,楊卓舒做了什麼?

  擅於畫餅

  1952年,楊卓舒出生在黑龍江省肇東縣的一個教師家庭。坊間傳聞,其父母因傾慕前蘇聯民族英雄卓雅和舒拉,為他取名「卓舒」。

  楊卓舒13歲時,進入大慶油田工作,因為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從油田調到宣傳部門,後來開始從事媒體相關工作。

  1993年,楊卓舒下海經商,用一部汽車做抵押,從欒城縣的農民手裡換取了30畝土地的開發權,然後用手中的錢從各處買來建築原材料,打造出一片某小區即將破土動工的火熱之勢。

  當時,其對外宣稱自己所建的別墅要低於普通市價,引來了不少訂購者。正式動工前,楊卓舒已募集到約4600萬元,靠這筆資金,楊卓舒走上房地產這條路。

  隨著卓達集團的發展,2001年,楊卓舒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第15位,也是從這一年開始,楊卓舒連續4年蟬聯河北首富。

  之後近10年更是一路高歌。「2014年前後,楊總給人的感覺就是前呼後擁,有一段時間他的保鏢人數有十幾個人。」李先生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隨後,楊卓舒開始拓展卓達集團的多元化業務,發展康養、旅遊、服務等。「楊卓舒是一個野心大並且專斷的人。」李先生如是評價,「他好像很急於擴張,其實中高層會議時,有人給他提過戰略意見,要專注於做房地產,但他並沒有採納這個建議。」

  2013年,楊卓舒成立卓達新材集團,開始籌劃為新建材項目做融資,投資項目「卓達新材理財產品」啟動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有超過40萬人總計投了100億元的資金。

  「100億元算什麼,就算是1000億元我也還得起。」面對猶豫不決的投資人,楊卓舒放出豪言:「你支持了卓達也是支持了國家,如果有人要退款,卓達就把你計入黑名單,永遠不要再回來。」

  2019年5月17日,楊卓舒和往常一樣發了十幾條朋友圈,其中有一條表揚了一位集團副總裁,並引用:人的一切痛苦,都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

  回頭再看,這句話未嘗不是楊卓舒的自白。翌日,2019年5月18日,楊卓舒與其兒子楊汗青向公安機關主動投案,一切來得猝不及防。

  誤入泥潭

  卓達集團發跡於房地產。「按照當時房地產行業公司的排名,卓達集團已經是TOP200的企業,如果能潛心鑽研地產,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卓達集團的融資路徑走錯了,其結局也只能是一步錯、步步錯地走下去了。」9月9日,一位房地產業內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感嘆。

  雖然,卓達集團在房地產行業已經紮根,但是對於楊卓舒來說,日漸走高的土地出讓金,成了他想規避掉的成本,於是他開始主導卓達集團通過其他途徑獲取低價土地。

  1999年,卓達集團開始向產城融合轉型,通過與政府合作低價拿地。此後,主打集團嘗試過轉型服裝等領域,但是並未給卓達集團帶來預期的收益。

  據《南方周末》2019年12月報導,楊卓舒本人曾對記者描述,2008年,一位名叫紀勇的人向他推薦一款竹質產品,稱其材質在新建材領域將大有作為。這給自己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卓達集團利用此前獲取的土地,建立了新材料生產基地。

  而在上述李先生的版本里,其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為了拉攏當地群眾購買理財產品,楊卓舒對外宣稱,卓達新材研發了一種新材料,可以用竹子來替代鋼鐵,使用這種材料可以在15天之內建好別墅。楊卓舒表示自己這個產品是全球獨一無二的,還自稱已經手握2萬億元的訂單。可謂玄乎其玄。

  但是,無論是新產品還是新建材,所有的新業務都要在主業房地產的基礎上來搭建,因此,房地產業務的業績直接影響了整個卓達集團的走向。

  正值卓達集團走向發展的高光時刻,2013年,中國房地產市場開始進行了新一輪的調整。李先生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調控出台之後,公司財務緊張,為了緩解公司運轉問題,籌集資金推進新建材生產線的建立,藉著2014年國家開始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發佈了頗多優惠政策的東風,楊卓舒把目光放在了民間融資。」

  2013年開始,楊卓舒、楊汗青一起先後把多個房地產項目打包成理財產品,承諾給投資客20%—30%的年回報率,同時保證4年之後送一套同等價值的房子。

  9月10日,一位投資人向時代周報介紹,2018年年初,在卓達集團投資,5萬元的投資金額,收益率約有28%;500萬元以上資金的收益率則有34%。

  該投資人向時代周報記者坦言,卓達新材理財項目投資的周期均為一年,100多億元的融資在一到兩年內要支付的利息就20多億元,卓達集團一年的主營收入還不夠還利息,只能靠不斷吸引新的投資者,來為前序投資貢獻利息,跟「龐氏騙局」的套路如出一轍。

  不過,在許諾的高收益面前,大多數投資者還是「入坑」了。

  2019年6月,有資金兌付籌備委員會委員對媒體表示,債權人數量可能在9萬餘人,總資金規模超過300億元。

  局面失控

  因理財產品周期短,兌付壓力大,本身就存在一定財務問題的卓達投資,開始從其他金融渠道融資籌錢堵窟窿。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卓達集團累計發行了19隻信託產品,獲得了55.5億元的融資。不過,由於無法償還,卓達集團被信託機構列入黑名單。

  除了信託產品外,楊卓舒還發行了11款私募產品,累計獲得了17億元的融資。事實上,卓達的債務早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楊卓舒同時質押了三亞的公司,獲得了不少融資。但由於利息太高,大部分融來的錢被用來借新還舊,並不能投入到實際的運營當中。

  為拉攏投資人,楊卓舒只能繼續給投資人「畫餅」。2014年,卓達集團宣傳與俄Rose簽訂了每年6000億元的大合約。但是,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對俄Rose2014年的進出口總值是5851.88億元人民幣。

  卓達集團繼而宣稱卓達新材2016年產值達7萬億元,甚至稱在國內擁有20萬億元的建築市場。可2014年中國一年的GDP才63.65萬億元。

  公司官網宣傳的FR牆體涉及的系列專利所有權無形資產的評估值,更高達1099億元天價,一年可創造價值1350億元,市值將在萬億元以上。

  泡沫總是會破的。楊卓舒自首之後,其旗下48個項股權都被凍結了,總計涉及46億元。

  2019年5月18日,石家莊裕華公安分局微博發佈警情通報稱,卓達集團實際控制人楊卓舒、楊汗青向公安機關主動投案。公安機關已依法對楊卓舒、楊汗青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並對楊卓舒、楊汗青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採取了刑事強制措施。

  同年11月26日,石家莊市裕華區人民法院發佈公告,原定於翌日的對卓達集團楊卓舒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案,將於監管醫院內進行審理。據有關媒體報導,楊患有肝病及其他健康問題,身體情況已無法支撐其正常出庭。

  有不具名的業內律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根據《刑法》對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會處三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相對卓達實控人遭受的懲罰,外界似乎更關心卓達退款進度。

  前述投資者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此前,卓達集團的還款方案主要是以房化債,通過加快建房銷售回款來兌付給投資人,債權人可以辦理銀行按揭,從而盤活卓達集團的資金鏈。但是自楊卓舒自首以後,這一切皆成未知數。

  據媒體統計,截至2019年5月,房地產板塊方面,卓達集團目前剩餘可售商品房共計108萬平方米,市價估值130億元;剩餘大型商業類建築資產80餘萬平方米,市價估值93億元;新材工廠市值680億元(市價估值依據為評估報告數值,未評估的公司為實際投入值);天津、山東、石家莊、黑龍江等尚未開發土地目前市值513億元,可開發面積1700餘萬平方米。以上如全部開發完畢,按目前保守價格市值估價2200餘億元。

  崩塌了的空中樓閣,將如何用起高樓來償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