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自動駕駛測試員的日與夜:白天老司機 夜晚酒吧老闆

自動駕駛測試員的日與夜:白天老司機 夜晚酒吧老闆

  自動駕駛測試員的日與夜:白天老司機 夜晚酒吧老闆

  時代周報記者 李靜 發自上海

  31歲的程震正經歷「雙面人生」。

  燈影搖曳、氣氛微醺,每天晚上,他是隨性的酒吧老闆;但到了白天,他又化身沉穩冷靜、一絲不苟的自動駕駛測試員。

  這是他的非典型職場。年初,因疫情暴發,程震的酒吧被迫歇業,於是在3月,他通過嚴謹的選拔後,成為了一名自動駕駛車輛測試員,工作內容主要是對自動駕駛系統在實際路況的反應做出評估和反饋,幫助工程師解決自動駕駛車輛在實際路況中發生的問題。

  「用自己的駕駛經驗教這輛車真正可以做到無人駕駛。」9月9日,程震向時代周報記者這樣描述自己的工作—自動駕駛車輛的「老師」

  「電腦是會出錯的,所以人必須完美,不能出現任何錯誤。」這似乎與大眾的常識相悖,但卻實實在在發生在自動駕駛行業。

  「如果我們想要真正實現高級別的無人駕駛,就需要覆蓋所有的場景才可以。而這些場景是必須讓大量的測試員跟著自動駕駛車去路跑,去發現問題。」 商湯科技高級研發經理李怡康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測試員的工作對無人駕駛技術的迭代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說這是實現高級別無人駕駛的基石。」

  「滴滴自動駕駛車輛的測試員具有嚴格的入職和培訓標準以及規範。最終錄取率不足1%。」9月7日,滴滴相關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

  自動駕駛正在行進,行業需要更多「完美的老師」。

  老司機轉行

  程震並非科班出身,也從未想過和自動駕駛汽車會結緣。

  大學時期,程震學習的專業是食品安全與檢測。畢業後,程震嘗試做過攝影記者、食品安全檢測員,和自動駕駛行業幾乎沒有交集。

  但程震的確是「老司機」。2014年左右,程震在一直讀書生活的臨港開了一間酒吧,並且和朋友一起玩改裝車,生活豐富多彩。

  「當時我們在法規允許的範圍內,給汽車做些改裝,完成後就和朋友迫不及待地去試開,特別有意思。」回憶起那段時光,程震依舊很興奮。

  因此程震對汽車的零部件和構造都特別熟悉,再加上擁有豐富的駕駛經驗,這成為了自動駕駛測試員的敲門磚。

  今年年初,酒吧歇業期間,程震在招聘網站無意間刷到商湯科技招自動駕駛測試員,便前去面試。由於駕駛經驗以及對電腦操作的熟練度都符合招聘需求,最終被順利錄取。

  「當時是意料之外的。」程震坦言,玩改裝車和做自動駕駛測試員不一樣,玩改裝車是給車的硬體做改裝,而自動駕駛測試員是訓練車輛行為,是做系統軟體的訓練,更有挑戰性。

  有意思的是,程震的這份新職業常常引起朋友們的好奇。「和我的朋友說起在做自動駕駛測試員,他們第一反應就是真的可以自動駕駛嗎?到底工作內容是什麼?總是激起大家一陣討論。」程震說。

  9月2日,時代周報記者面對面採訪程震,他像往常一樣要給自動駕駛車輛進行路測。他坐在副駕駛或車後座的位置,時而觀察著自動駕駛測試車的行車狀態,時而在手中的平板電腦上標註勾選,全程非常專注。

  這樣細緻的測試工作,程震每天都在重複。

  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入職後,團隊交給程震的第一個任務是保障車駕駛員。簡單來說,就是開著車幫助自動駕駛車輛與其他車輛保持安全距離。

  這項基礎性的工作,程震並沒有做多久,在不斷培訓中,他對自動駕駛車輛的認知能力快速體現出來。「我能很快理解測試需求,並且能夠提出一些改進意見,很快適應了測試員。」程震說。

  程震坦言,這份工作和當時入職的想像有很大區別。「我本以為是項很刺激的極限挑戰工作,但實際上是要求沉穩嚴謹的工作。」

  當一位「完美的老師」並不容易,他把自己的工作比作「打怪升級」。

  在進行自動駕駛測試過程中,程震需要不斷總結測試駕駛過程中自己所能察覺到的細微變化,憑藉多年的駕駛經驗,記錄發生的問題,並反饋給工程師,讓自動駕駛車輛更智能、更舒適。

  在測試場,程震和同事要測試十字路口、行人闖入車道、道路障礙物等各種場景。並要保持精力充沛、反應敏捷。

  這並不是機械勞動,機器是沒有生命的,但人的想法和判斷不是。

  程震表示,安全第一是原則,但也不能過度反應,影響測試效率。程震會充分和工程師溝通,為每天的測試內容做準備。

  「和工程師溝通的過程也充滿樂趣。有些工程師雖然學歷很高,但並沒有開過車,或者駕駛經驗不足,我們測試員捕捉到的內容,工程師可能並不理解,就會『激烈』討論,試圖說服彼此。」程震笑著說,最後還是會找到最佳的改進方案,但過程太有意思了,大家都在思維碰撞。

  短短5個月,程震感覺自己在自動駕駛測試員這個職業上找到了「另類」的刺激。

  「不斷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這個過程非常有成就感,具有挑戰。」程震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現在你平穩的乘坐感受,是經過不斷測試出來的結果,剛開始未經測試的車,可能會讓乘坐者不舒服到吐出來。」

  「目前來講,自動駕駛汽車還是一個比較笨的孩子,需要更多的老司機一起來教它們,這些師傅在測試的過程中把經驗傳授給汽車,通過我們開發的一些測試反饋工具和工程師的改進,自動駕駛汽車才能越開越好。」李怡康如是說。

  但如果自動駕駛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安全性提高了,測試員還有必要存在嗎?會出現「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情況嗎?

  「不擔心會被淘汰。」程震說,「自動駕駛系統更新迭代很快,比如在市區的駕駛場景、在高速的駕駛場景,都得通過反反覆復的測試,這過程還很長。而且,自動駕駛汽車成熟後,更多與人工智慧相關的崗位會被創造出來。而我對計算機、對代碼的理解都會提升,現階段應該不斷學習。」

  隊伍不斷擴大

  除了商湯科技之外,阿里、騰訊、百度、文遠知行、滴滴出行等國內一批技術領先的科技企業都在加大自動駕駛方向的投入,自動駕駛測試員這一新職業被越來越多的企業需要。

  李怡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商湯科技有數十名自動駕駛測試員,而且數量還會不斷增加。

  目前,滴滴自動駕駛公司在全球共有100餘位自動駕駛車輛測試安全員,年齡從20多歲到40歲不等。

  9月4日,安徽省合肥市對外公佈了首批智能網聯汽車開放道路測試牌照。大眾、江淮、百度、滴滴、商湯等12家企業獲得路測牌照。

  可以預見的是,自動駕駛測試員職業團隊仍會不斷擴大。

  李怡康對時代周報記者說,他預計未來5年內,隨著自動駕駛行業的發展及商業化前景逐漸明朗,無人駕駛公司需要更多的自動駕駛車輛去驗證技術、跑通商業模式,屆時自動駕駛測試員的需求肯定不斷上漲。

  正是在像程震這樣的自動駕駛測試員的基礎工作支持下,商湯科技研發了包括感知、分析預測、決策規劃控制、無人車高精度定位能力等技術能力的L4級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實際上,自動駕駛測試員是自動駕駛領域一個入門工種:技術門檻低,招工人群範圍廣泛。看似神秘的自動駕駛測試員,實際上很多都是跨行業的人在做。

  時代周報記者在boss直聘上搜索上海地區自動駕駛安全員/測試員職位,月薪普遍在7000—1萬元。其中,滴滴給出的月薪為7000—1萬元,發放15薪;小馬智行則為8000—1萬元。

  「我的同事來自各行各業,有幾名此前是傳統車廠的新車測試員,也有的是滴滴司機,但共同的特徵就是駕駛經驗都很充足。」程震說。

  9月2日,曾在傳統車廠廣汽菲克做新車測試員的「老司機」程江波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以前在傳統車廠 ,測試新車會去一些高寒、條件極端的環境。現在自己做自動駕駛測試員,儘管看上去沒有那麼刺激,但測試內容更有挑戰。

  時代周報記者從滴滴了解到,今年33歲的李鶴曾經是一位從業3年的公交司機,經過兩個多月的理論和實車培訓,已經成為自動駕駛測試安全員的李鶴,感覺自己「進化」了,成為自動駕駛系統的一部分。

  李怡康坦言,技術迭代過程中,仍需要大量不同層次勞動力的參與,尤其是在自動駕駛這樣一個龐大的工程中,不是簡單的一群博士可以搞定的,需要各行各業、各個工種的配合。

  不過,這項工作雖然門檻相對較低,但依舊需要大量的培訓和考核。

  「一般而言,需要具有多年駕齡,且在入職之後需要經過為期一到兩個月的理論教程培訓和實車培訓、考試,比如防禦性駕駛、自動駕駛系統、一些高效溝通的方式和詞語。理論考試和實車考試均通過後,才能正式成為自動駕駛測試員。」上述滴滴相關負責人介紹稱。

  在李怡康看來,自動駕駛測試員不僅需要豐富的駕駛經驗,還需要沉穩的性格、敏捷的反應以及對新鮮事物的熱情。

  「測試員的職業會長期存在。」上述滴滴相關負責人也表示,自動駕駛大規模應用落地需要較長時間的探索,有些路段可能在很長時間內都無法實現無人駕駛。

  如今,程震正在學習一些編程語言,同時也接觸到ADAS高級輔助駕駛的車輛測試。在他看來,自動駕駛測試員需要更強的學習能力,才能擁有源源不斷「打怪升級」的本領。

  在程震的職業生涯里,這份新工作帶給自己的可能性,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