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權益基金管理費劇增 易方達超車天弘

權益基金管理費劇增 易方達超車天弘

  權益基金管理費劇增 易方達超車天弘

  時代周報記者 寧鵬 發自上海

  新基金髮行井噴之年,行業格局悄然重構。

  基金中報顯示,易方達以22.87億元位居管理費排名第一。這是自天弘基金2017年上半年佔據首席以來,管理費收入冠軍寶座再次易主。

  蟬聯非貨幣規模冠軍5年的易方達,終於在2020年上半年登上了管理費收入榜首。

  遲來的管理費之王

  易方達的登頂之路頗具戲劇性。

  早在10年前,易方達便已進入行業管理費收入三甲。當時橫亘在其面前的對手,是身為「老十家」公司的華夏基金與嘉實基金。彼時的基金行業,華夏基金一騎絕塵,無論規模還是公司品牌均如日中天。

  易方達的努力追趕,在2015年三季度看到了收穫。在含金量較高的非貨基規模方面,其實現了對華夏基金的超越,並自此一路領跑。

  日前,接近易方達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與競爭對手相比,易方達成立以來,股權結構始終保持穩定,管理團隊積極進取,這是近年來始終保持良好發展勢頭的關鍵因素。

  2017年上半年,基金業實現了管理費收入榜首的新老交替,華夏基金離開了其佔據10年之久的榜首寶座。而挾餘額寶之威,貨幣基金霸主天弘基金以18.61億元管理費登頂。

  值得注意的是,彼時,易方達的管理費收入仍在行業內位列第三,銀行系基金公司工銀瑞信位居第二。

  一名資深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天弘基金的崛起對於整個基金行業都頗為意外。但作為一個高度市場化的行業,經濟效益無疑是最重要的。餘額寶的巨額管理費收入給行業帶來震撼的同時,貨幣基金亦完成了從沖規模「點綴」到「主菜」的嬗變。

  貨幣基金在行業總規模的佔比一路攀升。據Wind數據,2018年年底,公募基金合計規模為13萬億元,其中貨幣8.15萬億元,佔比62.7%。

  對於貨幣基金能否支撐起公募行業的未來,業界一直有質疑之聲。某合資基金公司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前幾年其公司管理層提出大力發展貨幣基金,卻不為外方股東所理解。

  從數據來看,國內公募基金的內部結構與全球迥異。美國基金業年鑒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年末,全球45%規模比例為股票型基金、21%為混合型基金、11.8為債券型基金、貨幣基金佔比僅為6.9%。而國內的貨幣基金佔比仍高達48.20%。

  2020年上半年,權益基金髮行火爆,基金公司的收入結構亦隨之發生變化。中報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基金業混合型基金管理費收入156.14億元,超過了貨幣基金的108.19億元。而在2019年上半年,貨幣基金還是最大的管理費來源。

  天弘基金轉型之路

  對於貨幣基金而言,2020年顯然不是一個大年。在權益市場火爆的背景下,二季度市場對「股債蹺蹺板」的擔心,並未變成現實,權益基金和債券基金同步擴張規模,但貨幣基金卻慢下了腳步。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傳統貨幣基金份額為7.57萬億份,較上季度末減少6376億份。短期理財基金規模繼續萎縮,疊加混合型基金和債券型基金規模繼續增長,使得整體貨幣基金規模佔比下降至45.78%。

  自天弘基金2017年上半年首度登頂以來,憑藉餘額寶的超大規模,管理費收入制霸行業多年。然而,伴隨貨幣基金收益率持續下滑,以及餘額寶的分流,天弘基金迎來諸多挑戰。

  追趕的腳步聲越來越近。2019年上半年,基金行業的管理費前兩名差距已經不大。天弘基金去年上半年收入為18.44億元,而易方達為17.47億元。而回到一年前,2018年上半年,天弘基金營收高達28.46億元,而彼時易方達為17.21億元。

  天弘基金無疑是幸運的,其從行業中小型公司,轉身成為管理費收入最高的公司的過程,常常被媒體冠以「逆襲」等字眼。不過,硬幣的另一面是,對一家經營收入和利潤佔據行業榜首的公司而言,業界無疑有著更高的期望。

  「對於天弘基金而言,說不羡慕是不現實的。不過,未必會把它當成學習的樣本,因為其所擁有的稟賦很難複製。」滬上某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對於天弘基金而言,無疑也要承受頭部公司帶來的巨大壓力,其所面臨的困境是,對於企業發展的努力,往往會淹沒在餘額寶帶來的巨大光環下。

  「餘額寶帶來的一些收入,並沒有讓我們停滯不前。我們一直將自身當成一家中游公司,踏實發展業務。」天弘基金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稱。

  據天相投顧統計,扣除貨幣短期理財規模,天弘基金今年上半年管理規模為1134.59億元,較2019年四季度末新增428.12億元。非貨幣規模排名目前居行業第28位,相比2019年年底上升四位。

  如果將時間線拉長,天弘基金的非貨幣規模增長頗具持續性。Wind數據顯示,自2018年上半年至今,天弘基金的非貨幣規模從200億元左右攀升至千億元,實現了「兩年翻5倍」的跨越式發展。

  主動權益的春天

  自餘額寶橫空出世後,業界一直有回歸本源的呼聲,監管層也為之搖旗吶喊,貨幣基金亦從規模排名參照指標中消失。

  易方達不僅蟬聯非貨幣規模榜首多年,主動權益管理規模亦獨佔鰲頭。2020年上半年,這家「主動權益之王」終於完成了對貨基霸主的超越,易方達以22.87億元位居管理費排名第一。第二名為天弘基金 21.57億元。

  貨幣基金仍在頭部公司的管理費收入中佔據重要地位。上半年收入前十的基金公司中,有6家公司在貨幣基金上收取的管理費佔總管理費的20%以上。其中,天弘基金佔比最大,高達90.89%。

  而除易方達以外,上半年主動權益基金管理費在10億元以上的基金公司還有廣發基金、興證全球基金、匯添富基金和華夏基金。

  2020年是基金髮行大年,前8個月新發基金達到創紀錄的2萬億元,這無疑改寫了行業原有的格局。對於易方達、匯添富、廣發基金、興證全球等主動權益佔比較高的基金公司來說,可謂風頭正勁。對於權益投資特色不夠明顯的公司而言,則稍顯落寞。

  「股東過往的支持越多,如今就越忐忑。」某大型銀行系基金公司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銀行系基金公司的固定收益業務佔比較高,伴隨著銀行理財子公司的展業,體系內資源重新分配已不再遙遠。

  「從短期趨勢來看,權益基金的火爆能否持續並不好說。不過,我深信未來的頭部公司都是綜合性的公司,而權益投資無疑是皇冠上的明珠。」某頭部基金公司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不過,仍有人對於新基金髮行的火爆心存疑慮。中航證券研報認為,基金扎堆發行代表了投資者入市熱情,而非機構投資者的主動擇時。