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破局外貿下半場 「鐵憨憨」探路雙循環

破局外貿下半場 「鐵憨憨」探路雙循環

  破局外貿下半場 「鐵憨憨」探路雙循環

  時代周報記者 楊佳欣 發自北京

  回憶起上半年的經歷,「老外貿人」王曉豪感覺自己像是度過了一個「漫長的假期」:「都說外貿人三分之一時間在國外,三分之一時間在飛機上,剩下三分之一時間在去機場路上,但今年上半年我一次都沒出去過,只能在國內焦急地想辦法。」

  王曉豪是中新基業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從事工程機械出口行業長達20多年。「今年應該是我從業以來最艱難的一年了。」王曉豪感慨,上半年一開始是有國外訂單,但我們的機械設備運不到;後來,機械設備能運過去了,技術人員卻去不了。

  在網路中,以挖掘機、泵機等代表的工程機械常被稱為「鐵憨憨」。工程機械類外貿與其他貿易類型不同,它對專業人員的現場演示極為依賴。機器的操作步驟、注意事項等都需要專業人員進行詳細講解和指導。但由於技術人員遲遲不能到位,因此即使國外公司能夠收到訂單,但面對著不知如何下手的「鐵憨憨」,也只能「望洋興嘆」。

  來到三季度,像王曉豪一樣的老外貿人似乎看到了外貿下半場的曙光。「物流現在幾乎已經恢復了,此外,部分國家的疫情控制也比較到位,近期詢盤量對比上半年,已經顯著增加。」王曉豪說。

  實際上,工程機械作為中國外貿出口第一大品類,今年以來,工程機械外貿業務量普遍走出了「V型線」。海關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機械工業實現進出口額3442億美元,同比下降7.84%。其中,進口1386億美元,同比下降8.54%;出口2056億美元,同比下降7.37%。但是,與一季度相比,進出口總額降幅已收窄1.99個百分點,進口降幅擴大了1.58個百分點,出口降幅收窄了4.44個百分點。

  展望下半年,疫情、全球經貿格局變化、國際金融安全等都對國際貿易穩定性形成挑戰。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對國際貿易形成影響的內外因素均有,在國內不僅要控制疫情,國際金融在無限量化寬鬆政策下也存在一定風險,未來一段時期內,外需都不太可能會恢復到過去的平均水平。」

  轉戰線上的局限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如何維持外貿生意儘可能地有效運轉,成為王曉豪所思考的一大難題。

  溝通問題是當務之急。以往重型機械通過在各種線下展會上現身,供需雙方可以在這樣的場所達成初步意向。「而重型機械的線上貿易很多都是長流程的,需要買賣雙方進行長時間的溝通,尤其是一些專業需求,需要圖紙等文件互通,交流不暢會對業務帶來一定影響,」王曉豪說。有人建議王曉豪多進行線上溝通,甚至可以嘗試國內流行的「直播帶貨」。對於這些新鮮事物,王曉豪也在積極了解和學習,但線上溝通、「直播帶貨」能夠轉化成多少訂單,仍然在他心中打上了問號。況且,「部分國家對中國社交軟體進行封殺,對海內外交流的便利度帶來一定影響。」王曉豪擔憂。

  面對工程機械行業外需波動風險,以及其他國際政治中的種種不確定因素,王曉豪今年以來更為關注國內市場,目前已達成多筆國內訂單。「中國市場龐大,市場對現代化設備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我們都看好中國市場,疫情過後,也會堅持『兩條腿』走路。」王曉豪說。

  王曉豪的經歷並非個案,北方省份一家生產糧食加工設備及配件製造企業商務負責人高志遠(化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今年以來,公司領導開始更為關注國內市場,「現在是國內外業務都兼顧,國內這部分今年以來入駐了阿里巴巴1688,提高了營銷曝光投入」。

  外貿企業布局內外銷一體化,不止企業,中國政府也一直在探索這條路徑。今年中央首次提出「充分發揮中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對此,白明指出,這一方面有助於國內減少對核心關鍵技術的對外依存度;另一方面,國外需求不確定因素增加,「要減少對外需的過度依賴,對於企業來說,要適應這種新常態」。

  國內看漲因素有三

  工程機械企業與基礎設施建設息息相關,雖然目前中國大規模快速城鎮化已幾近尾聲,但多位受訪者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仍表達出對國內市場的看好,主要看漲因素有三個:國內基建投資升溫、環保更新需求以及人工替代需求的擴張。

  在基建投資方面,早在今年年初的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中央層面就已作出安排,要求「積極擴大國內有效需求,加快在建和新開項目建設進度」,近日來多省份「交作業」,發佈了具體投資方案。

  「基建投資擴大對於關注到內貿市場的工程機械企業來說,確實是個機會。」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際剛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基建市場,對於原本做出口的工程機械企業來說,需要隨時關注國內市場的需求變化,提供適合國內的產品、服務以及系統解決方案。

  在環保更新需求方面,自2018年《加快淘汰老舊工程機械》新政橫空出世,拉開了國內工程機械進行環保需求的序幕,此後,大批不符合環保要求的工程機械設備面臨淘汰,2020年是藍天保衛戰的決戰之年,各地目前正在加緊處理國三標準及以下的工程機械報廢任務。

  「國內對於環保的要求越來越高,在環保的重視程度上,與國際上其他先進國家趨於相近,我們本來就應這些國家要求,生產一些更為注重環保的產品,例如減少塵土、噪音產生的打樁設備等,這些產品以前國內市場並不認可,現在接觸了幾家南方廠家,都比較感興趣。」王曉豪說。

  而在人工替代方面,中國建築業「大而不優」的問題一直存在,機械化、智能化程度有待提高,此外,由於人口年齡結構帶來的勞動力短缺也在促使中國建築業向無人化推進。

  國家統計局於2010年首次發佈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2012年發佈的2011年中國農民工調查監測報告則第一次將農民工平均年齡計算在內,當時的報告中寫道:「40歲以上農民工所佔比重逐年上升,由2008年的30.0%上升到2011年的38.3%,三年中農民工平均年齡也由34歲上升到36歲。儘管每年農村新增勞動力主要會加入到農民工的行列中,但農民工年齡結構的變化,也說明農民工的『無限供給』狀況在改變。」而在8年後的2019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農民工平均年齡已經達到40.8歲。

  「現在工程機械還是傳統型的製造行業為主,面向未來,我們也正在加大投入研發智能化設備,目前的打樁機械,未來可能變成打樁機器人,實現無人化,此外,無人駕駛、5G等技術創新,也都為國內的工程機械市場帶來新的想像力。我們過去做外貿出口,積累了一些國外先進技術,目前在外需不足的情況下,加大對技術的研發投入,才能更適應未來的國內外市場。」王曉豪說。

  未來面臨兩道坎

  布局國內市場並非一蹴而就,首先,資金鏈是企業的生命線,機械工程外貿企業也一樣,與國際貿易採用的信用證支付方式不同,國內不少交易採用賒銷的方式,這對於剛接觸內貿的企業主來說,不僅需要警惕資金鏈斷裂風險,還要關注壞賬問題。

  王曉豪指出:「內貿與只需訂單式生產的外貿不同,需要在出口方面,全款情況較多,但在國內則不一樣,內外銷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模式。」

  轉變資金鏈管理模式不是外貿企業遇到的第一個坎兒,在目前的出口轉內銷方式上,轉線上已成為亮點,但工程機械行業由於其自身的特殊性,完全複製「直播帶貨」模式似乎並不可行。

  在王曉豪看來,由於涉及資金量較大,購買方大部分都需實際看到產品,並對生產車間,技術,研發資質等方面做一定的調研,線上直播或許更多的意義是在展示企業並且為企業帶來一定的曝光,而帶貨並不是重點。

  「直播帶貨這一形式,對於想要布局國內市場的工程機械外貿企業來說,是一種可以增加宣傳效果的形勢,可以嘗試,但更為關鍵的是要在轉變產品定位等方面下功夫。」魏際剛強調,企業主不僅要學會把握中國市場當下的需求,還有對未來的需求痛點進行判斷,針對現在的市場熱點、難點予以發力,「打通各種渠道進行產品營銷和推廣只是找到銷路的第一步,產品和技術才是核心競爭力。」

  自疫情暴發以來,全球製造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機械工程類出口企業在新常態下如何轉化危機,尋求新的業務增長點,將成為不少企業主們未來一段時期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