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華英農業董事長增持食言 「全球鴨王」流動性承壓

華英農業董事長增持食言 「全球鴨王」流動性承壓

  華英農業董事長增持食言 「全球鴨王」流動性承壓

  時代周報記者 陶書寧 發自上海

  兩年前,華英農業(002321.SZ)董事長曹家富帶頭作出增持承諾。然而,這一增持計劃兩度延期,遲遲未能落地。如今再次臨近截止時限,市場等來的卻是終止實施增持的公告。

  9月9日,華英農業公告稱,近期收到公司董事長曹家富、副董事長兼常務副總經理閔群共10名人員(以下簡稱「增持方」)遞交的《關於終止增持公司股份的通知》。

  另外,在增持計劃擬定實施期間,原增持方之一,原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杜道峰辭任,未再參與前述增持計劃。

  對於終止實施增持計劃的原因,華英農業稱,鑒於目前資本市場環境、經濟環境以及融資環境等客觀情況已發生較大變化,經審慎研究和考慮,增持方決定終止增持計劃未實施部分。

  9月13日,一私募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稱,此次終止增持或許還與華英農業業績惡化有關。

  雖然貴為「全球鴨王」,但華英農業近年來的業績始終不溫不火,且有惡化趨勢,更因擴張導致流動性捉襟見肘。

  9月11日,接近華英農業的知情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為解決當前問題,華英農業已經採取一些措施,「計劃引進一些能夠緩解資金壓力或實現產業協同的外部資源」。

  業績表現平平

  公開資料顯示,華英農業主營種鴨/雞養殖、孵化、禽苗銷售、飼料生產、商品鴨/雞屠宰加工、凍品銷售、熟食、羽絨及羽絨製品生產和銷售等業務,其養殖歷史可追溯到1991年。

  這一年,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訪華,帶來了一批中、英兩國貸款合作的項目,其中包括3個櫻桃谷鴨養殖項目,位於河南信陽市的潢川縣爭取到了其中一個。

  利用英國政府的貸款,潢川縣迅速組建了全民所有制企業,並取名為「華英」。

  此後20年,華英農業以潢川為中心迅速擴張,從「中國鴨王」「亞洲鴨王」一路做到「世界鴨王」,並於2009年12月登陸深交所,潢川縣財政局一直是其實際控制人。

  公開報導稱,由於養殖華英鴨,潢川20萬農民得以脫貧,在這個只有80多萬人的縣域堪稱奇蹟。在全國禽業界,華英農業「公司+基地+農戶(小區)」的創新商業模式也備受推崇。

  儘管獲得諸多榮譽,但華英農業歷年的業績卻表現平平。即便在禽類養殖企業盈利水平普遍偏高的2019年,公司反而成為該年家禽業上市公司中唯一虧損的企業。

  2019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華英農業實現營業收入55.18億元,同比增長3.16%;實現凈利潤-0.52億元,同比下降143.99%;實現扣非後凈利潤-0.8億元,同比下降220.55%;實現現金凈流量6.58億元,同比下降50.98%。

  「去年肉鴨的整體行情是比較好的。年初時,肉鴨的價格是個低點,之後就一直在漲價,到四季度的時候才有所下降。」9月11日,一肉鴨行業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針對深交所提出的「在營業收入增長而凈利潤、扣非後凈利潤、現金凈流量均大幅下降」的質疑,華英農業在《關於2019年年報問詢函回復的公告》中回復稱,最主要的原因是毛利率下降,營業成本增長幅度遠高於營業收入增長幅度。

  實際上,華英農業營業成本高企的問題由來已久。財報數據顯示,2006年,華英農業營業收入尚為6.42億元,而到2019年,這一數字已經達到55.18億元。與此同時,其營業成本也從6.32億元增長到54.68億元。

  「公司的三費比較高,另外公司管理的效率確實比較低。」前述知情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坦言道。

  「公司目前面臨的問題還包括盈利能力下滑。銷售凈利率近幾個季度持續不見好轉,去年四季度以來更是轉為虧損狀態。」前述私募人士指出。

  進入2020年,華英農業業績持續轉惡。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養禽業陷入低谷,全產業鏈情況惡化明顯。2020年半年報顯示,今年上半年,華英農業實現營業總收入13.5億元,同比下降48.5%;實現歸母凈利潤-3.5億元,同比下滑714.81%。報告期內,公司毛利率為-13.9%,同比降低20.9個百分點,凈利率為-29.2%,同比降低31.6個百分點,而扣非凈利潤更下滑1292.99%至-3.31億元。

  公司對此解釋稱,各類產品銷量較去年同期減少、銷售價格下降造成營業收入大幅減少。

  前述知情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鴨苗和毛鴨的價格受雞的影響較大。「去年雞的行情比較好,市場開始釋放產能,今年雞的價格下滑嚴重,鴨的價格也跟著走低,公司對(產)量做了控制。」

  短期償債能力承壓

  除了經營能力不見改善,華英農業還面臨著較大的短期債務壓力。

  華英農業在2019年年報中提到,公司受去槓桿等宏觀策略影響,遭遇信貸緊縮,資金緊張,引發多起債務糾紛。

  時代周報記者根據華英農業6月15日發佈的累計訴訟、仲裁案件情況及8月8日發佈的補充公告統計,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6月1日,華英農業及其子公司累計訴訟案件共計89起,涉案金額合計9.25億元。

  其中,作為被告、被申請人、被執行人合計76起,涉及融資租賃糾紛15起,保理租賃糾紛4起,借款糾紛8起。

  截至6月15日,已審結和撤訴的訴訟案件有62起,涉案金額8.29億元,占涉案金額總數的97.42%,華英農業及其子公司已累計向債權人支付了約2.5億元。

  「2016年開始,華英農業利用部分融資租賃和保理資金在屠宰端實施了一些上下游企業兼并業務,投入了較大資金,但此類融資款項還款周期較短,期限錯配。加上這兩年行情不太好,投資回報率很低,不能覆蓋到期債務。另外,這些債務集中到期,對公司流動性壓力比較大。」前述知情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說。

  財報顯示,近五年,華英農業的流動負債分別為32.83億元、31.57億元、44.11億元、54.58億元、45.90億元,占合計負債比分別為95.74%、90.88%、85.02%、89.93%、85.93%。

  另據華英農業披露的流動資產值計算,近五年,公司的流動比率(流動負債/流動資產)分別為92%、120%、118%、112%、88%,速動比率(速動資產/流動負債)分別為77%、100%、94%、91%、66%。

  一般而言,企業流動比率要達到2,速動比率要達到1才比較安全。「公司在流動比率、速動比率、現金比率等指標上逐漸惡化,而這個比率離健康水平也相離甚遠。」上述私募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稱。

  據前述知情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目前華英農業管理層已經意識到這一問題。「公司在想辦法讓主營掙錢,提升經營效率,包括減員增效,對內激勵,與子公司的管理層建立保證金制度等,從內部激發他們的潛力,讓項目落到實處。」

  從公司現金流量表來看,華英農業已經在薪水方面採取措施。2019年二季度,公司支付給職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為1.028億元,而到了四季度,這一數值變為5991萬元。

  2019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華英農業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報酬合計269.18萬元,董事長、董事會秘書曹家富從公司獲得的稅前報酬總額為28.8萬元;董事、總經理汪開江從公司獲得的稅前報酬總額為21.98萬元;財務總監楊宗山從公司獲得的稅前報酬總額20.8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